大唐狄仁杰之洛阳神罚(狄仁杰薛梅)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狄仁杰之洛阳神罚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漠北

角色:狄仁杰薛梅

简介:弘道元年高宗病逝,武氏接管大唐江山,然,朝堂之上怨声载道,民间俗称:妖后执政,有损大唐国运
不久之后方士进谏称:因高宗病逝洛阳,致使长安龙气衰退,需搬迁都城至洛阳为宜,但在此之前,需在洛阳建洛神像一尊,以镇压国运,方能保大唐无忧
而武则天却借此机会,策划了一场惊天阴谋,利用狄仁杰不惜弑兄杀侄,清理了朝堂之上反对自己执政的官僚,为自己以后的统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于公元684年成功迁都洛阳,定洛阳为神都,不久之后便改国号为——周

书评专区

玄衍神术:(全书)八百里红河两岸惊涛一剑光寒十六州偏文青向却不令人反感的仙侠、、文风略像是诛仙,让看惯了凡人类型仙侠的我眼前一亮。总感觉在纵横被埋没了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第6章主角拿到2000分,共有3143点,第9章说主角每天能拿到120-130点(内参1-内参15,也就是15天),这样算15天最少也收获1800点,3143+1800=4943!看看作者怎么写的:4205!作者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这种水平也敢写学霸文!

真实末日游戏:干草带毒吧,后期剧情越来越平庸,前面一些亮点基本见不到了,槽点则是越来越多,没必要再看下去了

大唐狄仁杰之洛阳神罚

《大唐狄仁杰之洛阳神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疏勒之行

“大人是想从这金蚕蛊查起?”薛梅问道。

“是的,我相信此事跟这金蚕蛊定然脱不了干系,不妨先查查它的来源。”狄仁杰说道。

“那我们何时动身?”一旁的李慕然问道。

“薛姑娘,你去镇上买三匹快马,我们现在就出发。”

薛梅闻言面露疑惑道:“大人,这么着急?不如我们今日先做修整,明日出发也行啊!”

“并州守卫失踪案,牵连甚广,若是迟些时日,那近千余人都变成牛二那样,谁还能阻挡的了他们,我大唐恐怕要陷入一场危机了。”狄仁杰沉声道。

薛梅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便向着马市走去。

见薛梅走远之后李慕然看着狄仁杰说道:“大人,为何要支开薛姑娘?”

狄仁杰笑了笑说道:“你可知这薛姑娘是何人?”

“不是天后身边的内卫统领,薛家的后人吗?”

“呵呵!慕然,此时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薛姑娘身怀鬼医十三针,可见她在药王谷的地位非同凡响,且薛氏一族乃大唐忠良之后,断不可能对我大唐有何觊觎之心,以往都是你我二人办案,可这次天后却让薛梅跟来,并不是帮忙那么简单。”

李慕然听到狄仁杰这样说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大人,您还是说明白点吧,我这脑袋可不如您啊!”

狄仁杰摇头笑了笑说道:“天后疑心太重,但是对忠良之士却善待有加,先帝在世时,我有先帝护着,这次先帝驾崩,天后会怕我阻止她的脚步,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薛梅便是天后安排监视你我的,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啊,哈哈!”

李慕然听到狄仁杰这样说,笑了笑说道:“大人说的是哪里话,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那这个薛姑娘要不要我们防备一下?”

狄仁杰立马举了一下手说道:“不可,要是你我刻意防备,天后知道之后便定会觉得你我二人心怀不轨,这样岂不是弄巧成拙,只要我们专心查案,我相信,天后是不可能拿我们怎么样的。”

两人在攀谈的同时见到薛梅牵着两匹快马赶来,停在了两人面前,一脸风尘仆仆的说道:“大人,马市今日只剩下了这两匹快马了,这您看……”

看着一脸尴尬的薛梅,狄仁杰笑了笑说道:“薛姑娘不必如此,你和慕然骑一匹马不就好了吗?”

说完之后便不管二人是何表情,便直接翻身上马,扬长而去,只留下两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三人用了一月的时间赶到了疏勒国,看热情洋溢的疏勒国人,薛梅笑了笑说道:“看来这疏勒国民风还是挺好的啊!”

“是啊,自从薛王爷收服疏勒国后,疏勒历代便于我大唐交好,贞观年间,有不少商人往返与长安与疏勒之间,从而带动了这里的发展。”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不时地有姑娘穿着疏勒特色的服装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在李慕然和狄仁杰身前跳来跳去,偶尔还会给二人抛一个媚眼,看着一旁的薛梅一声的鸡皮疙瘩,嘴里不断的嘀咕道:“这里的人怎么这么不懂得矜持?”

听着狄仁杰和李慕然两人顿时一阵哈哈大笑。

三人没走一会儿,马路中央便来了一支队伍,领头之人是一个彪形大汉,穿着疏勒独有的民族服装,见到狄仁杰三人后便迅速下马,跑步到狄仁杰身前双手作揖说道:“疏勒国御前侍卫,莫拉汉见过狄大人。”

狄仁杰笑了笑说道:“将军免礼。”

莫拉汉看着狄仁杰笑着说道:“狄大人上次来的时候可是没带什么好消息啊!不知这次来又有什么事情?”

李慕然和薛梅听到莫拉汉的话,顿时感到一阵疑惑,原来这两人认识啊。狄仁杰看着疑惑的二人说道:“我与莫拉汉将军早前就认识,这次来疏勒之前我就已经飞鸽传信给他了。”

李慕然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微微的撇了一下身旁的薛梅,见她并没有任何反应后,便跟在狄仁杰身后继续走着。

三人来到莫拉汉的府中,刚刚坐下,莫拉汉就没好气的说道:“狄仁杰,你说说你,每次来都是查案,每次都这样,你我何时才能把酒言欢?”

狄仁杰笑了笑说道:“将军急什么?我们先说说那件事吧!”

莫拉汉听完发出了一阵惋惜的长叹后说道:“你说的那个金蚕蛊,起初确实出现在我疏勒国,但是那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因为此法非人道所能留,所以就消失了啊!”

狄仁杰听完之后便疑惑地问道:“那就没有人知道饲养和控制之法吗?”

“国王应该知道,此物原本就是在皇室之中的。”

狄仁杰听完之后便说道:“那烦劳将军安排一下,我三人明日想见一见国王。”

“这安排倒是没问题,只是国王年迈,最近半年又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神志不清,朝中的事情便交由丞相打理,你们想从国王手里问出点什么估计是没什么希望。”

狄仁杰听完之后便甚感疑惑,皱着眉头说道:“我上次来的时候国王都还精神焕发,怎地这才多久便成这样了?”

莫拉汉闻言很是沮丧的摇了摇头说道:“就是这半年的事情啊,起初我原本以为是有什么急症呢,找大夫看过了,并没有看出来什么,但是慢慢的国王便神志不清了,忽然有一天还传出旨意说,身体不适,今后事宜由丞相打理。”

“那国王现在呢?”狄仁杰问道。

“呵呵,说实话,现在要是没有丞相的同意。连我这个御前侍卫都很难见到国王。”莫拉汉垂头丧气的说道。

李慕然一听便疑惑的问道:“怎么可能,你不是御前侍卫吗?”

莫拉汉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李将军有所不知,国王不醒,我这御前侍卫就一点权力没有,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由丞相一人控制着呢,我也没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