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最新章节苏沐寒司夜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沐茵

角色:苏沐寒司夜

简介:【虐心+重生+言情总裁】
他说:“我们离婚吧!”
她说:“可以,陪我一天

那场阴谋,让她家破人亡,那场误会,让他们互相伤害,他把她当成储血工具,只为给白月光续命
就在他要摧毁她时,那个隐在黑夜中的神秘男子给了她一道光,殊不知他却是他的死对头,他宠她、爱她、她哭着说我不配
为了活着,她摆脱他,转身欲嫁给渣总死对头
他悔不当初,却不料他的白月光欲图烧死她
为了生下孩子,她撕开整块肚皮
重生后,他看着她和他如胶似漆,他跪下求她,却只换来四个字:覆水难收
他们终究形同陌路……

书评专区

天启之门:此书乃剧毒,文笔如一五,尴尬症复犯,自感无颜读。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掺水严重,无限强调主角丑,主角多不容易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战国神作eeee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寒司夜愣了,他没想到自己的那一脚竟然会把她踹翻在阴沟里,他没有用力啊!他下意识地跑过去想把她抱在怀里。

却看到南飞抱起她把她护在怀里,寒司夜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心里难受到极点。

他们两个人极其般配,有些刺眼。

赤月从南飞身上退下,再一次跌跌撞撞的走到他的身前,白色的长裙已经变成灰色,满身泥泞,狼狈不堪。

以往漂亮的脸已经失去光泽,如同一个丧尸一般,异常瘆人,单薄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

抬起头,无神的大眼看向他,“寒司夜,跪也跪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答应放我父亲,可能做到?”

“不能。”

冷冷地两个字,击打在赤月心头,她再也忍不住,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赤红的血液溅了他一身,如同盛开的玫瑰极致妖艳,也异常刺眼。

伴着雨水,她闭上眼睛,就这样朝着台阶下栽了下去。

周围的人发出一声惊呼。

南飞大惊失色,却已经来不及,他离她太远。

寒司夜猛然回神,心跳停止片刻,那种感觉犹如从悬崖峭壁上掉下,霉的彻底,他鬼魅的身体朝着地上的女人扑去,一把抱住她,就这样,两道相交的身体抱着从高高的阶梯滚了下去。

苏沐脸色煞白,同是滚下阶梯,跟自己比起来,他对她竟然区别如此之大。

到最后一刻,寒司夜用背护住了她,她整个人的重量砸在他的身上,他不由闷哼出声。

赤月被他抱着,使劲的撑着眼皮,对上他焦急的眼神,她笑了,海藻般的头发贴在她的脸上。

她没想到,这一刻他还会来救她。

“寒司夜,五年的爱……我……终于在今天想通了,我……想画下句号,你……你知道吗?”

“咳咳……我……我好累,从今以后,没了我……赤月,你……应该活得更好。”

“噗”一口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直接喷在他的头上,脸上,血水伴着雨水,看起来好诡异。

渐渐地,她意识模糊,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那些过往云烟如同放电影一般播放。

寒司夜心口一抽搐, 瞳孔放大,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他抱起赤月,就朝着车上跑去。

“赤月,你怎么呢?你别吓我。”

“你醒醒,你怎么会流血?你快醒醒啊!”

雨中他的声音撕心裂肺,仿佛要喊到人的骨子里一般,赤月手垂了下来,整个身体开始抽搐,白眼一翻。

南飞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跑了上来。

车上,寒司夜开的飞快,南飞为她做人工按压,而寒司夜一边开车,一边满头大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刚刚的赤月,如同死了一般,死气沉沉,身上冰的彻底,那根本不是人的温度。

他有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因为手足无措,他连续追尾四次,额头被砸的面目全非,南飞怒吼道:“寒司夜你要是想要赤月活着,就给我镇定一些,好好开车。”

寒司夜被他一吼,使劲的抓住方向盘,才避免了一次车祸。

医院里

“医生,医生,救人啊!快救人。”

寒司夜抱住赤月飞快的跑着,身上的血被雨水冲刷过,映衬在他的白衬衫上,脏乱不堪,狼狈至极,可依然挡不住他的好看。

赤月还在抽搐,身体如同玄冰一般,冷的让他害怕。

南飞在身后对着护士喊道:“准备急救室,抢救,病人心跳加速,意识模糊,血压急速下降。”

“好,南院长。”

一个护士推来病床,寒司夜把她放在床上,握住她冰冷的手,看着她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脸,心彻底碎了,他怕她从此再也见不到她。

“寒总,请在外面等候,病人需要快速抢救”,护士把他拦在抢救室外,关上门,那道门阻隔了他的视线。

医院里本就空旷,阴森恐怖,寒司夜失魂落魄地靠着墙坐在地上,双手抱头,气的在墙壁上使劲磕着后脑勺。

他想不通,为何平白无故她会喷这么多血出来,寒司夜再也冷静不了,整个人开始冷的颤抖,狼狈不堪。

抢救室内

“南院长,病人心跳停止,没有求生意志。”

护士尖锐的声音响起,让南飞瞳孔放大,他稳定心神:“心脏复苏,上除颤器,快,不能停。”

“还有你去外面通知病人家属签病危通知书。”

一下又一下按压,护士累的满头大汗。

南飞吼道:“快,不能停,让开,我来。”

南飞骑在她的身上,给她按压,不行,又开始上AD。

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手足无措,脸阴沉的有些害怕。

“赤月,你给我醒来,你死了,你的女儿就彻底完蛋了。”

“她那么可爱,还在医院里,你真的就这么不想活,甚至连你父亲女儿都不要了吗?”

“听到没,醒过来。”

……

“滴……”抢救室发出刺耳的蜂鸣声音。

门打开,一个女护士走了出来,脸色不好,满头大汗,寒司夜跌跌撞撞地迎了上去:“怎么样?里面的人怎么样?”

护士看到他此刻狼狈的样子,有些诧异,这还是那个一手遮天的寒氏传奇,寒司夜?

“寒总,病人心跳停止,没有求生意志,还在抢救,这是病危通知书,你赶紧签了吧!”

寒司夜如雷击打过一般,再也站立不住,他的心坠痛,犹如被人拿着铁锤击打他心口一般,他弯着身子,抱住心脏,那里痛不欲生。

“寒总,快,再不签病危通知书,病人无法抢救。”

护士催促,寒司夜嘴角抽搐,脑袋痛的不行,他再一次问道:“她不就摔了一跤,怎么就要签病危通知书,你们若是救不了她,我让你们全院陪葬。”

冰冷的声音在整个医院长廊回荡,护士被他此刻的样子吓了一跳,“寒总,你赶紧签吧!我们会尽力抢救的,病人失血过多,之前又流过产没几天,还在生病中,又几天没进食,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几天没进食?

是流过产,他亲手喂的堕胎药。

心里坠痛,握住笔,寒司夜接过那张纸,颤抖的签下他的名字,护士摇摇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随着手术门关上,寒司夜的拳头揍在墙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赤月闭着眼睛,再也感受不到一切,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她只记得。

十七岁那年,她们一家三口去游泳馆游泳,她贪吃,便去买冰淇淋,却在经过另外一个露天游泳池的时候看到有人朝着水底下垂,然后水恢复平静,他的周围没人,她猜测那男人肯定是脚抽筋,如果不救,他就死了。

她想也没想的跳下水,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给拖上来,拖上来的时候用了她所有力气,因为这男人好重,好高。

她看到这男人俊美的脸,不由愣住了,不过他呛了水,她学着老师教的抢救法,给他不停地做人工呼吸,按压,他终于吐出水,微微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就陷入昏迷,他被保安送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