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胡开局,我的臣子都是乱臣贼子最新更新周乾张让小说怎么看?

小说:天胡开局,我的臣子都是乱臣贼子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吃个葡萄啊

角色:周乾张让

简介:重生异世古代,周乾一觉醒来,成了大周天子,本以为性福要来了
结果,一看满朝群臣
左相严嵩,右相秦桧,太尉高俅,帝师司马懿,内务总管和珅,司空蔡京…
东厂魏忠贤、西厂雨化田,常侍张让,中车府令赵高
四征将军曹操、安禄山、朱棣、赵括
封疆大吏赵匡胤、董卓、吴三桂…
更有太后吕雉,皇后武则天,把持朝政
外有,八国环伺,危机四伏,内忧外患
这是开局,就要凉的节奏?
幸好,觉醒千古一帝系统,逆天武学、最强兵种,干就完了!

书评专区

普天之下:确实很干,干的不出水。很难理解在大家都使用弓马的情况下怎么一下子爆干蒙古人?难道马背上长大的人,3岁学弓箭的人干不过一群训练了几年的农民?火炮火枪这么难搞么?

萌军机娘:这作者目前写得最好的一本。又一个出道即巅峰么?

无限的大冒险:龙空管理员写的,但我仍然要说,评论写的有趣不代表小说也是一样。很干涩,姐姐神烦,宅腐气有些重,白银之后崩的不成样子……不过喜欢主神经营也可以看看,毕竟主神流实在没什么好书看,而这书还是有些亮点的

天胡开局,我的臣子都是乱臣贼子

《天胡开局,我的臣子都是乱臣贼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司马仲达!”

“朕,不想死。”

“若是非死不可,朕保证,你一定会死在朕的前头。”

周乾没有耐心了。

这司马老贼,太过可恶。

今天,要是从他身上得不到想要的。

他不介意,先干掉此贼。

察觉到,天子眼里的杀意。

司马懿一声苦笑,肃了肃衣冠。

“敢问陛下,是欲自保,还是图强?”

“哦?”

“你且一一道来。”

周乾神色不动,心中早已欣喜。

这老狐狸,不危及他性命。

真是死也不开口。

司马懿拱手而立,声音压的极低。

“陛下,自保不难,只需全力配合太后,任凭调遣,当可富贵一生。”

“若想图强,绝非一日之功。”

“以陛下为今处境,可当得内忧外患,内无兵马、良将,外有诸国环伺,动荡不安。”

“唯有,借势。”

“…”

周乾听得很仔细,事关生死,他也不敢玩忽所以。

哪怕有系统。

可至少,他也要知道,该如何自处。

不见天子开口,司马懿继续道。

“当今太后城府极深,内有秦桧等人拥戴,外有赵括手下三十万精兵。”

“然,并无篡位之心。”

“可借其势,与皇后周旋。”

“你怎么知道,太后没有篡位之心?”

周乾眉毛一挑。

司马懿道:‘陛下,当今权势,以太后为重,若想取陛下代之,恕微臣直言。’

“岂有陛下今日…”

“…”

“继续。”

周乾点了点头,面上并无变化。

“陛下当务之急,乃是皇后之心,昭然若揭,陛下若想图强,必先不拘一格招揽人才。”

“内,拉拢大臣,外招募兵马。”

“若陛下不弃,臣愿为陛下于京师之外,厉兵秣马,以待后效。”

司马懿一脸肃然,忠直无比。

要不是,那七点忠诚挂在头上,时刻刺激着周乾的神经。

换成其他人,估计就信了。

良久。

商议完毕,看着司马懿离去的背影。

周乾脸上满是冷意。

让司马懿掌兵,能是好玩的吗?

他可是记得,先皇临终之时。

对他说的一句话。

司马懿,有大才,可用,不可大用。

切记,不可让其掌兵。

不可否认,司马懿提出的谋划,绝对是上乘,按照他的意思。

要不了几年,他将拥有一战之力。

但是,天知道。

司马懿让他出钱出力,暗中培养兵马,最后这兵马是姓周,还是司马?

可惜,他是想不到。

天子,早已不是昔日的天子。

有系统在。

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叮,问计司马懿,首次暗中培养兵马、势力,获得奖励八百陷阵死士。”

“嘶!”

周乾没想到,这样也有奖励。

而且,还是兵种奖励!

直接八百陷阵死士。

这千古一帝系统,不只是能奖励武学,特殊技能。

还有活人?

“系统,朕的陷阵死士何在?”

周乾心脏狂跳。

陷阵死士,他并不陌生。

可谓,三国时期最强兵种之一。

有道是,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叮,八百陷阵死士,当前在京师以北,哮月山上,凭宿主手令,可调遣。”

“好!”

周乾一拍大腿!

这八百陷阵死士,最少也是以一当十,或百的强悍存在。

有这些,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太后娘娘驾到。”

“吕雉?”

“她来干什么…”

周乾还沉浸在,八百陷阵死士的消息中。

宫外便响起了张让那高亢的太监音。

对于吕雉。

周乾有不小印象。

不管是,曾经的记忆,还是现在的记忆。

这个女人,是真不好惹。

“儿臣,恭迎太后。”

周乾快步上前,躬身一礼。

再抬头,已是闻到了一股幽香。

只见,面前的女人,极为雍容华贵,仪态万千。

貌美,不可方物。

吕雉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

当年先皇提拔时,已是垂垂老矣,卧病在床。

全赖吕雉照料。

只可惜,没有两年便驾崩了。

让这吕雉,平白得了一个太后的头衔。

“陛下万金之躯,必不多礼。”

“哀家听闻,陛下要杀司马懿?”

“这,又是为何?”

吕雉第一次正眼打量,先皇留下的唯一子嗣。

样貌,没有变化。

但是气质,真是截然相反。

看来张让所言,绝非虚假。

“此等小事,竟然惊动了太后銮驾,是儿臣思虑不周了。”

周乾瞥了一眼张让。

只是一个眼神。

顿时让张让,吓得缩了缩头。

“司马懿身为帝师,对朕不敬,理当问斩。”

“不过,念及乃是先皇钦点,所以留其一命。”

“莫不是,朕错了?”

周乾直视着吕雉的眼睛,再无以往的软弱。

言语之间。

对司马懿,更是毫无尊重。

这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陛下没错,倒是哀家错了。”

吕雉展颜轻笑。

“这十几年来,倒是教陛下受了不少委屈,若是早知陛下天威,哀家又何至如此。”

“张让。”

“小的在。”

张让心头一凛,立刻从身后小太监捧着的锦盒之中,取出一物。

向着天子,双手奉上。

态度,恭敬至极。

周乾有些吃惊。

但面色,始终不变。

此刻,张让捧着的东西,乃是一枚方方正正,纯金打造的玉符。

其上雕刻猛虎,背生双翅。

栩栩如生。

身为天子,周乾太熟悉了。

这是能调用十万御林军的虎符玉印。

玛德!

这吕雉想干什么?

杯酒释兵权?

释她自己的兵权?

疯了?

周乾眼里闪过一丝挣扎,同时暗骂吕雉这妖后心思歹毒。

这分明是试探啊!

可恶!

若是表现出大喜,直接接下。

天知道,这吕雉会采取什么手段。

不接,更说不过去。

“太后,您这是何意?”

“朕尚年幼,此物,还要劳烦太后,继续替朕保管。”

眨眼之间。

周乾心念电转。

面上,越发恭敬。

御林军虎符,本就是他所赐。

以他天子的身份,想要调动御林军,何须动用虎符?

当前局面,要此符,百害无一利。

实力。

必须要掌握实力!

周乾低着头,心中发狠。

时间,再给他一点时间!

到时候,吕雉,武曌又算得了什么?

纵使是这满朝的奸贼,他也要一一收拾,包括那虎视眈眈的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