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最新章节白晓月陈佳佳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子

角色:白晓月陈佳佳

简介:平安夜,男朋友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结果进门就看到两块肉纠缠在一起
真是好大的“惊喜”
她气得一把火烧了他们老窝,跑到了酒吧买醉
结果……一不小心进错了厕所,扒着帅哥的裤腿狂吐不止……
噫,这帅哥板着个脸,真吓人
渣男贱女在家卿卿我我,不要脸的婶婶为了钱要把她嫁给糟老头子续弦
她不愿意,于是……路上随手一拉
“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他很爱我,没我不行的!”
扭头一看,呀,这不厕所的帅哥吗?
帅哥你看咱这么有缘,要不……结个婚?

书评专区

人间无数雨打去:过去两千多年的封建时代,可以说是女性的血泪史。幕起幕落,红颜多薄命。推荐女性同胞阅读,从人类发展的角度看看为什么女性自古受歧视。前人以血铺就的今天,我们该好好珍惜!

人型服务端:都市,游戏系统现实化,渐入佳境,开始无敌,粮草 两个月没更新。最近复活了

凤囚凰:当年的挚爱,容止至今是我的男神,女主也非常有魅力、有能力、不脑残,看小说的时候,脑海里一直能浮现出那种魏晋的风流,太喜欢了,所以电视剧改编一生黑~

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

《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她真的很佩服云天霖办事的效率,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她才刚刚答应和他结婚,等领完证,她还没离开民政局,就接到了阿岩的电话,说爸爸转院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好了,让她放心。

佳佳听过那家医院,是市里最好的私人医院,环境和设备都是一流的,当然费用也是贵的吓人。

晓月还想,不需要这样,她只要爸爸能住的舒服,好好接受治疗,没人打扰就行了。

阿岩却说,让她去找云天霖。

白晓月在路上犹豫了一下,给云天霖打了过去,没有人接,又发了个短信给他,告诉他,不需要换这么好的环境,只是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

“不需要,现在,都已经解决了。“白晓月暗自把云天霖这份人情记在了心里。

不管这个男人和自己结婚的初衷是什么,就凭他现在所兑现的承诺,白晓月决定,认真的去对待这段未知的婚姻。

“这么快就解决了,你用的什么办法。”白晓月笑了笑,不知道要不要把发生的事情告诉陈佳佳。

耐不住陈佳佳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当陈佳佳听到白晓月闪婚了以后,过了许久才平复了下来。看着白晓月,心口隐隐作痛。

“不行,你必须让我见见那个男人。这可是你的一生,虽然,听起来挺靠谱的,可我还是不放心。这样,改天我们约个时间,把他叫出来。不过今晚,你必须陪我。”

不等白晓月拒绝,陈佳佳便拉着白晓月上了出租车,开始她们的狂欢,庆祝白晓月,告别单身,踏入爱情的坟墓。

就这么一折腾,就给忘了时间,等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白晓月还担心自己会走错了,傻傻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进去。直到阿岩从里面走出来,看见白晓月站在门口,赶紧去开门。

“少奶奶,你总算回来了,云少就差没把整个Y市给翻过来找人了。”白晓月喝了点酒,脸上红扑扑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跟着走了进去。

阿岩把人送到门口,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白晓月总觉得有些毛骨悚人。脱了鞋进屋,就看见云天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整个屋子,寂静得几乎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白晓月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他在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和自己说过,他会回来吃晚饭的,自己却和佳佳疯到了现在。

白晓月抬头看了一眼餐厅里,桌上摆着的菜,动都没动,应该冷掉了。难道,他一直在等自己回来吃饭吗?

白晓月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慢慢往他身边走了过去。

“那个……我回来了。”白晓月站在一旁,这会才看见,他身上披着咖啡色的睡袍,时不时对着电话应了两声,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晓月看了一眼,赶紧把目光挪开,脸上很没出息的红了起来。

白晓月就站在一旁,一直等他打完电话,放下手机。

云天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刚娶进门的小妻子,靠近了两步,便闻到了她身上带着点点酒味。

“喝酒了?”听着像是随意一问,平淡的语气中却带着质问,不知为何,白晓月竟然有些心虚,像是自己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

“我和佳佳在外面吃饭,喝了一点点。”白晓月解释了一句,见他眉头微微皱着,以为他不知道自己所说的佳佳是谁,又补充到:“佳佳,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的闺蜜。”

“那个……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以后我在外面会尽量不喝酒的。”白晓月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因为,她和佳佳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高兴起来就会喝一点。

“以后,我在的时候,你可以喝一点。”白晓月愣了一下,他刚刚说,他在的时候,自己可以喝一点?不等白晓月有反应,云天霖收紧了双臂。

“我……对不起,压着你了。”

如果不是看她无辜的样子,他真的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的。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竟然开始动摇了。

最无辜的是白晓月,刚站起来,无奈云天霖这里的女士拖鞋有些大,她一个没站稳,又摔了下去,唇落在了他微凉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