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家:我是锦鲤富贵命最新章节周子钰钱氏在哪看?

小说:穿越农家:我是锦鲤富贵命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芒果沅

角色:周子钰钱氏

简介:她意外穿书,一睁眼,身边就坐着原书的男主——
一生中遭逢三次大难,最终都逢凶化吉,后连中三元,最终官至一品首辅
可只有她最清楚,外表高冷的男主大人实际上腹黑得很、一点都不好惹
而她,现在身份正是这未来首辅的短命未婚妻!
要不要先定个小目标,就先……活过三章?

书评专区

终极武力:改名叫北水神王经吧

战起1938:写这样的书不能缺三样东西:资料,才气,和胆子。

天宝风流:魂穿 唐朝 天宝三年 唐离 杨贵妃

穿越农家:我是锦鲤富贵命

《穿越农家:我是锦鲤富贵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他们几个全去镇上……倒也不是不行。

里正沉吟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一向有主见,既然要分那便分吧。”

有他们在,钱氏虽然还在惦记那口铁锅,可也不敢当着他们的面闹腾。

只能憋着气,等人走了再回去抢她的铁锅。

周思言已经听妹妹提起要把铁锅带走的事,一旁的文暖也在对着她拼命点头。

铁锅必须要带,他们去了镇上总归要找些谋生的路子。

到时在街上摆个小吃摊子,煎炒烹炸的总要有锅用才行。

眼见着妹妹和文暖都用铁锅必须带走的眼神看着她,周思言毫不含糊。

她力气大,趁着周子钰和里正他们还在写分家文书,进到灶间深吸了一口气就将铁锅抱了出来。

“里正叔,铁,铁锅,能不能先放到您那里?等我们兄妹几人找好住的地方再去取走。”

现在不将铁锅拿走,里正他们一走,钱氏肯定要撒泼。

里正看了眼脸色骤变的钱氏,又看了眼像是半句没听到的周子钰,微笑着点了点头。

“子钰这几日都要去我那里,给丰哥儿开蒙,放过去倒也方便。”

呸,老狐狸,文暖暗地里哼了一声,真会找机会敲诈免费劳动力。

她才不信周子钰之前就跟他说定了。

文暖转着大眼睛,既然放个铁锅就将周子钰赔了进去,那其他的东西也一并放过去好了。

谁知道钱氏等一下会不会发疯。

她偷偷的扯了下周思佳的袖子,拉着人又进了灶间。

锅碗瓢盆能装起来的都已经装好,整个灶间就跟被人洗劫过一般。

她们两个费力的将竹筐抬到了院门旁,又回了屋子将收拾好的被褥行李一并放了过去。

“阿暖,你今天脑子怎么一直这么好用啊?”

周思佳感叹又奇怪的扫了她两眼,这家伙平时闷不吭声的就算了,还半点不敢看她大哥。

怎么今天视线一再的往大哥身上落?

想到文暖的身份,她又有些为难。

阿暖是当童养媳买回来的,只是……没拜堂也可以不算数。

要是她把自己当成了大哥未来的妻子,而自家大哥完全没这份心可怎么办?

周思佳小大人般的陷入困扰中,完全不知文暖此时心中的感叹。

她穿书前是周子钰的‘铁粉’,一直在鼓动相熟的书友来支持他上位。

作为书粉……这样自然没什么问题还充满乐趣,可现在变成活在周家兄妹记忆中的炮灰,这感觉就有些凄凉了。

她……得努力了。

如果他的第三次‘大劫’还是会出现,那她一定要在这之前赚足够的银钱给他治病。

然后再供他考取功名,她应该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们没拜堂,也没有婚约在身,而且周子钰看她的目光同周思言姐妹没半点区别。

周子钰一直将她当妹妹对待,那她也不需要因为这个身份去胡思乱想。

嗯,先定个小目标,就……努力活过三章好了。

心中拿定主意,文暖默默的将目光从周子钰身上挪开。

虽然一身粗布衣衫,可这位首辅大人……真的好看啊。

面白如玉,气质卓然,唇角挂着浅笑,似是没有任何事能让他为难,这份淡然的气度……算了,不想了。

就她现在这副小身板想太多也没什么用。

分家文书一式三份,钱氏收走一份,周子钰一份,而里正那里则是收了一份用作存底。

钱氏不识字,捏着文书看了好多遍,就怕周子钰在上面做文章坑她。

她可是听说读书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们在这里盖上手印,文书生效,你们这家就算是分完了。”

里正叹息着,先一步在公证人这里跟周家族长一起盖了手印。

周子钰也随即将手印按了上去,就剩钱氏和周大山时,钱氏又犹豫了。

就这么分了?

没了这几个死丫头,以后院子里的家务活谁干?!

“二婶娘,按了手印咱们这家就算分完了,现在天色还早,若是来得及,我今日就带阿暖她们离开。”

周子钰的声音清清凉凉的传来,钱氏瞬间一个激灵。

那个死丫头可是命硬的很,不让她滚蛋再克死他们咋办!

拉着周大山的手,两人飞快的在文书上按了手印。

一手拿文书,一手给银子,钱氏痛并快乐着。

这院子终于是她的了!

五两的碎银子,不过是几个银疙瘩,周子钰将银子塞进怀里,起身对着里正和周家族长拱了拱手。

“多谢里正叔,多谢族长,欠缺的礼节子钰日后定当补上。”

这种请人做分家担保,按说是要备上四盒礼的,但今日事出突然,他完全没有准备。

里正和周家族长哪里差他这一点礼,他们惦记的都是自家的小辈能跟着他读书。

“子钰啊,你们把院子分给了大山,今晚就没地方住了吧?”

“现在天色还早,子钰是想着等一下将东西放到里正家就带着阿暖她们去镇上。”

他敢分家不要院子,就是对去书院那借间屋子有把握。

若是书院那边不凑巧,镇上的院子一个月几百文,他给人抄书一个月也能赚出房钱。

周家族长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还没找好住处,忙说道:“你三叔伯家倒是有间空屋子,你们今日就别来回折腾了,去那边歇一晚有什么想法都明早起来再说。”

他说着还看了眼文暖头上的伤口,“暖丫头身子本就有些弱,现在还有伤不宜跟你奔波。”

这话倒是说到了周子钰的心坎上,不管文暖如何保证,他都不相信。

她头上的伤口还是他亲手包起来的,就因为知道有多重,所以他才强烈要求分家。

“那就麻烦族长帮我们兄妹安排。”

他没再推辞,族长说的没错,阿暖是需要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