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农女:种田人生欢乐多最新章节白锦泽白勇在哪看?

小说:福运农女:种田人生欢乐多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西葫芦是南瓜派

角色:白锦泽白勇

简介:一位现代苦逼小护士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山村的一个小农女
有青砖瓦房,良田几亩
没有糟糕的极品亲戚,一家人和和睦睦
就是有点缺钱
不过有问题就积极解决,不就是钱吗!
靠现代知识救人、做饭、摆摊挣钱,农村生活照样可以多姿多彩
生活无忧了之后,再顺便……拐了个王爷做相公?

书评专区

仙佛录:愿作者实现小说的愿望,满头绿油油

一言通天:书不错,但是看不下去。。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实力增长的有点快,金手指简单粗暴,不过读下来挺爽快的。这作者的书基本都蛮和我的胃口的,不郁闷,很畅快

福运农女:种田人生欢乐多

《福运农女:种田人生欢乐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白夏走到船头眺望,不远处是一个不大的码头,此时那边正停了一艘货船,搬运工迈着匆促的步子装载货物。

父女二人下了船,告别了李二,“县城里咱也不熟悉,咱先去找你姨夫,问问他咱上哪摆摊的好。”

夏氏姐弟三人,二妹夏秀花嫁到了山里王家,也就是白夏的姨夫王胜利。

王胜利是王家独子,望子成龙的王家夫妇在王胜利考了几年连个童生试都没考上时就放弃了,后来王胜利在县里找了个活计,一家人就在县城里安了家。

福田县很大,大街小巷纵横交错,白夏跟着白勇穿过人流来到了西市。

西市和后世的农贸市场相似,白勇问了路人庞记粮食铺的位置直奔而去。

庞记粮食铺很大,光门面就占了三个,门口站着个伙计,看到来人忙热情的上来问好。

“原来是找王先生的,先生在后面账房,你们稍等片刻,我去给你们叫人。”小伙计热情的向后头跑去。

白夏环顾一圈,米粮种类很丰富,还很贴心的放了价钱牌子。

“姐夫,小夏,你们怎么来了。”王胜利快步走过来,用手比了比,“小夏又长高了,都快超过姨夫咯。” 王胜利个头矮,也就165的样子,而白家人都偏高。

白夏笑笑叫了声姨夫,又问了小姨表妹最近过得怎么样云云。

一番寒暄,白勇说了今天来的目的,王胜利沉思片刻,“要说咱这西市早上人是最多的,我和门口的胥吏相熟,打个招呼即可。”

说着一行人走到门口,西市门口搭了一个简单的棚子,里面坐着主管西市的胥吏,类似后世的城管。

王胜利和他说后:“嗐,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在我这边上摆个摊子就成。”

“行,我也不和你客气,我这姐夫就交给你了,回头上我家吃酒。”又和白勇交代几句就急匆匆回去了,昨日粮铺刚进来一批粮食,还没登记完呢。

白家摊子安置好,白夏将元宝堆的冒尖,又把莲花塔一个个摆好,让往来行人能很直观的看到。

“白家兄弟,你这卖的啥。”边上这个胥吏问道。

边上其他人也好奇,白夏见状,大声答道:“杨叔叔,这是金元宝啊,这不是快到清明节了嘛,前几天我家老祖宗托梦,大骂我们不孝,每年都烧那么点铜钱挡不住用啊,要烧就烧元宝。”

“这不,花了几天才折出了元宝,这不是想跟大家分享嘛。”

周围的人一听,自家每年给老祖宗烧的也是铜板,那肯定是不够用的,纷纷上前来问:“这个元宝怎么卖的?这个像莲花的是什么东西。”

白夏又是一翻解释,很快就被哄抢完了,没有买到的人满是懊恼,抱怨道:“你们这做的也太少了。”

“大家都别慌,咱家接受预订,记上名字家庭住址,需要元宝还是莲花塔 都说清楚了,有付定金的先得。”

大家一听要付定金都迟疑了,这时一个身穿锦衣的男子过来,放下一锭银子,“东区沈府五十个莲花塔,剩下的全部要元宝。”又指向一旁的杨胥吏,“若是你们拐了我的银子跑了,我就找他。”

杨胥吏面无表情,内心咆哮:与我何干!

白夏找杨胥吏借了纸和笔,忙让白勇记下,“这位老爷大可放心,我们做的是信用生意,再说了,为了我杨叔叔我也必须完成您的订单。”

锦衣男子未再说话,转身离开。

周围的人看沈府公子都订了,也纷纷下了订单,不过没有沈公子那么大手笔。

白夏看了看订单,停止了预订,又说:“因为订单数量庞大,不能保证明天都能做出来,但是,在清明节之前一定都能做出来,并且,我们送货上门,所以请大家一定要将住址说详细了,若是没有完成的赔偿三倍。”

做完这些,让杨胥吏跟王胜利说一声他们先回家去。父女二人急忙去往香火铺子,扫完了几个铺子的黄纸,然后急匆匆回家去了。

路上白勇看着订单欲哭无泪,接单的时候被钱砸晕了,现在看到这么多量,他害怕做不出来被人家套麻袋打死。

白夏安慰他:“爹别担心,实在不行了,咱们雇人来折,这个元宝简单,一学就会,就是一次性买卖。今年也是这些香火铺子不知情,黄纸都被咱扫完了,明年咱可就做不了这门生意了。”

因为卖的快,两个人回到家时,才刚刚吃了饭。

看到两个人这么早就到家忙问:“这么快就回来了,可卖完了。”

“先让我喝口水。”白夏声音嘶哑。

大家吓了一跳,夏氏赶忙端来了水,两个人端着水几口下肚,一上午没喝水,嗓子都快冒烟了。

白勇擦了把嘴巴,“都卖光了,还接了许多订单。”白勇娓娓道来。

白家人都高兴极了,待看到那么厚一叠黄纸,只觉得眼晕,若是没有完成,可得赔人家三倍银钱啊。

夏氏着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胆呢,要是完不成可不得赔死啊。”

白夏又把跟白勇说话的说了一遍,白老头点点头:“最近地里头没有什么活计,咱们全家就先紧着这件事。”

“我想着请外人来不如让自家人赚了钱,不如下午让爹去外公家问问看。”白夏看着白老头和方婆子道。

白老头点头:“是这个理。”方婆子也同意,自家这大儿媳妇的娘家人是没话说,不像老二家的娘家人,那是恨不得扒在他们老白家身上吸血。

夏氏很感激公公婆婆,欣慰女儿记着外家,“若是二弟三弟他们回家紧够了。”

城里大户盖房子,白家老二老三两家子去做帮工,本来说是去十天,现在都大半个月了也没见人影。

人就是禁不住念叨,下午白勇刚把夏家人接回来白老二白老三就回来了。

彼时,白夏正教着外婆和舅妈做元宝,舅舅在一边裁纸,就看见白勇领着白老二白老三两家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