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我李世民绝不取经(李俊唐王)最新免费阅读

小说:西游:我李世民绝不取经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深夜农夫

角色:李俊唐王

简介:【系统+西游+洪荒+穿越】李俊重生为大唐唐太宗李世民,西游量劫只需他出言取经即可开始
诸位圣人,漫天神佛都将目光投向了长安化生寺!面对观音菩萨的逼问,他回答:\”我李世民绝不取经!\”
接引,准提吐一口老血,太上壁上观,原始乐呵呵,连不问世事的鸿钧也被他一言震的修为退步
他开启人道神王系统,获得道场:人道宫,功法:人道王庭,汇聚万界人族之力,人族气运
召唤妖师鲲鹏
鸿钧特意前来拜见李俊送上人道封神榜!

书评专区

二十四小尸:作者文笔很好,书名一般,内容很不错。

楚汉争鼎:魂穿到秦末楚霸王自刎乌江前夕,成为项庄,领残兵转战各地挽回颓势后回江东,再与各诸侯争鼎为帝。本作描述主在战阵之上,虽有毒点尚能忍受,还算精彩;其余部分较为简略但也恰到好处。(19)

穿越之文豪:重生到那样一个时代,作者写起来没一点热血,和别的重生到古代种田的文一个感觉,可能作者笔力问题?特别是第一篇小说,结局的处理简直了。4星转3星,弃了。

西游:我李世民绝不取经

《西游:我李世民绝不取经》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就在李俊在皇城大练兵之时。

幽冥界地府。

地藏王菩萨居所。

翠云宫。

地藏王菩萨和观音菩萨居于主位。

谛听,惠岸以及十殿阎王在下首陪坐。

只是场中气氛有些针锋相对的紧张。

却说那日观音菩萨卷了惠岸离开长安也不回灵山大雷音寺而来到了翠云宫。

她是领了如来法旨来推动西游,事不顺利如何敢回。

佛教为此事已经筹划许久,地藏王菩萨主持的地府就是配合者之一。

地府主要是勾李世民之魂,他会在地府遇到他爹,他杀的二位兄弟,过往仇敌,被这些人索命。

再带着他游历十八层地狱,见识地狱惨状,由此心生超度亡魂,往生极乐的心思。

谁能料到李世民居然顽固拒绝,这让观音觉得肯定是地府办事不利没有威胁好。

地藏王菩萨那里肯背这个锅便说是观音菩萨以及惠岸态度太高傲让唐王心生逆反。

两大菩萨就这样相对而视,各自不让。

底下陪坐也是坐立不安。

十殿阎王里秦广王出口劝道。

“两位菩萨,此时与其争论谁对谁错,不如想办法让唐王早日开口同意取经。”

地藏王菩萨,观音菩萨一想是这个道理,也就先放下争执。

地藏王菩萨指转佛珠。

“秦广王所言甚是,观音你我二人还是应该以取经大事为要。”

观音菩萨口诵佛号。

“阿弥陀佛,地藏王言之有理,是我动了嗔怒,地藏王见谅!”

“菩萨言重,皆是为我佛门大兴而做事,不必如此。”

两位大佬言和,阴冷的气氛缓和起来。

地藏王菩萨问秦广王。

“秦广王你可以有何办法?”

头戴王冠,身着王服的秦广王恭敬回道。

“依小王之法不如将唐王之魂在勾来,炮制一番不怕他不答应。”

自从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地府后地府十殿阎王就背叛天庭投靠佛门,奉地藏王菩萨为主。

地藏王菩萨额首。

“这到也是一个办法,观音你看了?”

观音菩萨来时就已经想过办法,她说道。

“这个办法不妥。”

“泾河老龙王亡魂何在?”观音又问道。

秦广王回道:“已经送入六道轮回让他投胎去了。”

观音菩萨遗憾道:“晚些就好那。”

地藏王菩萨不解。

“观音何意啊?”

观音菩萨解释道。

“唐王乃是天庭人间帝王册上有名的天子,非是一般凡人,我等对他行事要讲究师出有名。”

“上次勾魂那是他在诸天万国帝王生死簿上生辰已尽,勾魂之举不会伤天和坏我教功德,气运。”

众人皆点头称是。

“这次如果强行勾魂,师出无名定会坏我教功德,气运,稍有不慎也许会危机取经大业。”

地藏王菩萨赞赏道。

“还是菩萨思虑周全,那寻那泾河老龙王有何用?”

“泾河老龙王与唐王有怨,唐王答应他之事没有做成,让他出面威吓唐王则师出有名。”

说完观音菩萨叹了口气。

“可惜他已经投胎了。”

地藏王菩萨冷眼扫视十殿阎王,怪其办事不利。

十殿阎王吓的直哆嗦,还是秦广王硬着头皮说道。

“菩萨明鉴,听说那老龙王第九子特别残暴,顽劣,或许可以从他入手让他为父报仇。”

“噢?”观音菩萨赶紧问:“那此子叫什么,现在何处?”

十殿阎王不知只能用求助眼神看向谛听。

谛听神通可以伏地而听天下万物,一霎时,便可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听遍。

地藏王菩萨命令道。

“谛听你就寻那龙王九子一番。”

谛听领命伏地旋即起身回命。

“禀菩萨,其名为鼍洁,真身为鼍龙,现在在西牛贺州黑水河为妖,修为为金仙。”

两位菩萨听完汇报后观音说道。

“多谢地藏王菩萨相助,我这就前往黑水河去寻那鼍洁。”

说罢就带着惠岸辞别地藏王,架起祥云去往黑水河。

黑水河,河如其名,墨黑幽暗,一看就是大妖巨魔住处。

观音菩萨手托净瓶杨柳,立于云上,惠岸提着铁棒去河里寻那鼍洁。

惠岸孤身入黑水河,激起一阵浪花。

没过多久,黑水河河水宛如煮沸般猛烈翻腾。

轰,轰,两声炸。

惠岸和鼍洁就如同两颗炮弹炸将出来,铁棒和竹节钢鞭对撞的砰砰直响。

两人从河底洞府一直打到天空,两人修为相当武艺不差,打的是难解难分。

观音菩萨见状用羊脂净瓶一扔,瓶子狠狠砸在鼍洁后脑勺。

任鼍洁铜头铁骨也被砸的昏死过去。

观音菩萨领惠岸押着鼍洁,三人回道地府。

鼍洁醒来只觉头疼欲裂,一摸头上还多了一个箍。

再看一个面容慈祥的菩萨以及和自己相斗的行者站在身旁。

鼍洁怒骂。

“你是哪里来的妖僧敢害你鼍洁爷爷,让我活撕了你。”

观音菩萨也不恼,笑道。

“贫僧观世音。”

观世音菩萨大名鼍洁是知道的,不过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抓起身边的竹节钢鞭就要打。

观音菩萨也不出手只是念起禁箍咒。

鼍洁顿时觉得他头上箍发作,自己头疼欲裂,疼的他满地打滚,哀求道。

“菩萨莫念了,莫念了。”

观音菩萨问道:“你可以愿意听命与佛门?”

“听,听。”鼍洁苦苦哀求。

观音菩萨收手。

“你头上是禁箍儿,一戴上就会与你骨肉相连,我一念动禁箍咒你就会头疼,念久甚至能让你疼死过去。”

如来交给观音的三件法宝,金紧禁三箍,现在就给鼍洁用了一箍用来控制他。

鼍洁跪在地上拜服。

“知道了,菩萨,知道了。”

“菩萨有什么吩咐,我都照办。”

观音菩萨便讲了其父与唐王恩怨,让其去报仇。

鼍洁自小就被其父赶出泾河,对其父就没多少亲情。

现在却情真意切大骂唐王,叫嚣着为父报仇。

“我必定宰了那背信的唐王,还我父亲之命。”

观音菩萨也不点破他的虚情假意反而给他出主意。

“你自回泾河龙宫点齐兵马去找唐王算账,出了什么事有我佛门帮你顶着。”

“你放手去做。”

鼍洁原本有点不安的心大定,猖笑着拎起竹节钢鞭架起妖云去往泾河龙宫。

他要夺取龙宫然后尽起泾河水族之兵找唐王李世民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