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神最新章节苏尘陈霄在哪看?

小说:都市战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剑在白云深处

角色:苏尘陈霄

简介:大争乱世,天骄并起
孤儿苏尘,戎马十年,以燎原之势,踏天而行
少帅苏尘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书评专区

法兰西之花:文笔不错,中世纪法国

遍地英灵的二十一世纪:不是很懂书客读者的**,你们怎么就**了,我的天

同居万岁:收藏

都市战神

《都市战神》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苏尘站在长天冷月之下,沉默良久,最后自嘲一笑,往巷口走去。

上了车,他吩咐穆兰。

“给我查冯文辉。”

半小时后、下榻酒店。

穆兰跟苏尘禀告。

“先生,冯文辉出卖苏先生后,得到一笔滔天巨款,现在已经是岳城知名富商。”

“明晚六点,他将在自家的金海酒店举办一场慈善晚会,拍卖唐寅的《养狮图》。”

“我记得这幅画是我义父生前最喜欢的画藏,没想到最后落在了他手中,还好意思拿出来卖。”

“先生打算怎么处理、叫人剁掉?”

“给义父报仇,怎能假手他人,我会亲自去送他上路。”

苏尘眯着眼。

穆兰笑道:

“那他也算是死得荣幸。”

“确实。”

苏尘点头。

……

第二天,下午五点半。

金海大酒店。

南陵岳城三个五星级大酒店之一。

矗立在岳城中心地带。

地皮,酒店,价值不止百亿。

苏尘负手而立,望着高耸入云的金海大酒店。

并没有掩饰眼中杀意。

四大家族是敌人,他先诛心再杀人。

冯文辉是叛徒。

叛徒就该立刻去死。

……

金海大酒店,早就布置妥当的拍卖场,早已人满为患。

苏尘缓缓入场。

就吸引许多目光。

“这人谁,好有气质!”

苏尘不为所动,准备找个角落坐下,等拍卖会开始。

就有人跟他打招呼。

“你是……苏尘?”

是个颇为漂亮的女子。

一袭长裙,身材曼妙,七分清丽中带着三分妩媚。

身边还有一群年轻人。

窸窣议论。

“是有点像。”

“应该不是,苏尘没这么帅气,更没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绝对不是,苏尘哪能跟此人比?”

他们记忆中的苏尘,消瘦孤僻,独来独往,很容易被人忽略。

眼前男子,雄伟如神,清绝如仙,举手投足,都是气吞山河。

“采琪,好久不见。”

苏尘认出了女子。

高中时的班长,柳采琪。

“真是你?”

柳采琪眼中抑制不住的惊喜。

没想到,十年过去,还能再见到苏尘。

柳采琪带着苏尘入座,将昔日高中同学,逐一介绍。

“苏尘,你不是当兵去了吗?混的怎么样……”

闲聊几句、有个西装革履青年问道。

这人叫陈熙。

苏尘答道:“还行。”

“还行是怎么个还行法,尉官?”

苏尘摇头。

“那至少是个士官吧?”

苏尘继续摇头。

陈熙立马满脸鄙夷。

“入伍十年,你还是个大头兵?”

“老同学,你不会在部队养了十年猪?”

他哈哈大笑。

其余人也跟着嗤笑。

“陈熙,你少说两句。”

柳采琪责怪。

她颇为歉意、看着苏尘。

苏尘笑笑,并不当回事。

亮出身份?

他没这么无聊。

戎马十年,无数次险死还生、早学会了荣辱不惊。

这一身弟兄们拿命换来的荣耀军功,不是可以用来炫耀的资本。

拿来炫耀、那是对死于英灵们的亵渎。

众人话题转移到了拍卖会。

“我听说,这《养狮图》是前首富苏定方最喜欢的画,价值不菲。”

“若不是苏定方死了,这《养狮图》不可能出现在拍卖场上。”

“你们老提苏定方那傻逼干嘛。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南陵的忌讳?”

陈熙突然打断众人的交谈。

柳采琪皱起眉头。

“陈熙,别人骂苏先生也就罢了,你有什么资格?”

“我记得你当年还是苏先生名下资助的大学生,得过苏先生恩惠。”

陈熙嗤笑道: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我要那老狗资助我的。”

“再说了,他身为南陵首富,资助学生,你以为他是安的好心?他就是想用这些假心假意,收买人心。”

柳采琪气得不行。

“陈熙,你这是忘恩负义!”

“班长,说话注意点分寸。我现在可是你的上司。”

陈熙冷笑。

嚣张都摆在脸上。

“人活着,还是要有点敬畏之心的。”

苏尘缓缓开口、看着陈熙。

“你得过苏先生的恩惠,不求你回报,至少别落井下石,我觉得……你应该道歉。”

“你觉得?你他妈算老几,一个臭当兵的。”

陈熙哪儿会拿个大头兵当盘菜、指着苏尘鼻子叫嚣。

“我就觉苏定方是条老狗,是个傻逼,你能拿老子怎么着?”

苏尘皱眉。

不过并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舞台上的司仪拿起话筒,开始讲话。

“诸位,欢迎莅临本次慈善酒会,酒会开始前,将有一副国宝级的画拿来拍卖,唐寅的《养狮图》,持有者乃是金海酒店董事长冯文辉。”

“今日拍卖所得,将拿出百分之五作为慈善。”

“请吴董事长。”

雷动掌声中,冯文辉缓步入场。

边走边挥手致意。

红光满面,春风得意。

走到台**,他掀开《养狮图》。

“好画,果然是唐寅真迹!”

“躺狮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这幅画,最少值两个亿。”

司仪宣布拍卖规则。

底价五千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千万。

“五千万。”

“六千万。”

“七千万。”

“一亿。”

一个西装革履、浑身贵气的青年,直接把价格抬到一个亿。

吸引所有目光。

“孟家二少孟星宇。”

“听说总督大人很喜欢这幅《养狮图》,孟二少也曾在拍卖会开始前放出话,拍此图是为了献给总督大人。”

“孟家是南郡四大家族之一,财大气粗,底蕴深厚。孟二少开口,其他人绝对不敢跟他争!”

果然再无人喊价。

“孟二少出价一个亿!”

“一亿一次,两次……”

司仪举高木锤,即将捶下。

“两亿。”

突然有人出价,直接抬到两亿,把司仪都吓得一哆嗦。

全场哗然。

居然有人敢跟孟二少叫板?

是谁?!

便见一雄伟男子,缓缓起身。

柳采琪、陈熙等人,全都吓了一大跳。

出价之人,竟是苏尘!

所有人目光都集中苏尘身上。

“这人谁、敢和孟家二少叫板?”

“面生,应该不是我岳城的富家子弟。”

“肯定不是!岳城子弟,谁不认识孟家二少?”

孟星宇盯着苏尘,哂然一笑。

“哪里来的傻逼,敢和本少竞拍?”

“两亿一千万。”

他缓缓举牌。

苏尘:“三亿。”

孟星宇,“……”

一个亿一个亿的加?

“三亿一千万!”

孟二少咬牙切齿。

苏尘:“四亿。”

“你……你他妈……”

孟星宇被彻底激怒。

“小子,你知不知道得罪我孟家是什么后果?”

“我再加一千万,你若还敢叫……”

“五亿。”

结果孟星宇威胁的话还未落下,苏尘再次出价。

“操……你他妈故意的?”

苏尘看着孟星宇:“你不服?”

“不服!”

“憋着。”

孟二少,“……”

憋?

憋你妈!

他炸了!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本少要整死你!”

他满脸盛怒。

“苏尘你疯了,孟二少都这么说了,你还敢抬价,找死?”

陈熙直接开骂。

在他看来,苏尘有个锤子五亿,五万他怕都拿不出来。

“你个臭当兵的,作死也别连累老子!孟二少是你狗日能得罪的?”

他指着苏尘怒骂。

“你认识这小子?”

有人问陈熙。

陈熙嗤笑道:

“他叫苏尘,就是个在部队养了十年猪的大头兵。”

他又满脸谄媚、看着孟星宇。

“孟二少,虽然我坐在他旁边,但这大傻逼和我可没关系!”

这是迫不及待的撇清自己。

听他这么一说——

“就是个大头兵,也敢跟孟二少叫价?”

“脑子有问题?”

“肯定是从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哥几个要不谁做个好人好事,再把他送回去?”

众人抑制不住嗤笑。

空气中充满欢快的气息。

“一个养猪的大头兵,也敢跟本少竞价?”

孟星宇只觉得自己听了个今年最好笑的笑话。

“主办方,我要求验资。”

司仪当即领会,看着苏尘。

“先生,麻烦提供一下资产证明。”

苏尘却当真从口袋拿出一张卡。

通体赤金,上面镶嵌十八颗紫钻。

司仪接过,递给银行经理。

银行经理仔细看着、脸色顿变,连忙将卡号输入终端。

看到终端上的信息,他张大嘴巴。

“你他妈傻愣着干嘛,这小子卡里有没有五百块?”

孟星宇怒骂道。

银行经理结巴道:

“二少,这卡……”

“什么**破卡,还能是紫金王卡?”

“二少,这是……至尊……”

“啥玩意?”

“至尊皇卡!全球限量十张,由十大帝国央行联名担保。额度是——”

经理脸色煞白,环视一周、结巴道:

“不……不限额。”

于是全场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