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最新章节林老板李长生在哪看?

小说: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迎风尿一身

角色:林老板李长生

简介:行走于天地阴阳之间,隐匿在繁华都市下
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些人,在保护众生,不被妖魔鬼怪毁灭……
有的是为了得道成仙,长生不老
而有的,却甘愿自封修为,滞留人间数千年!

书评专区

逆流2004:主角从街边摆摊卖螺丝起步,贵在真实,有市井俗世气息,但整篇小说格局略小,不太喜欢。

逆流2002:十几年前的电脑如何配置居然还记得,甚至能报价出来,佩服之至!

在体育竞技直播上爆红:现在小学生都喜欢这种形容词堆砌的文吗?眼睛疼

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

《行走阴阳,我在人间已千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山林里,阴阴冷冷。

一阵寒风吹来,刘民和吉勇,直打哆嗦。

“你……你说……李道长会不会有事啊?”

刘民面露担忧之色。

“我们劝也劝了……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没办法,依我看,这李道长去岭石坳也有些时候了,现在还没回来……要不然……我们先回镇子吧?这里怪冷的……”

吉勇说着,双手环抱,直搓身子。

刘民也有些犹豫不决了。

这么等下去,不是个办法。

夜里这深山之中,潮湿得很,若是时间长了,身子骨受不了,回去可是要生病的。

现如今,只有两个法子,要么便前往岭石坳,找找李长生的下落,要么只能先回镇上。

就在刘民犹豫不决的时候,李长生的身影,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你……你……”吉勇瞧见李长生,这一刻,脸色“刷”的一下,彻底变得,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李道长!”

刘民大喜,连忙上前去,说道:“你……你没事?”

李长生闻言,仰头大笑起来,说道:“我当然没事……”

“这……这不可能……你……你为什么会没事?”

吉勇咋舌,一脸惊恐地看着李长生。

李长生一笑,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有事?”

吉勇眼神一阵迷茫,思索了一下,摇头,说道:“这不可能……多少人去了岭石坳,都没能出来……那大和尚……不可能放过你的……”

“哦?”李长生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打量着吉勇,说道:“难不成,你知道那大和尚?”

吉勇心中一颤,不由得后退了两步,知道自己讲错话了。

“大和尚?什么大和尚?”

刘民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两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长生说道:“岭石坳有个大和尚,吃人肉,喝人血,这四方土地上的山鬼精怪,都畏他如虎……之前,你们所说的那些,死在岭石坳的人,多半是这大和尚干的……只不过……吉勇兄弟既然没去过那里,又怎么知道,这邪祟,是个大和尚?”

吉勇的眼角,微微抽搐,颤颤地说道:“我……我也是……听村中其他老人说的……”

李长生摇了摇头,目光凌厉,看着吉勇,说道:“怎么,事到如今,你当真以为,我没看出来?”

吉勇猛然一震,面露一丝骇然之色,一抬头,面容有些扭曲,似是十分恼怒,说道:“你……你为什么会活下来?”

他不明白。

岭石坳的大和尚,如此厉害。

李长生即便本事再强,去了也是死路一条。

可现如今,李长生却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李长生笑了,淡淡地说道:“你个妖孽,故意引我来此,想要置我于死地,只可惜……”

说到这里,李长生没继续说下去。

“可惜什么?”吉勇一怔。

一旁的刘民,却是吓了一跳,目光惊震,朝着吉勇看去,颤颤地说道:“你……你不是吉勇?”

“他当然不是吉勇,打我在河岸边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李长生笑着说道。

吉勇眉头一皱,说道:“那你怎么不拆穿我?”

“我总得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不过……确实让我有些意外的惊喜,这和尚,我找了他一段时间,只是没想到,他躲在这个地方,虽然我还是晚了一步,让他逃了……”

李长生自顾自地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色。

“你在胡扯!”吉勇大怒,说道:“他怎么会怕你一个小道士?”

在他的认知里,那大和尚,从未怕过任何人。

就连白头镇乡民们闻风丧胆的阎王,在那大和尚面前,也如草芥一般,不敢放肆。

他清楚地记得,当初山中,来了五个道士,十分厉害,可最后去了岭石坳,也化作一堆白骨。

李长生笑了,说道:“比手段,你不如阎王,也难怪你只能留守在你那一亩三分地,对付那些阴差阳错落水的人。”

“什么?”刘民一惊,瞪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看向吉勇,说道:“李……李道长,他到底是什么?”

“就是那深水湖里的水鬼。”

“水鬼?”刘民惊道:“可那水鬼,不是已经被你杀了吗?”

他明明看见,李长生用钓绳,钓起了一只人面兽身的怪物。

李长生笑道:“水鬼最擅长的,不就是找替死鬼吗?”

刘民闻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吉勇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这一刻,突然身子一转,就想要逃……

“哈哈……请留步……”

李长生一见,大笑起来,一手伸出,顺势一抓。

冥冥之中,像是真的有一只大手,扯住了吉勇的后脖颈,向后一拖拽。

吉勇大叫一声,顿时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倒在地。

他这一摔,顿时现了原形。

只见一个黑不溜秋,如同小狗般模样大小的畜生,正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这畜生,倒不像之前李长生从水里钓上来的那只那样诡异,长着人脸,这家伙长得更像是一只水懒。

这水鬼的本事,确实不大,要不然,也不会弄出这鬼打墙的小术法,将李长生引来此地。

本来就是想借那岭石坳里头大和尚的手,除了李长生。

结果……

水鬼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叫声,想要逃跑,身子却像是被禁锢一般。

“李道长,无需你动手,我来帮你……”

一旁刘民,大吼一声,抄起路旁的木棍。

这家伙,有了刚才在深水湖旁打水鬼的经验,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驾轻就熟了。

只见他手中木棍,朝着那水鬼抡去。

刚开始,那水鬼还想要挣扎。

结结实实挨了刘民几下后,便开始大口呕血。

刘民顺势又是几棍子下去,水鬼白眼一翻,彻底死翘翘……

“烧了!”

刘民学到了精髓。

放了把火,将那水鬼彻底烧了。

不到片刻,水鬼化作一堆灰烬。

李长生见状,“哈哈”一笑,说道:“走走走……时候不早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