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九零商女是个撒娇精最新章节夏如初李姚涵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之九零商女是个撒娇精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顾年华

角色:夏如初李姚涵

简介:前世的她,苦苦挣扎替父还债,最终却是双眼被挖、双腿残疾
难得重生一次,还回到最初的时候
她很清楚,考上大学,摆脱过去的命运,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更意外的是,这双眼睛好像能穿透表面看到最里面的东西?
——呦呵,有了这个金手指,她再也不用担心‘现实太骨感’了!!

书评专区

B*******d:日系轻小说的风格

求生在动物世界[快穿]:吸大猫猫。写的不错,而且比较写实。

我是大法师:吃地瓜啊吃地瓜!两大小说启蒙书之一,另外本{光之子} 现在千万别去看

重生之九零商女是个撒娇精

《重生之九零商女是个撒娇精》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最终,那王先生的翡翠以三万五的价格卖给了那个珠宝商。

在这毛料市场,有些时候几天都不一定会出一点绿,如今一个地方出了绿,店家都会在门口放一柄鞭炮,以示祝贺,这种做法通常都是为了吸引更多顾客上门。

在翡翠交易成功后,老板让那个年轻的店员去门口放了柄鞭炮。

店内的人明显多了起来,更多的都是在打听之前那块翡翠的事迹。

“小李,帮这小妹妹解下石。”

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店员跟他说了夏如初的事情,便吩咐了下去。

“好嘞,不知道这石头准备怎么解?”

小李刚忙活完,擦了擦手,抱过了夏如初手里的石头瞧了瞧。

他虽然只是一个解石的,不懂什么赌石,但是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心里自然是清楚这块石头模样不佳,赌涨的几率几乎为零,只是他一个干活的也不好说什么。

“你看着办吧,一刀切开也行。”

夏如初说的甚是轻松,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附近有几个人听见这话,惊呆了,看夏如初的表情跟看个傻逼似得。

就算是赌石大师梁奇解石,也不敢说的这么轻松随意。

“从这里切怎么样?”

小李拿着特制的笔在毛料上画了一条线。

夏如初往里面看了看,这里离出黄的地方还有点距离,切了之后再磨的话,应该就差不多了。

“可以。”夏如初点了点头。

小李见她这么爽快,也没废话,启动着机器就开始准备解石了。

见又有人解石,周围的人渐渐又围了过来。

之前才出了绿,余温未散,看热闹的人永远都不会少。

“这石头表皮灰白,还有裂纹,也不知道还有谁会买这种料子。”

后过来的人看见这毛料,摇头叹息。

“哈哈,凡事都可能有个例外嘛,不过买下这种毛料,也实在是需要勇气啊。”

“……”

夏如初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

她是完全凭着透视去选的石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表象如何,就算是注意到了她也实在是不懂,这赌石有极大的学问,她都一无所知。

“垮了,我就说这种料实在是没什么盼头。”

一刀下去,仍然是白花花的一片。

这一刀,就像是把那些围观者的心都给切成了两半似得。

“小妹妹,还切吗?”

小李看了眼那两半石头,问着夏如初。

“磨吧。”

俩字一出,周围的注视更是诡异了起来。

至少夏如初是如此感觉的。

“小丫头,这毛料一看就是垮的,何必费时费力呢。”有人劝道,以为夏如初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夏如初笑了笑,并没答话。

小李也不墨迹,换了工具又磨了起来。

围观的人有些看不下去,到一旁挑选毛料去了。

夏如初在一旁找了个凳子坐下,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李子不可思议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涨了!涨了!”

“出绿了吗?”

一听见涨了,周围的人都迫不及待的围了过来。

夏如初也在第一时间将视线放了过去。

只见在那白花花的石头上方,一抹晃眼的黄格外亮丽。

“这水头,有些像鸡油黄啊。”

有人看了一会,几乎有些失声的道。

“小丫头,还解吗?”小李子看着夏如初。

后者点头,肯定是要解的。

她内心现在属实是不平静的很,虽然早早的就已经知道这石头内部的情况了,可是在亲眼看见它被解出来时,心里竟格外的欢喜。

“小丫头,没想到这种料子都出翡翠了,运气实在是不错啊。”

这会,人们的话全都变了,由之前的否定,全成为了肯定。

天快黑了,围观的人也并没有减少。

终于,翡翠全部都解出来了。

和夏如初最初看的一样,两个拳头的大小,黄灿灿的,很是漂亮。

夏如初摸着手里的翡翠,手心里还是有些温热的,而且她发现,抱着这翡翠,眼睛里的酸涩竟然能得到缓解,舒服很多。

“小妹妹,我出三十万买你这翡翠,你卖吗?”

说话的是之前收购了王先生翡翠的那个珠宝商。

三十万?

看着这翡翠,夏如初有些诧异,她花一百块买的石头,转手就能卖三十万?

“哎,老裴,你可别诓这小姑娘,这是玻璃种的鸡油黄,水头足,没有一点瑕疵,你要是加工出来几对手镯,那价值,可是好几个三十万喽。”

说话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还算是忠厚,说完后,他又转头看着夏如初,“小妹妹,我出五十万买你的翡翠。”

“原来是梁大师,久仰大名,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您,您最近可是解出来了不少极品翡翠啊,这鸡油黄您就别和我抢啦。”

男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对夏如初道。

“小妹妹,这梁大师的话的确不假,加工出来的确可以卖上一笔不错的价格,但是这人工费还有各种成本算在里面,我最多也只能给你出到六十万,再多就有可能会亏本了。”

“六十万倒是个合理的价格。”那梁大师接过了话。

夏如初一看就知道这个梁大师说话是比较有分量的,当即也没有说什么,就将翡翠卖给了这个裴先生。

在前台转账的时候,那个店员看夏如初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转完了账,来跟夏如初交谈的人不少,但是都被她不冷不热的给挡了回去。

而那位梁大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夏如初本来想好好谢谢他的,毕竟如果不是他说了几句话,有可能她就真的三十万给卖了。

门口又响起了一阵鞭炮声,这店里越发热闹了起来,有种门槛都快被踏破了的既视感。

刚出了市场,夏如初就打了个车回了宾馆。

反复看了好几遍手机的短信提示,那六后边跟了五个零,看起来真是格外的舒爽。

这银行卡从半年前老妈给办好时,就一直处于饥饿状态,现在终于给喂了口粮进去了。

老实讲,上一世活了一辈子,她都没能赚到六十万。

每个月的工资辛辛苦苦存着,好不容易有点盼头时,要债的上门,不给钱那些人就砸东西,要不就是拿刀子威胁她。

甩了甩头,怎么又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年岁了。

刚回到宾馆睡下,夏如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