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兵王最新章节秦朗魏霆在哪看?

小说:女总裁的上门兵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子非鱼人

角色:秦朗魏霆

简介:他是赫赫有名的单兵之王,也是地下世界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死亡收割者’
只因一个承诺,他放弃一切回归都市,入赘到言家,成为美女总裁的有名无实的丈夫
这是一个入赘兵王龙游浅滩、纵横花都的故事

书评专区

昨日之门:初看之下有点乱,但是挺过前几章捋顺了就感觉很不错。这本书给我的感官像《命运石之门》,写的也像,回到过去做的事情会引起未来的变化,创意脑洞我给粮草,总体粮草。

船员招募中[无限]:目前71章全买追平了虽然有的时候会有点难懂,但是瑕不掩瑜,确实是我近期比较感兴趣并且能读下去的小说,希望不要高开低走w

我意逍遥:从07年开始写,中途生小孩断了,在18年9月完结,看到后期其实已经没有当初的激动,也有部分逻辑冲突,但是在小白龙傲天横行的当年,这本书是难得一见的温馨双赢修仙文,感动依旧。

女总裁的上门兵王

《女总裁的上门兵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神秘的玉片

“你喜欢?那送给你!”

秦朗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转过身做出要将手中的“抹布”甩出去的动作。

“别别别,这可是老家伙送给你的礼物,我可不敢接受!”青年叹了一口气。

“有事直说!”

秦朗转过身,看了那青年一眼,然后继续擦拭摆放在架子上的金珠玉钗。

“老大,上头传来了消息,独狼那些人已经进入了炎黄境内,目标似乎是九龙湾。”

青年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了肌肉和骨头发生摩擦产生的声音。

秦朗拳头紧握,那一双与世无争般的眼睛,瞬间就爆发出了一丝寒意。

“独狼……又是独狼!”

当他听到‘独狼’这两个字的时候,秦朗的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了一道女人的身影。

那是一道妖娆且冷血的美女蛇,若不是因为那女人的出卖,秦朗不会被独狼逼进窘境。

自己的患难与共的好友言城,也不会因为自己,而暴露行踪被一群人活活围攻致死!

“老大……我听说独狼想要的那一块玉片,最后一次是出现在言城手中,言城如今已经阵亡了,可是独狼并没有找到那一块玉片,会不会是在言家的手中……”

青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朗一个冰冷的目光给瞪得咽下了话。

“谁告诉你的?”

“上面早就派人暗中盯着言家了……”

“你回去给我告诉上面的人,让他们尽早收起他们的那点小心思,玉片和言家没有关系!”

秦朗话语中,蕴含着难以遮掩的杀意。

那一块玉片已经害死了言城,他绝对不会让言家重蹈言城的覆辙。

“是……是……”

感受到秦朗的愤怒,青年连连点头,气都不敢大口喘。

“只是……”

青年犹豫片刻后,这才开口缓缓说道:“据我最新得到的消息,那‘独狼’已经潜入了我们炎黄,她的目的地很有可能就是九龙湾,我觉得他们十有八九是冲着言家来的!”

“一有风吹草动便来报我!”

秦朗抬眼透过落地窗,看向了外面的九龙湾海域,他的目光变得无比凌厉,用仅仅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独狼!真希望你能早点来呢?这样,你杀死言城的这一笔账,我会一点点朝你讨回来的!”

“老大,我能否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青年看着秦朗的背影,等待秦朗的同意。

“问吧!”

“你身份尊贵,可是你为什么要隐瞒一切,甘愿当言家的上门女婿?”

得到了秦朗的同意,青年方才问道:“我看你一直不受待见,心里头替你打抱不平!”

“言家不太平啊!这也是言城临死之前给我留下的遗言!”

秦朗说完,便挥挥手,道:“你赶紧走吧!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唉!老大我走了啊!”

青年又是一声叹息后,转身离去。

秦朗继续擦拭着架子上的金珠玉钗,一直到青年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秦朗这才停下手中的活。

他的耳边一直飘荡着言城临终之前的话,嘱咐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同时言城还留下遗言,逼迫自己的妹妹嫁给秦朗。

这并不是言城狠心,而是唯有秦朗,才能护得住言家。

因为,那一块让世界为之心动的玉片,就在言书雅的手中!

收拾好了办公室后,秦朗骑着那一辆电动车,快速回到了言家别墅。

刚到别墅门口,还没有进入别墅内,秦朗就听到了从屋内传来的争吵声。

秘书小冰站在别墅门口,冲着秦朗笑了笑。

“这是怎么了?”秦朗问道。

秘书小冰无奈说道:“今天言总裁在会议上提出的决策,影响到了言总裁那两个表哥的利益,所以两家人来找言总裁议论。”

秦朗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明显听到了从屋内传来了两道很尖锐女声,很明显言书雅处于劣势。

秦朗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内一行人的目光齐刷刷都落在他身上。

特别是坐在言书雅对面的那两个贵妇,更是用一种很鄙夷的目光瞥着他。

秦朗认得她们,这两个贵妇是言书雅的大姑言琴和二姑言菲。

这两人嘴巴可刁着呢,怼起人来就像是机关枪一般疯狂扫射。

“眼瞎了?没看到我们在谈家事?你一个外人还进来?赶紧给我滚出去!”

看到站在门口的秦朗,言琴直接扭头对着秦朗大吼了一声。

紧接着,坐在沙发另一侧的言书雅,便带着不悦回应道:“他是我丈夫,这里是他的家,你凭什么让他滚?”

“他的家?呵呵,一个贱民而已,运气好攀上了我们言家,还真当自己是言家的人了?”

言琴的儿子张伟接上了言书雅的话,冷嘲热讽一番。

今天言书雅在股东大会提出的决策让他损失了不好,所以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秦朗只是安安静静站在言书雅身边的一声不吭。

如果不是看在言书雅的面子上,这些人早就趴在地上宛如死狗一般了。

“言家?你们现在当你们是言家的人了?”

言书雅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全体股东都无条件支持公司提出决策,你们为了区区这点小事,就到我家大吵大闹,你们还有脸说你们是言家的人了?”

“闭嘴!”

言琴拍打着茶几上站起身来,冲着言书雅吼道:“既然脸面都不留了,那咱们也没必要舔着一张脸在这里说事了,直接分家一了百了!”

“好啊!”

对于这些到她家里“兴师问罪”的这些亲戚,言书雅一点情面都不讲。

“爷爷这些年给你们两家不少好处了,既然要分家,那你们就拿着那些好处,以后别再染指我们言家的一分一厘了。”

“哼!言书雅,既然要分家,财产自然要重新划分,还有,我听说你哥哥曾经托人将一样宝贝带给你,那么这宝贝也要拿出来,按照分家模式进行瓜分!”

张伟目光满是贪婪之色,这会儿加大了语调说道。

一提到这件事情,言书雅俏脸上当即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你做梦!言家的财产可以分给你们,但是我哥哥给我的东西,你们休想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