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王侯最新章节叶尘刘南在哪看?

小说:大宋王侯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九孔

角色:叶尘刘南

简介:一块奇异玉佩,得以梦回北宋初期,鲜血浸染了边关,杀戮遍及南北,华夏江山四分五裂,异族的铁蹄占去了半壁江山,此恨何及? 此憾何结?
我的故事只有金戈铁马的热血豪情,江湖厮杀的精彩绝伦,官场争斗的惊心动魄,儿女情长的荡气回肠

书评专区

超凡献祭:还有一个人不知从哪里召唤出 一匹高头大马,一边大喊着“斗帝在此,谁敢一战”,一边在殿堂内御马狂奔。斗气化马,恐怖如斯!

重生官商路:最喜欢的作者系列之一,被坑无数却死性不改 ,《重生寡头1991》《重生官商路》《官路豪门》《黑金教父》

矩阵游戏:十万字里只有一万字是有效文字,其他的全是废话,典型的水字数骗订阅。。虽然文笔脑洞还行,但就算那一万字的有效剧情也水的可以,剧毒

大宋王侯

《大宋王侯》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倒霉刘南

横梁上美丽女子,本来注意力全部在正向此处冲来的司洛意和郭无为二人身上,可是此时却被叶尘胸口星光吸引,脸色微变,一脸极为意外之色,心想原来那天星玉佩在此子身上。

司洛意和郭无为二人已经拼尽全力,速度提到了极致,瞬间以水上漂的绝世轻功跨过数十步的河水,分别从叶尘所在船坞的门和窗户中冲了进来。

那本来很普通小船船坞的木门和木窗,在二人碰撞之下,直接化成飞灰。

二人功力相若,几乎同时冲进了船坞之中,同时看见了躺在船板上的叶尘。

因为叶尘身上的星光范围极大,将叶尘整个笼罩,二人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光芒的源头在何处。所以,二人不约而同的做出了抢夺叶尘身体的决定。

但二人虽然有相同决定,可反应各不相同。

司洛意以玄功护体,一边警惕着旁边郭无为,一边速度不减的向叶尘抓去。而郭无为则是二话不说,在看见叶尘第一眼,身体猛转,一掌向司洛意肩膀拍去。

司洛意感知到郭无为掌中威力,一声怒吼,脸上闪过一丝不甘,被迫止住身形,同样拍出一掌,向司洛意手掌迎了上去。

轰————

二人手掌相触,一股强大的真气波动以二人手掌相交之处传出,二人各自向后退出两三步,碰在了船坞船壁之上,使得本就不甚坚固的船坞整个出现要散架的晃动。

船坞本身开始散架,顿时使得那旁边货仓倾斜,二人都是高手,同时察觉,抬头看去。

“玉道香!”

“玉道香!”

二人脸色大变,同时失声喊道,只不过喊出来的内容各不相同,但能看出来,前者应该是外号,后者是名字才对。

藏在货仓之中的女子暗叫一声晦气,不得不提前出手,抬手间两道银针分别激射而出,飞刺向司洛意和郭无为。与此同时,她一声娇叱,像一只轻盈的美丽雀儿般,衣袂飘飘,却又飞快的向叶尘抓去。

司洛意和郭无为显然之前没想到这船坞之中还有第三人,并且还是传说中那位狠人的女儿。

二人身形闪动,将玉道香的暗器躲闪而开之后,便要向地上叶尘抓去。

可是,就在这时,二人几乎同时感到丹田内真气陡然一滞,脑袋眩晕。不由脸色大变,心中顿时明白这船坞之中提前被玉道香做了手脚,自己已经中毒。

二人都是高手,江湖厮杀经验丰富,互视一眼,便达成默契,同时向玉道香全力攻去。否则若是只想着逃走,不但拿不到天星玉佩,而且很有可能被此玉道香逐个追上,惨遭毒手。

轰然巨响中,三人都忽视了一个问题,这个船坞的坚固程度根本不足以任他们三人全力出手。

船坞乃至整个小船瞬间散架,水花四溅,三人和叶尘同时跌入水中。

然后两道人影从水中钻出,踉跄间,腾空而起,一南一北,跨过水面,朝着相反方向飞奔而去。

紧接着,玉道香抱着叶尘,也从水中钻了出来。她向南北两个方向各看了一眼,俏脸上闪过一丝遗憾。

“唉!若是知道天星玉佩在此子身上,完全可以设计将这二个妖道杀死,集齐阳日、阴月、天星三个玉佩。”玉道香拿出一个手帕,一边将自己脸上的水擦拭干净,一边嘀咕道。

将叶尘抱着游到岸边,将其放在地上,她在叶尘身上开始摸索起来。很快她便从叶尘身上找到了其戴在脖颈上的吊坠,一脸欣喜的收了起来。

“咦………”

玉道香发出一声惊疑声,她发现手中天星玉佩竟然与地上的叶尘之间有一股犹如磁铁一般的吸力。这股吸力极为弱小,寻常人根本难以察觉,若非她修炼某种神秘功法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也定会忽略这种吸力。

玉道香本想随手将叶尘杀死灭口,但此时因为这股吸力的原因,她略一思索,便随手抓起叶尘,身形闪动,向远处驰去。

她知道司洛意和郭无为解除身上的香毒之后,定会回头再次寻她。而这二人实力不比她弱,在不中毒的情况下,正面厮杀,她最多和其中一人战成平手。

所以,她要先赶紧离开此地,然后再想办法,提前做一些布置,然后设计引诱二人前来,设法将二人手中阴月和阳日玉佩抢夺到手。

………

………

叶尘苏醒的第一刻,便感觉自己正在快速移动,呼呼风声中,感觉速度比快马还要快上一些。

然后,他便感觉背上有温软之感,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好闻幽香传进鼻孔,这才发现自己是背朝外,被人夹在腋下,正在快速移动。

他此时依然难以开口,并且感觉浑身无力,所以虽然苏醒,但与刚才相比也只是眼睛睁开了而已。

玉道香抓着叶尘,一口气疾驰了十多里,进入了一片树林,才减慢速度,步行向树林深处走去,一边恢复真气体力,一边思考如何才能将另两枚玉佩弄到手。

不多时,玉道香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向旁边一棵大树顶看去,从容自若道:“你自己跳下来,还是想变成尸体掉下来。”

枝摇叶动,一人从大树的另一边有些踉跄的翻下来,二话不说,便撒腿跑路。

玉道香嘻嘻一笑,脚下微微晃动,身形闪动间,很快便追上那人,并且随手一拍,那人便一动不动。叶尘目睹此景心中吃惊,心想这难道便是传说中的点穴神通。紧接着叶尘看清被玉道香点定之人后,不由一怔。

原来此人正是叶尘开盐铺的合伙人,大宋禁军侦骑探子都头,也是叶尘在这个时代唯一的一个朋友………刘南。

实事上,刘南被契丹兵追杀,九死一生才逃脱,因伤势过重,藏在树林中养伤。刚才察觉到玉道香进树林,因提前看见后者高超身法,知道遇上了高手。但因为他身受重伤,一时间难以赶路。所以赶紧隐匿在了这棵大树上。

但是,不巧的是,玉道香刚好从此经过。本来作为大宋军中优秀探子,刘南自有其闭气隐匿的手段,正常情况下即使是玉道香,在无心之下,也不会发现刘南。可是坏就坏在,刘南突然看见玉道香腋下的叶尘,心中一惊,心跳波动和呼吸瞬间发生变化,从而暴露了自己,被玉道香发现。

玉道香看了一眼刘南,略一思索,没有将其杀死,而是打算带走。她发现后者伤势颇重,自行赶路的话,影响行程,所以便另一只手将他随着抓着,继续向前走去。

玉道香带着两个男人,穿林过树,掠上一片山坡,无声无息地在黑暗中推进,她已经想好了如何将司洛意和郭无为引来,并且将二人手中阴月和阳日两个玉佩抢夺到手。现在要做的便是寻找到一处用于行事的地方。

实事上,玉道香知道,司洛意和郭无为驱除了体内香毒之后,十有八.九还会寻找到对方,然后联手同时以真气激发各自手中玉佩,来寻找她手中天星玉佩。

山坡后面有一座不知建于什么年代的道观,看样子已经荒废不短的时间了。

玉道香快速的查探了一遍道观的里里外外,流露出满意之色,开始按照刚才所想,进行布置。

这座道观前有一片两三亩大小的开阔之地,这里有一尊巨大的玄武大帝的神像,不是正常情况下道观之中那种正放,而是横卧。

道观里面虽然已经杂草横生,到处都是残墙破瓦,但是大体保持还算完整。

玉道香将叶尘扔在那躺倒的神像后面,围绕着神像敲敲打打一阵,然后略一沉思,将本就重伤的刘南双腿直接打断,随手扔在了叶尘身边,又将叶尘背包和装有狙击步枪的长条布袋随手拿走。

紧接着,她便进入了道观正殿之中。只留下脸上满是绝望苦涩的叶尘和疼的一脸扭曲,脸色惨白,不断痛苦**的刘南,这一对昔日的盐铺合伙人大眼对小眼。

叶尘之前中了香毒,此时虽然已经清醒,但依然浑身无力,甚至就连一个指头都难以动弹。反倒是刘南虽然伤上加伤,已经剩下半条命,但还能微微的爬动。

刘南不知想到了什么,强忍着疼痛,废了好大力气,硬是爬到叶尘面前,说道:“叶哥儿!你不要说话,听我说。我要不行了,就算这妖女最后不杀我,我也难以活着走出这片树林,而你还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叶尘心想,我倒是想说活,问题是想说也说不了啊!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大宋禁军中的一名侦骑探子,我前几天给你说要离开几日处理私事,实际上是去刺探契丹军情。”

“我这次肯定死定了,但我家中还有一位病重的老母,贤惠的妻子和年幼女儿。没有我,这个世道他们就算不会被饿死,也定会被人欺辱。”说到这里,刘南已经泣不成声。

“这是我打探到的契丹军情,是用我手下九个兄弟的命换来的。死之前,我想求你帮我将这份军情密报送到大宋禁军营地。这样,我便立下大功,我的妻女和老母便会终生免去一切税收,还会得到一笔不菲的赏钱,他们才有可能很好的活下去。这是我的侦骑令牌,你也拿上,以证明身份之用。”说到这里,刘南喘着粗气,艰难的从怀中拿出一块铁牌和一个寸许长、指头粗,两头封闭极为严实的铜管。仔细的塞到了依然不能说话的叶尘怀中有扣子的兜子里面,并且将扣子小心的扣好。

“叶哥儿!我知道你是好人,看在你我二人兄弟一场的份上,我的妻女老母就拜托………”话没说完,刘南终于由于流血过多,坚持不住,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叶尘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唯一能做的动作只有眨眼睛。他看着昏死过去,依然一脸痛苦之色的刘南,想起被两个道士称为玉道香、玉道香的妖女,心中满是绝望,暗忖道:“你老兄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也是目前与我最为亲密的人。我叶尘此番若是能够逃脱,定会将你老兄交待的事情办妥。并且你的妻女老母,我一定会妥善安置,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便保证让他们能够过着好日子。”

玉道香从殿堂出来时,手中多了一个木盒,里面放着刚刚在殿堂中浸过毒汁,闪烁着乌黑光泽的一百零八根细针。

她看着叶尘,先是甜甜一笑,迷人之极,让此时此刻的叶尘都禁不住一阵恍惚,然后便当着叶尘的面,开始布置自己杀人‘道具’或者说陷阱。

不知玉道香是有意,还是无意,让叶尘目睹了整个过程,使得叶尘为此女的狠辣和视生命为草芥的态度,感到心寒无比。

一百零八根毒针全部以特殊的方式进入了刘南身体,而那枚本来属于叶尘的天星玉佩再次挂在了叶尘的脖子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