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小子最新章节陶毅朱老根在哪看?

小说:茅山小子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风雪虞人

角色:陶毅朱老根

简介:茅山陶毅修道十八载,艺成走天下,携宝剑,捧罗盘,瞬息之间收妖伏魔,斗鬼王,下古墓,邂洛神,与众仙笑谈人间,结伙伴闯地府,解救异界之劳苦…..

书评专区

民国投机者:看似亲共,实则黑共;看似反蒋,实则洗蒋。投机两字很明白的告诉了读者作者屁股是站在金融买办寡头那边的。垃圾不足以形容这本书,站G党就站,别打着理客中的幌子卖屁股。和韦伯的大明1830一样的尿性。

仙箓:文笔上佳,好书突然想起来我在这有书单。没想到评论区有一堆nt,先声夺人疯狂一星被打脸之后,疯狂在评论区蹦跶。还有一群被打了脸之后,抱着面子疯狂狡辩的狗。

阴影王座:耐着性子看完了第一个副本,感觉非常非常干。文笔,剧情都在中上水准,但是没有什么让人看下去的爽点。对于现在快餐流的行情大势来说不是很有趣的文……

茅山小子

《茅山小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陶毅坐罢,身边的一位老姆就问道;“娃娃,你是那户人家的后生呀!”

陶毅因为本地话不是说的的很顺畅,所以就打腔到是朱老根村长的远房表侄子。老姆听完念叨:“原来是朱老倌的亲戚,难怪那么眼生。”

随即陶毅就看向那几个龙飞凤舞的道士了,陶毅暗中窥视了一番,发现这几个的法术气息非常微弱,估测就是些不知名门派的俗家弟子,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统的道士,估计开天眼都不会,还期望会捉什么妖,随后陶毅就对那几个道士没什么兴趣了,而坐在不远处的和尚们则引来了他的兴趣,那些和尚没有交头接耳也不像其余人那么嘈杂,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打坐,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只是陶毅探试后发现也没有什么法术气息,看样子这些道人和佛门的人都是普通人。

也难怪,现在社会物欲横流,有哪几个能够静心静气的下来修行,修行之路千辛万苦,而且修行之人会有五弊三缺之命理,所谓五弊就是“鳏、寡、孤、独”,三缺是“钱、命、权”。万事万物自有其命运,而道人所做的就是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的本来规则,这就触犯了天条,改变了因果,那就会为自己招来无妄之灾,道家讲究因果造化,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天道昭昭,因果循环,道人改变他人因果,那么降于他人的因果就会反降于插手之人身上,道人身上大多以五弊三缺的形式体现出来。

所以有些事情,道人也不是想插手就插手的,除非是违反了天道伦常之事,这种事情道人插手虽然会招来因果,但是会以另一种功德的形式反馈出来,以此来抵消天道的惩罚,“功大于过”那么就是正反馈,这就是正义之事,需要修道之人去维护。

陶毅在整个庙宇的前前后后都逛了一遍,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和大家聊了两句就独自回朱老村长家了,来到院子里看到那棵槐树精没有任何气息的外漏,看样子应该是沉睡修炼了。

几日后·······。

陶毅像往常一样,一直在朱老村长家打坐修炼也没有到处乱走,就这样一直打坐到了晚上,陶毅刚准备出房门去吃晚饭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院内的大黄狗狂吠呜咽,不仅是朱老村长一家的狗,几乎家家户户的狗都在发出同样声音,狗能通晓阴阳,可以看见人们看不到的东西,此时老村长一家听到狗的叫声也心生恐惧,这吠声像是一种发自远古的号角,其实这是狗在向所有人预警。陶毅自觉肯定出了什么事,所以就交代他们一家不要外出,随后拿起包囊在每个房梁上都贴了镇宅符和每人给了一张护身符,然后就快速走了出去。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晶,水灵现形,通天达地速现真形,吾奉三茅真君律令,急急如律令!”刚到院外打开了天眼,一看就发现村子的西头有浓密的阴气漂浮在半空中,而且阴气是渐渐的向这边蔓延过来,联想到前几日老村长的话,没猜错的话今日就是那庙宇要宴请百鬼日子了,看样子这周边的孤魂野鬼都收到了消息,全都兴冲冲的来了,毕竟这种好事对于那些没有收到阳间亲人祭品的鬼是一年也难遇到一次,陶毅想到那几个道人和尚没有任何法术气息就为那些围观群众担心,此时是希望那些围观的人越少越好,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出事。

“这么多孤魂野鬼应该有鬼差押送吧,不然肯定乱套,土地应该会上报城隍庙,然后城隍向酆都城禀报,然后酆都城的大佬就会派鬼差或者阴兵上来。”

想必,为了保险起见,陶毅还是准备去看看到底有没有鬼差押送。于是陶毅背起包囊就向村子西头走去,半道上没有任何人影哪怕小动物此时也是行踪难觅,都躲在自己的洞穴之中不敢出来,可想这阴气是多么厉害,唯一有的就是诡异乌鸦叫声,乌鸦一般都是喜阴的东西,陶毅不紧不慢的向阴气浓密地方走去。

“兄弟,你看那竟然还有个活人向这边走来,难道他不怕阴气嘛,我们这么多鬼。”

“看那年轻人,多好年华,我要是他现在一定好好工作,再也不赌博不酗酒不打老婆,可惜我们现在都做了鬼,而且是无主的孤魂野鬼,阴司不收,阳间没有亲人祭奠,横死的都得不到好的下场,连做鬼都还这么惨·······”。

浩浩荡荡的孤魂野鬼们向着岩石村进发,除了一些修为不错的在交头接耳讨论赴宴外,其余大部分都是普通的鬼,死了没多久,一个个都哭丧着脸,低着头也看不出喜怒哀乐,处于队伍最前面的两个出车祸撞死的鬼则在哪里讨论陶毅和自己阳世的悲惨命运。

眼看陶毅一步步就要与赴宴的百鬼队伍相遇,那两个鬼虽然在阳世都是在底层生活,但是做了鬼了也知道了一些天地大道,凡人是看不见他们,只要他们不要故意现形,不管怎么和他们大声说话都听不见也看不见,所以此时他们就有了想捉弄下陶毅的想法,他们刚在讨论该怎么避开鬼差捉弄下陶毅的时候,陶毅就到了跟前,于是其中一个死的比较难看,脑瓜都裂开的故意在陶毅面前现形,做出一些恐怖的表情,可是陶毅看到那个鬼的时候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像看傻逼的眼神看了一下就往后面鬼差的地方走了过去。

“喂,我是鬼誒,至少给我点面子有点表示吧”。

那个鬼一直在哪里大叫大喊,像泼妇一样,陶毅实在忍受不住了,把自己天师的修为释放出来,道家的浩然正气蔓延在整个赴宴百鬼队伍的时候,整个队伍都受到了强烈的波及,刚还大喊大叫的裂头鬼像没气的气球一样,焉了吧唧的,整个队伍的鬼都此时变得老实起来,刚才那几个修为不错的鬼此时也变得老实了,遇到陶毅这么厉害的法师,普通的鬼更是大气都不敢踹一下。

此时后面的几个鬼差也发现了异常,马上有两个鬼差上来查看,鬼差也分为三六九等,最普通的鬼差就是平时外出勾魂的鬼差,而等级高一点的则是各司殿衙门的专属鬼差,他们一般不轻易出去,再高一点的鬼差就是类似黑白无常等级的了,那都是在阴司有一定地位的鬼差,当然各个等级鬼差也是有高低之分的,有些修为不行,但是脑子灵活是一些大佬身边的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