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阴阳师最新更新吴磊吴文小说怎么看?

小说:最后的阴阳师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骑马采红杏

角色:吴磊吴文

简介:失踪了二十年的爷爷突然回到家中,不仅带着钱,还带着死亡
他回来的当天,奶奶死了
他回来的第二天,二叔死了
他回来的第四天,二婶和她腹中的胎儿死了…爸妈只以为是意外,我却亲眼见到了恐怖的一幕
爷爷,他是……

书评专区

末世航海家:幼苗,生物进化版末世。文笔好,剧情合理,人物智商在线,据说作者要开四人后宫团。

基甲彪汉:麻烦的类似书,设定新奇可惜文笔还是2000年的套路

足球豪门:把这本放上来就是告诉大家,这本不是足球小说,这本作为足球小说是一本剧毒、作为都市小说也是小白到极点的烂书。这个作者关于足球的方方面面都很了解,却总会围绕着女人来写。喜欢足球的朋友不要污染眼睛

最后的阴阳师

《最后的阴阳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我悄悄地躲在了旁边的灌木丛后边,观察着爷爷的举动。爷爷跪在地面上,显得十分愧疚,看样子二叔的死似乎和他有关。

突然,爷爷抱住了那已经被劈断的大槐树,老泪纵横的低泣道:“老二啊,老二,爹其实也不想害你,只是我当年一时贪心,做了不该做的事儿,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今天要是你不死,爹就得死啊!都是我的错,爹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也要补偿你!”

爷爷抱着大槐树,哭得似乎有些发晕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神志不清。但从他的话中我也可以听出,他一定是在外边招惹上了什么事情,才回来避难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他的亲人,他就是真的在外边惹了灾祸,至少也应该和我们说出实情。这样我们多少也可以有些准备,现在竟然弄得二叔尸骨无存,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正在那里低着头抱怨着爷爷,但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本来跪在大槐树前边的爷爷竟然不见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我刚才低头根本就不到两秒钟,而对面又比较空旷,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爷爷到底去哪里了呢?

我再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仍旧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见。我突然感觉我这个爷爷似乎不太一般,继续呆在这里不一定会出现什么事情,我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不过回去的时候我长了个心眼,没有按照来时的路,而是钻一条村里的小道,这样速度可以快上许多。

当我回到家中的时候,我还特意去爷爷房里看一看,发现他果然不在房间,那么刚才我所看见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后院传来了扑通一声,好像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我心里突然一惊,手忙脚乱的朝着后院跑去。奶奶去世得太过突然,我们只能在后院一间小屋做为简易的灵堂,安放她老人家的尸体。

今天我和父亲累了一天,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就让大表哥暂时帮忙守灵。我大表哥平时一直粗心大意,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吧?

我心里就怕坏事,可我过去之后,发现还真的出事儿了。我看见我大表哥已经倒在灵堂外边,旁边还丢着一根棍子,估计是被人打晕了。

而在那灵堂里边,老旧的白炽灯已经被打开,发出了昏暗的光。而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他在那里一直不知道忙活着什么,不行,我必须得过去看看!

我现在没有时间管我大表哥,只能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灵堂旁边,轻轻地捅破了一块窗户纸,想看看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在灵堂之内,除了奶奶那脸色发青的尸体,竟然还多了一个人!

这家伙穿着一身诡异的黑色斗篷,斗篷的帽子很大,扣住了他的脸,我无法看清他是谁。只见他一只手拿着一个墨绿色的砚台,另一只手拿着一支白色笔杆的毛笔,不知道要干什么。

砚台毛笔我见过,但是这种颜色和样式的砚台和毛笔,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仔细一看,那个砚台上边好像雕刻着一个龇牙咧嘴的猛兽,面目非常狰狞。毛笔的杆似乎也不是平凡之物,不像是普通的竹子或者木头,而像是某种动物的骨骼,散发着一种诡异的白光。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放下了砚台和毛笔,竟然开始脱奶奶的衣服。不多时候,奶奶已经被他脱得一丝不挂。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这分明是在亵渎奶奶的尸体!我实在有些忍不住,就想出去制止这个家伙,但此时我心中却充满了无尽的好奇,非常想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或许只要继续看下去,我就可以解开心中全部的谜团。

脱掉奶奶的衣服之后,那个家伙突然后退了两步,恭恭敬敬的对着奶奶的尸体鞠了三个躬,然后开口说道:“老婆子,我对不起你。我二十年没有回来,就是怕连累你们,结果最后还是把你们害成了这个样子,让我最后送你一程吧!”

听到他的声音,我心里突然一惊,这种声音和语气,根本就是爷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抄小路走,为什么他比我还快?而且他又是什么时候换上这身衣服?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让我难以置信,我现在只想继续看下去,看看爷爷到底要干什么!

突然,爷爷又从黑色斗篷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那瓶子里面的东西是乌黑的液体,看起来好像是墨汁,但是又好像比墨汁粘稠许多。

这个时候,他慢慢的打开了那个小瓶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倒在砚台里面,那些乌黑的液体刚刚流出,一股非常刺鼻的臭味马上就朝着我扑面而来。这种臭味有点像腐肉,里面散发着一股腥气,真是让人作呕。

我本能的捂住自己的鼻子,继续观察里面的状况。

等把这黑色的液体倒出来之后,他又拿出了一把小刀,用力的在自己的手掌心一划,血液哗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他没有浪费一滴血液,把血液都流入砚台之中。随后他又拿着那支毛笔,慢慢的把那黑色的液体和自己的血液调和均匀,很快一种暗紫色的液体出现了。

看见了那暗紫色的液体,爷爷竟然又不禁发出一声冷笑,之后他拿着毛笔,蘸着那些暗紫色的液体,开始在奶奶身上画着一些莫名其妙的符号。

这些符号歪歪扭扭,我完全看不出来它们到底是什么,只是有的地方比较像汉字,但仍旧晦涩难认。

爷爷的手法似乎非常娴熟,他把那支特殊的毛笔上下纷飞,没过多久,奶奶身上已经布满了这些暗紫色的符号。

画这些符号之后,爷爷又走到了奶奶的头部,再次拿起那支毛笔,在她的额头上画上了第三只眼睛。他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一切完工之后,他竟然在哪里满意的说道:“现在是万事俱备,只差东风了!”

他把手放到了兜里,又摸出了刚才的那把小刀,他把刀握在双手中间,然后高高的举起。直接瞄准了奶奶我头上画的那只眼睛,猛得就刺了下去!

我实在不敢继续往下看那血腥的场面,被吓得连连后退,我现在双腿发软,特别想喊救命。但是我却不能喊,要是真的喊出来,那我就真没命了!

不过我刚后退了几步,突然感觉一只有力的大手推住了我,我回头一看,推住我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我的爷爷。

此时爷爷身后还跟着爸爸,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爷爷刚才明明在灵堂里,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为什么爸爸也和他在一起?

爷爷看见一脸惊恐的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孙子,你不在屋里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我现在已经完全懵了,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刚才看到的应该不是假的,自然对爷爷有些戒备。

迟疑片刻,我只能对他们反问道:“爸爸,爷爷,你们俩过来干什么啊?”

爸爸听见了我话,弹了我一下脑袋说道:“你这孩子是不是睡糊涂了,不是说好了,晚上一点我过来替你大表哥守夜吗?对了,你大表哥呢?”

我侧身一看,刚才被打晕的大表哥已经不在院子当中,他到底去哪里了?

可就在我爸喊了两声之后,我大表哥居然睡眼惺忪的从旁边一个稻草堆爬了出来。

爷爷看见这种状况,马上揪着耳朵对大表哥骂道:“大城子,你又偷懒!不好好守灵,居然睡觉!”

大表哥被爷爷一顿骂,根本不敢还嘴,爷爷摆摆手示意让他回去,打算让爸爸继续守灵。

不过我现在根本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大表哥明明被人袭击,怎么现在又好好的呢?

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爸爸已经对我说道:“小磊,回去睡,早上五点过来替我。”

爸爸转身要进灵堂,我回身一看,灵堂刚才亮着的灯竟然也灭了。我现在心中越来越疑惑,不行,我一定要搞个清楚。

我马上跑到爸爸身前说道:“爸爸,我也想看看奶奶。”

爸爸只以为我思念奶奶,就没有阻止我,带着我进入了灵堂之中。

电灯打开之后,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奶奶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里。奶奶身上没有任何上伤,也没有任何符号。

这到底是什么状况,莫非我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