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最新更新花芷 顾晏惜小说怎么看?

小说: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空留

角色:花芷 顾晏惜

简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存亡之际,沉寂了15年的花芷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抛头露面是常态,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
她做好了家族反目成仇、背刺刀子的心里建设,也做好了青灯古佛、孤独终老的准备,
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出征前表白心意许我终身——奇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我?!

书评专区

绝对死亡游戏:游戏部分非常好,现实部分除了**局长一段其他也很好,希望现实别写崩就好了

大梦主:没看评论不知道是定制文,但平心而论,还是能看的下去。现在很多文章,根本看不下去。

海妖:很久以前看的了,不怎么记得了(这可是当年非常有名的女强文(笑)。可翻本书其他评论定夺…大航海背景,女主凭本事上船。应该背景还算考究,代入感较强。我记得男女主是有年龄差的…

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

《苟了15年,我成为家里顶梁柱》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该带的人带走了,人呼啦啦的退了出去,来福公公留在最后:“老夫人,您只有一个时辰收拾东西,这已经是皇上额外开恩,请您早做准备。”

“是,老身谢皇上恩典,一定在时辰内带着老小离开。”

等来福也走了,花老夫人再也撑不住软倒了身体,身边的人手忙脚乱的扶住她,跟随老夫人几十年的苏嬷嬷用力掐老夫人的人中,老夫人悠悠转醒。

看着一屋子神情惶然的女人孩子,老夫人惨笑,眼角滑下泪来,要么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要么是只知计较眼前得失的妇人,花家这一劫,可要怎么跨过去。

花芷看着泪流不止的祖母心下酸涩不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祖母流泪,不管什么时候祖母都是从容的,好像只要她在那里就什么事都不会有,而现在祖母也被这巨大的变故冲垮了,花家彻底没了可庇护的人。

环顾四周,花家四房夫人里大夫人出了名的柔弱多愁善感,看着满地的枯叶都要哭一场的人,这种时候压根不能指望她。

二房因为是庶出,在家没有话语权,就是有心出这个头祖母也绝不会同意,其他几房也不会让一个庶出的压到她们头上。

三夫人是花家几个媳妇里出身最低的,她的出身也决定了她的眼界不可能撑得起如今风雨飘摇的花家,更何况好不容易得来的嫡子被带走,还不知道要多久才缓得过来。

花芷其实很看好四夫人,不论出身还是眼界都够,只是……

看着她已经显怀的肚子花芷苦笑,要是平时还可以拼一拼,最多她在背后出出主意便是,但如今怎么能让一个孕妇来承受这些压力。

偌大个百年世家,临到头来却没一个能撑得住场面的人,可见花家的男人并没有堕了祖宗威名,可这一代的女眷却着实差得太远。

花芷心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曾经被逼得心硬如铁,原以为这辈子可以安安稳稳的活到老,如今却又被逼得要走上女强人的路子,还是大环境如此的情况下,但愿她的下场不会太惨。

把弟弟拉到母亲身边扶着她,花芷松开手上前,花柏林心头一跳,轻声喊了声,“长姐!”

花芷回头笑了笑,满眼无奈,“照看好娘。”

花柏林现在还不懂这个眼神里包含了什么情绪,只觉得心里难受得不行,当他渐渐长大后他才知道当时姐姐是抱着付出什么代价去出的那个头,也才知道自己那时的难受其实是因为心疼。

花芷挤开人群上前几步蹲到祖母跟前,迎着祖母的视线温声问,“祖母,您信我吗?”

信吗?老夫人抬手摸摸大孙女的脸,“你是我花家的子孙。”

因为你是我花家子孙,我当然信你!

花芷点头,“那您暂时把管家权交给我吧。”

老夫人静静的看她片刻,惊喜地发现她的眼中没有丝毫其他人身上显而易见的害怕惊慌,是了,这是老太爷亲手教导出来的孙女。

“好,花家这一屋子老弱妇孺都交给你。”

花芷笑了笑,站起来面对众人,“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现在请所有人回去把你们认为应该带上的东西尽可能的带上,我们先离开这里。”

二夫人迟疑了一下,问,“离开这里……去哪里?”

“不管去哪里我们都得先离开。”花芷毫不迟疑的回复她,也是回复所有人,“这是从二品大员的官邸,祖父被夺职,我们自然没了住在这里的资格。”

“去城南的宅子。”老夫人接过话,“那里不会被封。”

没人问为什么那里不会被封,有人拿了主意,已经被吓破胆的女人们只求有个安稳去处。

“记得把祖父父亲他们冬日里用的护膝护腕戴上,动作要快。”

谁也没敢在这事上犯迷糊,就是大夫人也都紧紧牵着差一点就被带走的儿子回去收拾了。

花芷回头要说什么,老夫人就先发话了,那神情看起来竟然松快了些,“你也快去收拾吧,就是为了花家我也会撑住。”

“留着人才能图以后,祖母,这一局并非就此定乾坤,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花芷福了一福,带着几个丫鬟快步离开,一个时辰,真的不多。

老夫人捂着眼睛突然笑了,“之前我一直不能理解老太爷为什么放着家里其他优秀的孙辈不教导却那么疼爱芷儿,不就是乖了点吗?哪家这样的姑娘也不少,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老太爷没有走眼,是我走眼了。”

“可不,婢子之前也没瞧出来大姑娘有这魄力。”

“走吧,扶我回去,时间不多了。”

花芷一进自己的院子就连声吩咐,“东西都掏出来,分成五份,我们一人身上放一份,四季衣服尽量多带上一些,其他东西你们看着能用得上的都带上。”

进了屋,各人分别去忙活,念秋边打包边问,“我们出去会不会被搜身?”

“应该不会,已经抄过一次家了,那些人肯定认为就算我们藏下了一些东西也不会有多少,没人会为了这么点东西引来太后的不满。”

念秋恍然,“是了,花府女眷可是太后保下来的,如果他们要搜我们的身那不是不给太后脸面吗?”

花芷走到拔步床里边,柜子是打开的,一柜子的书也有翻动的痕迹,大概是看里边有没有夹的银票,地上还掉了两本。

她从里面找出三本放进包袱里,然后也不再收拾东西,坐到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

祖父和父亲同朝同官,肯定是当场就被扒了官服立刻流放上路,同时禁卫出发前来花府抄家,抄家的时间加起来有一个时辰左右,前前后后的时间都算上,祖父上路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她得做点准备,祖父不能就这么走,北地冷得早,等他们到那里估计就冷起来了,而现在祖父穿的还是薄衫……

揉了揉额头,花芷闭着眼睛一一盘算,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