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盗墓贼最新更新计明托尔斯泰小说怎么看?

小说:仙界盗墓贼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城外

角色:计明托尔斯泰

简介:当计明披着星空下穿越轮回的光辉降临在这个仙神来往的大时代,他望着眼前处处隆起的仙坟搓了搓手
“开mu是一门艺术,让无数蒙尘的明珠重现光明
”这是一个倒dou的地球穿越者在仙界干回老本行,并一步步被人称之为魔的故事
“啖食众生者是魔行?”仙界的人摆摆手,“不,计明出现便是魔行

书评专区

不良龙王:男主文无cp,就喜欢这样不带感情线,然后一群小伙伴全世界搞风搞雨的故事。剧情流畅欢乐,整个佣兵团的人我都喜!人物塑造棒的,说起来安德鲁一直在作者的各个文里打酱油,也是很敬业了(x)

史上第一混乱:这个无法分类,整个网络小说中独具一格,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适合新老读者。

升龙道:血红写的最好的一本

仙界盗墓贼

《仙界盗墓贼》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棺里的尸身

咚!

计明跳跃落地。

他将手臂上的铁爪收起,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数十丈岩壁。

这岩壁滑腻平整,除了仙人,一般的武林高手还真的无法进入,难怪进入这峡谷时没有遇到任何禁制或阻挡,想来是建墓之人从没有想过,会有太玄宗以外的人能够进入此地。

此刻的峡谷阴风阵阵,如阴鬼哭嚎,一棵棵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受阴风所致,树冠随风行影绰绰,在黑暗中又如百鬼夜行。

计明将微型手电筒攥在手中,又从包裹中取出军用强光电筒别在腰间。此刻情形危机不明,不能贸然以强光照射,以免出什么意外状况。

远方蓦然亮起一道幽幽青光,计明一晃眼就知道,正是鬼火。鬼火本是一种化学反应,所以他并不理会,低下头正要再向前,后背突然升起一股寒意。

计明缓缓抬头,再看向方才见到的那一团‘鬼火’。一瞬间,大汗淋漓!

鬼火幽幽,青光泛起,随着阴风漂泊,莹莹火光中闪烁着一张变幻莫测的人脸,就像一颗在天地间无依漂流的人头。

“呜——”

从计明背后又过去一阵阴风,他浑身一个激灵,背后已经湿透了。

倒斗以来,他见过的奇诡怪事不知几何,似眼前这种景象,却是他闻所未闻。

计明却步,在空荡荡寥寥无边的峡谷中,脚下犹如生根,他咽了咽唾沫,按捺下忐忑紧张,低低宣了一声佛号壮了壮胆子,然后侧身走了一步。

计明每走一趟墓,都深知进墓之前,脑袋就要别在裤腰带上,等什么时候从墓里走出来,脑袋才真正是自己的。如果是常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一定已经吓死过去,但他不同,死死咬着倒斗这一行的规矩和道理:不论眼前的景象瞧上去多么唬人可怖,只要没吃了你的本事,就大胆地往前走。

计明一步步远离那团‘鬼火’,见鬼火里映照的那团人脸虽然神情变幻,双目始终空洞,也没有其他什么异象发生。他稍稍安心,同时暗暗猜测这鬼火形成的缘由。

“难道说,这个世界的鬼火与前世的确有所差别?”

胖子接连走了数十步,看到鬼火依旧毫无变化,长呼口气笑了一声,大步向远方走去。

在他身后,鬼火中的那张人脸,两只眸子里蓦地跳出一团青色的火焰,扯出一丝可怖的猖狂的笑意。

半个小时后。

胖子站在一座小小的土包上,借着望远镜看向最近的那一道棺椁。棺有丈许长,通体暗红,不知是以什么木材所制,看上去十分厚重,两侧雕刻的图腾倒是极其简单,是一柄造型奇特的长剑。

“棺上刻剑,这倒是新鲜,以前还没见过。”计明跳下土包,大步向那道棺椁走去。

两千米的距离,算不上远,步子稍急一点,也就十分钟。

在远处看那木棺时,计明已经能够看出它的巨大,此刻到了近前,他才真切察觉出这木棺扑面而来的雄浑气势。

计明站在棺椁三米之外,他没有上前,是因为这棺椁外立着五面符旗,旗上各有金木水火土五个大字,符旗之下是一条条刻好的印记和不知名的符文。

“又是这些线条。”他看不出这些符文和外面通道中那些线条的区别,总觉得它们有一定用途,但是走到这里也没有觉察出任何异常,就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太玄宗的门人,也喜欢玩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胖子蹲在地上仔细瞧着这线条,一伸手将一颗石子丢了进去。

咕噜噜。

石子滚了几圈,除此之外没什么动静。

他只顾着研究脚下的这些符文,没有注意到身后悄无声息聚来几个不速之客。

一朵又一朵鬼火飘荡在他的脑后,鬼火中的人脸各不相同,犹如无形无相的头颅,它们脸上满是说不出的迷醉之色。

计明蹲在地上许久,决定向前踏一步试试,于是缓缓起身。在他脑后的几朵鬼火飘了飘,轻轻摇曳,光芒晦暗,其中的人脸张牙舞爪神情狰狞。

借着着微型电筒的光芒,他特意避过了地上的那些线条,缓缓踏出一步。

吧嗒。脚步轻轻落地。

计明已经准备好了应对将要发生的所有异状。

一秒。两秒。

漫长而短暂的等待后,依然只有绝对的安静。计明重重低头啐了一口,“又**是唬人的摆设!”

正要抬头,他看到了地面映照的幽幽绿光,心里咯噔一跳。

计明猛然回头,正见几张鬼脸就在眼前,饶是他平时自诩胆大包天,在这阴暗峡谷中,骤见几颗头颅般的鬼火就在眼前,也不由失声变色,连连后退两步!

在他退入符文中后,几团鬼火浮在符文之外悠悠飘荡,却没有上前。

计明按捺住撒腿奔逃的冲动,回头看一眼棺椁,壮着胆子后退几步,见那几团鬼火无动于衷,这才略微放心。那几团鬼火似乎对这符文有些惧怕,因此才不敢上前,偏偏这符文对计明又没有任何作用。

他心里生出疑惑:难道说这些符旗和纹路,就是为了防这些鬼火?

他回头看向棺椁,心头又生出一丝激动。

倒斗以来遇到的危机不知凡几,有些时候也会有性命之忧,但对他而言,只要开了棺,那之前受的罪就都不算什么。

计明走到棺椁之前,从背包里取出一对儿极薄的手套。他的心底略有忐忑,低低的,快速地自语,“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小心,万一里面蹦出一个粽子,今天这二两肉就得交代在这。”

一切的工具,都已经准备妥当。

计明绕着棺椁转了一圈,拍了拍棺盖,再一用力,一声闷哼将棺盖猛推一寸。轰然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峡谷里四下回荡,木棺微微震动。

计明有点激动,拍了拍手,这次屏气凝神,一鼓作气推了出去!

嘭!棺盖落地!

他踢了棺盖一脚,嘿然笑了一声,“这木棺瞧着厚重,倒也算不得多沉,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材质。”

这才探着脑袋向棺内看去。

棺里是一个身形枯瘦的老头,穿着一身长衣素服,尖嘴猴腮鹰钩鼻,即便此刻了无声息,也能看出几分阴鹫来。

计明的目光从老头身上移到一侧,只见这偌大棺椁里,除了老头的尸身,就是些计明从未见过的小物件。

他不急着先去瞧棺椁里的物件,后退两步躬身向棺椁里的老人拜了拜,焚了三炷香,嘴里念念有词,“今华夏鬼谷子一派三百二十一代传人计明,来此探望老前辈,借棺中宝物一用,借一半留一半,日后必年年焚香,处处拜祭,若是不小心犯了您的忌讳,切莫怪罪,切莫怪罪。”

他将焚好的三炷香以随身带着的香炉定好,晃身一共拜了九拜,这才又来到棺前。

一伸手,将尸身头顶的一个剑鞘取了出来。

从上到下,数十个小物件,从头到脚,各种玉简法器,虽然计明不知怎么使用,但先带在身上总没什么坏处。

棺椁之前,三炷香上方的烟袅袅婷婷,一缕缕飘进了棺中老者尸身的鼻端。

不知过了多久,计明将自认为贵重的东西取了大半,将背包塞得极满时,忽觉得一堵阴影出现。

计明抬头。

“啊!”

空旷无人的峡谷里,计明的惨叫回荡不止,裹挟在鬼哭般的阴风里,更有几分异样的可怖。

本该躺在棺中的老人,此刻正端坐在棺前,睁开两道狭长的眼睛紧紧盯着计明,散发着幽幽绿光。

恍如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