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圣杨真强主角在哪里看?

小说:桃运小仙医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

角色:陈圣杨真强

简介:苦逼高三党陈圣意外获得了《九穹万道至高无上帝功》,开始了别具一格的修仙路
一个能当他爸的男人噗通跪地上:“医仙,救救我爹吧!”
陈圣万般无奈
我懂个鬼的医术?我就是个修仙的啊!

书评专区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无智,看不懂了,属下都是个顶个的大魔头,稍微一唬,纳头便拜,忠心耿耿

乱清:某些读者的三观已经扭曲到一定境界了,原来“什么扬州七日嘉定三屠”之类都是很正常的事,“非要把这作为反清的一个理由的话未免就太过勉强了”,真是神论。

贤者时间:估计要扑街

桃运小仙医

《桃运小仙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接下来下课、午休空闲之余,陈圣基本上都坐在位置上默默运转那缕精气。

学校人多,气息浑浊得很。

但下定决心后的陈圣,再次运转一个小周天,速度却快了很多。

就连原本针一样细的那缕精气,也发展成了小拇指粗。

刚放学,腹中一阵绞痛。

等解决完“头等大事”之后,在巨臭无比的厕所隔间里,陈圣发现,他能内视了。

五脏六腑虽然看不真切,但能真实感觉到。

他的肝、脾等几块地方都蒙着一层阴影。

大概是长时间抑郁导致的。

陈圣尝试催动那缕精气,轻轻松松疏散了那片阴影。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阴影一散,人忽然轻松了不少。

走出厕所,陈圣怅然叹了口气。

要是这无上帝功早点到手,或许老妈也不会这么走了……

刚回教室准备拿包走人。

忽然,班主任匆匆走了进来。

“陈圣,你爸工地打来电话,他晕倒了,正被送往第三医院。”

嗡!

大脑一下子懵了。

下一刻,陈圣拿起包冲向校门。

留下教室里不少人面面相觑:“他什么时候跑那么快了?”

连王胖子都眉头紧皱:“人的潜能是无限的,现在只希望老陈他爸别出事。”

刚一出校门,经过昨天那个小巷时。

杨真强的声音再次响起。

“站住!”

这次,他身后跟了十几个人,有的还是社会人士。

显然昨天吃了亏,令他恼羞成怒。

“滚!”

陈圣救人心切,根本无心逗留。

老爸虽然对他非打即骂,可毕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亲人了。

一排人,呼啦啦围了上来。

“着什么急啊?你妈不是已经死了么?”

“怎么,你爸也出事了啊?”

话音未落,陈圣一拳直接轮了过去。

这一拳快如闪电,直接击中杨真强的脸。

人直接栽倒。

下一刻,陈圣一脚踹飞拦在前路的一个飞机头混混,鸟也不鸟他们,狂奔离开。

原地,十来个人竟没第一时间暴怒。

他们看向飞机头。

就一脚,竟直接把人踹飞五六米!

剩下几个被拉来的混混,看向倒地哀嚎的杨真强:“这就是你说的,弱鸡?”

“姓杨的,你他妈耍我们呐!”

只有飞机头和杨真强,骂骂咧咧,放着狠话。

“陈圣,你死定了!”

……

陈圣第一时间赶到江城第三医院急诊科。

远远就看到走廊过道的椅子上,躺着的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中年男人。

衣服上都是泥水,头发也脏得不行。

昨晚还能给一巴掌的父亲,此时双目紧闭,不省人事。

陈圣眼眶瞬间红了。

“医生呢?快来救救我爸!”

他一把抓住路过的一个白大褂胖医生,忙拉到父亲身边。

戴着眼镜的胖医生冷冷瞥了一眼,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挂号了吗?交钱了吗?医院又不是做慈善的,不交钱谁给你看病。”

陈圣大怒:“都说医者仁心,你的仁心呢?”

胖医生笑了。

“有空在这冲我大呼小叫,不如赶紧去交钱。没钱就赶紧滚!”

“我还嫌脏了我们医院的椅子!”

路过的一个护士也冷笑嘲讽:

“气成这样?小子,当儿女的不想让爸妈受罪,就得往上爬,**。”

“像你这个样在医院闹事,只会被赶出去。”

说着,就要叫保安把人赶走。

陈圣气得磨牙。

可是钱,他真的没有!

从母亲患病到去世,家里砸锅卖铁,还背了十多万的债。

连他现在饭卡里的钱,都是秦书瑶偷偷充的。

就在这时,身后椅子上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儿子,别闹。”

“爸!”

陈圣转身看向父亲陈建山。

只见父亲挣扎着,缓慢坐起来,依旧板着一张脸。

“我没事,走吧。”

“爸,你都晕过去了!得住院做检查!”

说着,陈圣全力运转体内那缕精气。

大概是情绪激动,有一瞬间,他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

面前男人的头颅居然清晰可见!

他居然能透视了!

只不过,只看了一眼,精气瞬间消耗殆尽。

紧接着大脑无比的刺痛!

他只来得及看到,父亲脑深处有几根血管,血液堵塞几乎不流动。

“爸,你这是轻度脑血栓。”

估计是接到了老班那个电话,被气得……

听到这话,胖医生笑了。

“看一眼就能诊断,我看你才是没十年脑血栓做不到这么自信。”

“你知道轻度脑血栓什么症状吗?”

“都晕倒的程度,哪能是轻度,恐怕都得开颅!”

根本没人信他。

父亲沉默了片刻,艰难起身。

“走吧,我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

陈圣知道父亲的脾气。

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回到家后,父亲就洗漱了一下,吃了包泡面,睡了。

陈圣脑海中全是母亲最后放弃治疗的样子,还有刚才老爸什么也不说,离开医院的样子。

电影说得对,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老爸从始至终,没有提到班主任那通电话。

夜里。

陈圣悄悄来到父亲床前。

既然他现在引气入体,那缕精气能帮他驱散阴影,想必也能给老爸疏通血管。

他注意力高度集中,全神贯注运转起小周天。

而后,尝试着将那缕精气,带出体内,注入父亲脑中。

大脑不断地刺痛。

浑身大汗淋漓。

以陈圣现在的“修为水平”,这么做绝对是透支。

但在静谧的夜里,微弱的荧光始终若隐若现。

翌日清晨。

陈建山醒来时,只觉得神清气爽,从来没睡得这么舒服过。

起身,浑身有劲。

下床时,脚边有一滩水渍。

他有些疑惑,但没在意。

今天是礼拜天,儿子这个点肯定还在睡觉。

他悄悄进陈圣的卧室看了一眼。

不知怎么的,儿子面色惨白,无比憔悴。

陈建山心头有些愧疚,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转身离家。

等九点半,门外有人敲门。

陈圣挣扎着起身,大脑昏昏沉沉。

开门,是对门的秦书瑶。

秦书瑶家很有钱,是江城有名的商贾。

只不过为了女儿高三备考,这才租了离学校最近这个小区的房子。

“陈圣,你怎么回事?脸色好难看!”

陈圣摆摆手,回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秦书瑶自觉地走了进来,调侃他:“怎么,你修仙啦?”

“是啊,一晚上没睡,净修仙了。”

简单问候了一下伯父后,秦书瑶送上包子豆浆。

“昨天你说让我帮你补课的,在这里补吗?”

陈圣扫了一眼逼仄的家里,顿了顿。

“去图书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