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开局成为元始天尊关山烛九阴_关山烛九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洪荒:开局成为元始天尊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半城烟沙

角色:关山烛九阴

简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当他登临绝顶、再望穹苍时,才真正意识到——所谓圣尊的超脱与不灭,只是一个堂皇的谎言
大势之下,你我皆在尘海
高如圣尊,低至砂砾
于天数之中,万物平等,无一例外

书评专区

燕返:最开始看还有意思,后来就变成了做一个接一个任务的游戏NPC,莫名的无趣

当一个人只能穿越三次:这本最大的看点其实是落地时土著们精明似鬼,穿越者屡受挫折。整体来看,私货不少,而且主角想法有点naive,对前景和发展顺序有严重偏差,在不该逞能的地方逞能,在该坚持的地方却不坚持。

[综]东京恋爱养成攻略:强推。之前以为是普通的攻略文一直没看,看了以后惊为天人。让我想起肝心跳回忆GS的岁月,涉及世界有家教,食戟之灵,网王。纲吉超可爱!隐形修罗场也很好,女主可爱,总之去看吧

洪荒:开局成为元始天尊

《洪荒:开局成为元始天尊》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刀笔在深青石板上刻出精美神篆。

每一道回折的刻痕都修整完美、以白色树浆灌填,最后再将石板平面打磨平整、在边角细细琢出藤纹。

如此一番静心雕饰下来。

这一千块默写了清心经的石板,每一块都被打磨得宛若艺术品一般。

终于刻完了最后一个字。

通天痛快地甩开手里的刻刀,一边伸懒腰一边下意识看向玉清那边,却凑巧地正看到玉清平心静气地把自己所有刻写雕饰完的石板一块块摞起好。

“……”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通天面色显得略有一点点古怪。

默经默完还不算,竟然还专门玩这些花样。

所以……

玉清这是早就已经搞定了?

现在还待在这里不出声,是为了陪他一起受罚的意思?

心底莫名有那么一丝丝的窃喜,通天佯装镇定地将目光从玉清那边收回来、继续起了刚才未完成的动作——慢吞吞地将这个懒腰抻完了。

“写完了罢。”

并没有看通天一眼,只是听着那边摔笔和满足叹谓的动静,就知道缘由了。

玉清手里将最后一块石板摞好,才抬眼看向通天。

“——嗯。”

右手在后支撑着身体,通天目光自然落在玉清的脸上,心底的窃喜却仿佛被泼了瓢冷水似地凉了下来。一个“嗯”字也回得百转千折,声音由高到低再到平。

‘大概……不是。’

心中对自己刚刚做出判断发出一声轻嗤。

通天又看了眼玉清默经的石板,用从地上站起来的这一点时间,给自己适才满腹的欢喜于一个最重的打击——‘玉清向来都是这么瞎讲究!’

“呼——”

把囤积在胸口的一口郁气吐了出来,通天拍拍手,扑掉掌心里并不存在的灰尘,眉目一转,深黑的瞳里立刻飞扬起了奕奕神采。

他将身一绕,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玉清面前,嘴角噙着轻松的笑意,愉悦地开口邀请道:“一起到后山走动走动罢!”说到这儿,他还身体力行地摆了摆手臂,震开长袖道。“再不活动,当心落一身灰!”

“……”

指尖将被通天一袖拂乱的鬓发捋至耳后。

玉清以手扶了扶自己脑后束发的长簪,随后起身与通天平视。

深深看了一眼对自己抖“灰”的弟弟,玉清眉梢轻抬,将足后踏,脚下九宫突现——通天见状,眉梢不觉一跳,一句“等等”含在唇间还不及脱出,便觉脑中一阵轻眩!

九宫位移、天色陡转!

日隐月升、星光满天。

耳畔有风吹过……

再远一点,塘中湖水粼光闪闪。

这里是后山的青莲池。

在这池**的大莲台上,就是三清开启灵智的地方。

他们此时,就在湖边的白亭之中。

通天面色微青,脚下一软,跌坐在一片柔软云雾之中——他忍不住用手背抹了抹自己发白的唇,而后狠狠瞪了下玉清,眼里满是控诉。“你是故意的!”

明知道他不喜欢,还带着他瞬移!

“嗯。”

毫无掩饰地微一颔首。

玉清心情颇好地向后一步,坐进云雾拢出的软椅内。

他将左手抬起,指尖自袖口探出,轻轻地一扣。

一只质地透明的小坛于桌上半寸处的虚空中,慢转而现。

坛盖敞开,芳香漫溢。

通天面上怒意稍顿,转瞬却更添三分羞恼——目光游移了下,却仍是忍不住地瞧着玉清慢条斯理地取出一只琉璃杯,坛中的酒就这么倾倒而出,在杯中撞出清凌凌的声响。

那酒在杯中漾出浅浅绯波,有一瓣桃花在其内沉浮,娇艳如初。

“新酿的桃花醉。”

以手抵杯,轻轻一推。

玉清如是轻道,声线因此而带上三分柔软。

“尝一尝?”

“……哼。”

端起酒杯,浅尝一口,酒的醇香轻甜裹着火辣自喉间坠下——通天又喝了第一口,才来得及哼上一声,略带三分含混地对玉清抱怨道。“三千载未出结界……我想出去游玩。”

听闻此言,玉清指端微扣住扶手。

不必衍算。

不必考虑。

撩开眼帘,深黑色的眸子盯住了弟弟。

玉清看着仍在品酒的通天,开口道。“通天。”

“?”

“你还是在家待着罢。”

“……”

“为什么!”

一句问话里,带着几分隐约的委屈。

通天将空了的酒杯搁在桌上,薄唇紧紧抿起,不肯示弱地与玉清对视。

“上次出去,还未尝到教训?”

玉清靠坐在云椅里。

一袭如水如月的白衣将他衬得清皎淡泊。

然而张开口,他那字字句句却都犀利如刀,不给弟弟留半点侥幸的余地。

听闻此言,通天哑然。

这次被长兄责罚,归根究底是他出门跟隔壁巫神打架、回来喝醉后又弄得长兄丹房一团乱,就连最后玉清炼废长兄丹炉,也跟他做得那个诡异梦境有关。

玉清完全算得上是无妄之灾。

他自知理亏,没了继续要求的底气。

眉目间飞扬的神采黯淡下来,通天眉睫低垂,隐带着几分说不出的郁闷,只是嘴里还一边倔强地嘟囔着、一边勾过小酒坛。

“……那你便同我一起去嘛。”

见通天如此,玉清侧了侧头,将落在弟弟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

他略一沉吟,随后无声一叹。

搭在云椅扶手上的指轻轻掐了个法诀,桌上闪过微光。

下一刻,一只圆润如球、通体毛发洁白蓬松的小兽出现在了桌上。

那小兽兀一出现,便在桌上骨碌了两圈儿,似乎有些找不着北。

随后,它顶上两只三角尖耳抖上两抖,长而大的尾巴“嗖”地一下就甩在了身前,被它仅有的两只小爪子抱住,整个身体都在桌子上瑟瑟发抖、一声儿都不敢出。

这是一只“拙”。

遍地都是,不甚稀奇。甚至没有什么自保能力。

在洪荒,这种性情温顺柔软的小东西简直是凶兽天然的食物。

若不是它们繁殖得实在太快,大概早就已经绝种了。

不过它们能在三清的地盘上待这么久,跟它们的温顺和繁殖能力无关——纯粹是因为通天喜欢这些有着柔软蓬松的皮毛和黑亮大眼睛的小东西。

随手采下一颗莲子,将之放在小兽面前。

玉清以指尖轻点一下小兽的脑门儿,盘古遗族的气息轻而易举地就安抚了这只胆小的小兽。

乌溜溜的眼睛悄咪咪地看了眼玉清。

小兽蓬松洁白的长尾颇为纠结地甩了甩,之后却还是灵活地一拧,嗖地一下从身前勾走了那颗莲子,随后一转身,就投入了通天的怀抱中。

——这些小东西也有传承记忆。

虽然通天身上的气息里隐带煞气,不如玉清的气息既清且正。

但对比起隔三差五就会把一批年老的“拙”从家里转移到外面、以维持自家结界内生态平衡的玉清,天生热爱这些体表被皮生物的通天,仍然更受这些小兽们的青睐。

在通天的怀里,这只小东西止住微微的颤栗,两只小小的前爪将刚才玉清投喂的莲子捧住了,埋头吃得开心。

一手托着酒坛的通天见此情景,下意识地在这小兽脑袋上摸了一把。

‘……手感还挺好的。’

把还剩下半坛酒的坛子塞好,收到袖里。

通天揉了揉怀里的毛团子,勉勉强强看在玉清对他用心了的份儿上,做出了最终的妥协。

“不出去就不出去。”

“回去沐你的浴罢。”

戳了戳小兽的三瓣嘴,被软毛蹭了一手的通天直接采了只莲蓬喂“拙”。

他大方地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玉清陪了:“反正你从外面回来,不沐浴净身打个坐,肯定浑身不舒坦。喏,我玩儿一会儿就去悬泉边上练剑,你就别瞎操心了!当心闭关的时候行岔了气!”

“如此也罢。”

自家弟弟的信誉,玉清还是相信的。

通天有一千种不省心,但这些不省心里,向来是没有失信这一条的。

不过,虽说如此,玉清还是又嘱咐了一句。

“你千万记得,不可外出。”

“啰嗦!”

眉心紧蹙,通天不满地抽空抬眸瞪了眼玉清,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把玉清的话记得清清楚楚。

待玉清终于离开后,他逗弄怀中小兽的手却是慢慢停了下来。

目光眺望着出口的方向。

月光清冷而朦胧地投向远方,也仿佛映入了通天心里,勾得他心尖儿上迅疾而微妙地一痒。

通天心底突然跳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就是出去趟么……玉清三千年才前刚出去一次。怎么这一次就不许我出去了。我又不是每次都出去打架……’

时间慢慢过去。

被通天抱在怀里的小兽不知在何时已蹦跳着离开了莲池。

慢慢地吐出一口气来。

舌尖轻舔过齿面,通天起身,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玉清寝宫的方向。

下一瞬,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在自己寝殿中浅眠的玉清神君无意地轻颦了下眉心,拢在腹前的指尖颤抖般地轻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