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刘猛热门小说-叶飞刘猛全文小说

小说:最强邪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冰点咖啡

角色:叶飞刘猛

简介:家破人亡的叶飞,意外得到上古传承,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逆袭人生!
医道问卜、风水玄学无一不通,从此哪儿管你达官贵人还是白富美,统统都得拜倒!
医者仁心?不,叶飞偏要爱憎分明!终成就邪医之名,名震都市!

书评专区

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看这本书时,感觉书里的位面就像是饭馆的桌子上的菜一样。主角像只苍蝇从这一碟飞到那一蝶,从这一桌飞到那一桌。

前夜:最恨文青写法。尤其是作者只能算是一个伪文青。写的不伦不类的。文青文就不要吐槽,吐槽文就不要煽情。真是醉了。总结一下,一个自以为幽默又喜欢无病乱**的精分主角

末世掌上七星:耽美。男主有道家传承,cp是只修成人形的黑豹,有接受不了的可以跳过了

最强邪医

《最强邪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传承妙用

叶飞鼻尖一酸:“你药用完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我没事,忍一忍就好了。你也不容易!”刘红梅脸色苍白,探手摸了摸叶飞脸颊上的伤痕,欲言又止。

叶飞心中自责,握住了母亲的手,感受着她手腕处的脉搏,

脉象探清,结合母亲的其他病症,他还真找到了一套治疗方案。

“小飞,你发什么愣?出什么事儿了吗?”刘红梅见叶飞站着半响不动,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又露出笑容。

“我好歹也是医学院的学生,我帮你看看呢。”

刘红梅轻轻一笑:“你在学校不听话,又学过多少?”

“你儿子继承了你的优良基因,可是有着过目不忘的聪明劲儿,怎么会没学到!”

叶飞说话间伸手按压在刘红梅腹部,按照脑中记忆的方法手指游走按压在腹部的几处穴位上,依照某种特定的频率,轻揉了起来。

一开始,刘红梅只当叶飞孝心,便任由叶飞按摩,但几分钟过去,这几处穴位之间像是产生了神奇的互相作用,胸口的闷痛,竟是渐渐散去。

叶兰在旁看着,也觉母亲的脸上从惨白渐渐多了一抹红润。

“这是什么法子?你从哪儿学的,真舒服了不少!”刘红梅惊诧不已。

“医书上看的,真能缓解就好。妈,您先躺会儿。叶兰,你给妈煮点稀饭。我去给妈买点药!”

这套按压的方法,只能是缓解,并不是治本。要根治,是需要药草和针灸一起进行的。

脑中药方里所需的药材,叶飞知道不便宜,但只要能治,不管多少钱,他都要治。

钱,他一定要赚到。

叶飞沉了口气,朝着药店奔去。

此时天已经大亮,路上熙熙攘攘来往着上班的,晨练的人儿。叶飞一路慢跑向记忆里附近唯一的一家名叫济仁药房的中医药材店。

“果果,晚上我带你去新开的aj酒吧玩吧?”药房里一个白大褂医师打扮的年轻人,正一脸讨好的追着个妙曼少女。连叶飞进门,他都没带搭理的。

少女长得精致,眉眼里几分古灵精怪,只是面色有些病态苍白,却见她娇哼了声,很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别烦我!就知道酒吧KTV,没劲!”

年轻人笑容顿时有些讪讪,随即伸手在口袋摸了摸,掏出了个鸡腿:“那你看这是什么?”

“哇,鸡腿!”少女却一反刚才的厌恶模样,顿时眉开眼笑,跑过来一跃,拿了鸡腿就跑到了柜台后,跟抢了个什么宝贝似的!

叶飞看得目瞪口呆,这种童颜**级的美少女,竟然被一个鸡腿就收买了?

“老爷子真的是不近人情,自己素食,还逼着你不许吃荤腥!放心,有陈尘哥我罩着你,包你有肉吃!”陈尘兀自拍着马屁,可少女却拿了鸡腿就“翻脸不认人”了,根本不带搭理他了。

叶飞闻言不由多看了这少女几眼,顿时眉角扬了扬,这姑娘瞳色发黄,山根处发亮,一道若隐若现的红丝,让他想起老道手札里提到的一种罕见病体,天阴体质的症状。

这种体质阴寒,不能食荤腥,一旦犯病凶险无比,少有活过二十五岁的。

“看什么呢?你买药还是看病?”被少女无视的陈尘,一腔气郁,看向叶飞,见其穿的还是工地上的衣服,一个劲儿的看果果,愈发不耐烦。

“买药!”叶飞回过神来,只当是他想多了,毕竟没有号脉无法确诊,便掏出药方递了过去。

陈尘接过药方,瞟了几眼,直接将药方扔了回来:“这药是要治病还是杀人啊?傻不拉几的,又是街头骗子手里买的药方吧?”

不等叶飞说话,陈尘兀自又语带鄙夷道:“你们这种农民工,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以为跟谁买的药方都能用?”

叶飞皱了皱眉:“你不认识的药方,就都是杀人的?你这优越感哪儿来的?农民工招你惹你了?”

陈尘没想到被回怼,老脸一红,愠怒就要说话,却在这时,那正吃着鸡腿的少女,突然两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果果!”陈尘顾不得叶飞,连忙上前去查看。

几乎是转眼间少女的脸色就变得惨白,双目紧闭,气若游丝。年轻医师号脉片刻,只察脉象虚弱至极,其他一概不知。

叶飞见状愣了几秒,那手札里提到的天阴体质,百万里才能出一例。难不成眼前碰到的这少女真是?

对这种体质的好奇心爆棚,再者也是不愿见死不救,特别是这样漂亮的少女香消玉殒多可惜啊。

叶飞眼见陈尘已经掏出了针灸针,要刺向少女人中,不由出声喝道:“人中穴刺激呼吸,但不是任意昏迷状态都可用的!”

“滚,妈的,一个农民工也来指教老子了!”陈尘不知是气愤还是紧张脸涨红,喝骂了声,毫不犹豫的将针刺进了人中。

不过几秒钟,少女脸色顿时变成了绛紫色,伴随着阵阵抽搐。

眼见出的气多进的气少,陈尘顿时吓呆住了。

叶飞也顾不得想那么多,这么凶险一个犹豫只怕就回天乏术了,连忙上前,一把抢过了陈尘手里的针灸针,反手将他推到一边儿去。

捻着针灸针反手一套针刺帮少女稳定呼吸,赶紧号了下脉,确定了是手札里提到的天阴体,叶飞微微松了口气。

这天阴体不好治,但控制病情的办法手札里却是提到了。

“你踏马干什么的?针灸针是你能乱用的?出了事儿你……”陈尘骂骂咧咧就要上前来,却见少女的呼吸确实稳定了,一时又愣在了原地。

可看到叶飞探手就撕开了少女的上衣,雪白的肌肤和某两座峰谷顿时若隐若现,陈尘又急眼了,上前就要撕扯。

“你想让她死,就动手!”叶飞此时已经捏着几根银针,跟变戏法似的快速扎入了少女胸口。

随着叶飞颤针的动作,少女的脸色总算恢复了几许。

“针不要动,等下喂了药再下针!她应该有惯用的药方,直接用上!”叶飞交代了句,就欲离开。

“装腔作势!”陈尘没好气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