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磨人:禁欲摄政王又进圈套了》沈青瑶司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娇妃磨人:禁欲摄政王又进圈套了》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娇妃磨人:禁欲摄政王又进圈套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君子如故

角色:沈青瑶司胤

简介:穿成新婚之夜被嫌弃的战王妃,系统要求获取好感值来续命,于是她开始各种飙演技装柔弱

  她演得起劲,渣男王爷爱得不行

  然而,某位禁欲摄政王却不吃这一套:“孤最讨厌矫揉造作的女人!”

  为了攻略他,沈青瑶对他死缠烂打,替他挡伤,替他试毒,背着受伤的他在边塞荒漠之中徒步走了三天三夜……

  她以为并没有捂热他陷入黑暗深渊的心,可当她消失的那一刻,他却疯了……【双洁、1V1、甜宠、he】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娇妃磨人:禁欲摄政王又进圈套了

《娇妃磨人:禁欲摄政王又进圈套了》免费试读

第3章 他怎能欺负如此柔弱的她

原先说的和离,那是他给沈家的面子,是看在她并无过错的份上。

但现在,夏侯琰以为,他没有必要再给任何人面子了,他心爱的女子,居然被人如此欺凌羞辱,他若是不为她讨回公道,那还当什么男人?!

听到夏侯琰说要休了沈青瑶,柳若兰的眼里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得逞之色,趁着夏侯琰不注意,得意洋洋地看了沈青瑶一眼。

怎么样?我就说王爷的心里只有我,凭你也配抢?!

沈青瑶虽然一直在装可怜装无辜,但眼神却也一直都在注意着柳若兰,看到她投来的眼神,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对不起,真的不是她不敬业,只是……

这个柳若兰的演技,真的有点拉胯!

沈青瑶楚楚可怜地看向怒火中烧的夏侯琰,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去拉他的衣袖,嗓音软绵绵道:“王爷,您可不可以不要休了妾身?妾身是真的钦慕王爷,喜欢王爷……”

“呵!”

夏侯琰冷笑一声,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满脸冷酷道:“你别装了,本王是不会相信你的!就算你喜欢本王,本王也瞧不上你这毒妇!”

话虽如此,但夏侯琰,确实是信了沈青瑶喜欢他,钦慕他。

沈青瑶又开始装可怜,低着头啜泣道:“为什么,王爷为什么不肯相信妾身呢,妾身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王爷能不能不要休了妾身?否则,妾身日后被赶出王府,便会成为全天下的笑话,也会给家族蒙羞,以后,妾身可该怎么活?王爷不如干脆赐给妾身一条白绫,让妾身死了算了……”

“你现在知道后悔了,知道害怕了?可惜晚了!在你欺负兰儿的那一刻起,本王便不会容你!”

夏侯琰半点不留情面的说道,但话虽如此,心中却也对她生出了几分不忍之意。

毕竟,他很清楚如果沈青瑶被她休弃,日后会有怎样的下场……这娇滴滴的小丫头,真的会有柳若兰说得那么狠毒吗?

夏侯琰不傻,只是他不愿意去怀疑柳若兰罢了,所以,他只能责罚沈青瑶。

看着绝情的夏侯琰,沈青瑶似乎彻底绝望,再也说不出辩解的话来。

突然。

“啪——”

只听一声脆响,她直接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

声音并不大,力气似乎也不大,但沈青瑶的脸蛋着实是娇嫩无比,原本雪白一片的小脸上,便迅速浮现出了一个手掌印。

“你做什么?沈青瑶!就算你自己打你自己,本王也不会原谅你!”

夏侯琰皱紧了眉头,为了心爱之人,依旧冷酷无情地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沈青瑶也不回答,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委屈的眼泪却如金豆子一般,一颗接着一颗地从眼眶里涌出,不断地掉落在地上

她这反应,反倒是让夏侯琰起了疑心。

随即,他立刻便注意到了一个重点。

沈青瑶脸上的手掌印,分明便比柳若兰脸上的手掌印,生生小了一圈!

沈青瑶是大家闺秀,十指不沾阳春水,手指娇嫩得和葱白一般水灵,手指纤细,力气小,最多也就只能在人脸上留下一点红痕。

但柳若兰脸上的手掌印,却硬生生比她的手要大了一圈!

所以,无论他怎么看,沈青瑶那小手都不可能在柳若兰脸上留下这么大的手掌印。

反倒是柳若兰自己的手,因为常年捣药采药做粗活,手指粗,力气大,手指上似乎还沾了她自己脸上的脂粉……

原本锐利的眼神微微一闪,夏侯琰忽然就想明白了一切。

夏侯琰又不是傻子,被她这么一提醒,怎么可能还猜不到事情的真相。

原来,她故意自己打自己,就是为了让证明自己的无辜!

沈青瑶分明什么都没有做,分明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却又不直接开口戳穿柳若兰,而是宁愿自己打自己,让他注意到关键。

这种做法,可以说是既保全了他的颜面,也给了柳若兰机会。

可这么一来,所有的委屈,便都是她一个人承受了。

想到自己刚才不由分说便要处置她的决定,夏侯琰心中又羞愧又难堪,甚至还有一些尴尬。

身为堂堂王爷,大燕国的战神,他怎么能如此欺负一个心地善良,柔弱可怜,端庄大方,痴情于他的弱女子?

“琰哥哥,虽然王妃她一时生气打了妾身,但,妾身毕竟只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出身又不好,正如她所言的那般,配不上您,实在不值当您为了妾身一人,便得罪了沈家……”

柳若兰一直在注意着沈青瑶,自然是发现不了夏侯琰的神情变化,便又在他怀里故作可怜的一阵添油加醋。

她这番话,虽然看似是在劝夏侯琰不要计较了,但实则,却是在表达两件事。

一则,她现在没名没分,想趁机让夏侯琰给她一个名分。

二则,他此时若是不休妻,便是怕了沈家,以后沈青瑶便会越来越嚣张,不将他放在眼里。

可此时的她,却并不知道,虽然沈青瑶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都没有说,但夏侯琰却已经完全看出了事情的端倪,也猜到了她的心思。

此时,他的心情着实是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明明记忆中的柳若兰,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她明明是那样的温柔善良,细心体贴,对他的情谊更是没得说。

可如今的她,却不知为何,竟会用如此狠毒的手段,嫁祸她人,意图将人逼上绝路。

她身为女子,分明知道,如果自己休了沈青瑶,无辜的她会有怎样凄惨悲哀的下场!

另一方面,他在沈青瑶的面前,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和无地自容。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为人处世,竟然都不如一个小姑娘来得聪慧通透,只知道发怒发狠,却看不透事情的真相,被自己的女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柳若兰毕竟是他带回来的,也是他说要让她留下的,可她却在他的新婚之夜,弄这种陷害人的手段,着实是太过分了些。

之前看不透,那是因为他天生便对除了柳若兰之外的女人有敌意,只将她一人当成信任之人。

现在看透了一切之后,他觉得柳若兰不堪的同时,对沈青瑶,自然也便充满了歉意,甚至,还对她多了几分欣赏与好感……

这一点,柳若兰注意不到,但沈青瑶却注意到了。

但她的泪水并没有就此收住。

她继续默默流着眼泪,却仿佛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般,倔强地用衣袖擦去眼角的泪花,眼神凄然地看着夏侯琰,不舍却又决然道:

“既然王爷那么讨厌妾身,妾身不愿强求,甘愿成全二位!但求王爷,看在我爹爹的份上,不要休妻,赐妾身和离书一封,妾身,绝无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