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灵柳云霆(出马仙诡闻录)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出马仙诡闻录)完结版阅读

小说:出马仙诡闻录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桐雨轩

角色:龙灵柳云霆

简介:龙灵出生当日,众狐聚集跪拜,天雷滚滚,闪电叱咤;爷爷被雷霹瞎一只眼睛,断了一条腿;母亲当日暴毙,父亲不知所踪;龙灵则是身裹黑蛇出生;为追寻身世之谜,报父母血海深仇,女主接过家族出马仙香堂
这一路,披荆斩棘,历经艰辛;这一世,劫难重重,迎难而上
幸好,一路有一个风流倜傥、俊美无双的柳家郎君相随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出马仙诡闻录

《出马仙诡闻录》免费试读

第3章 蛇玉泣泪

你说巧不巧,当大奎爹刚刚站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人一路尖叫着,疯一般朝着他身上扑过来。

她不管不顾就搂抱着大奎爹的脖子,大奎爹这才发现,远远跟在身后的一个黑衣男人,这才悻悻离开。

女人吓的腿脚发软,一步都走不了,如同蛇一般挂在大奎爹脖子上,无奈之下,他只得带着他回到了别墅里。

女人叫王桃花,是来新京投奔亲戚的,谁知道亲戚没有找到,盘缠又丢了,天一擦黑,又被地痞流氓盯上了。

这一回,就是一辈子。

这不,这个走夜路被歹人盯上,无家可归叫王桃花的女人,现在已经成了大奎的后娘,还给大奎生了个小弟弟。

而躺在别墅大床上,搂着蛇形黑玉睡了一觉的我,烧退了,精神已经好转起来。

王麻子嘱咐大奎爹,我回去之后,这块黑玉一刻都不要离身,并且,三年之内,不准再来新京寻他,

但是,每年七月十五这天,都要给王麻子烧香叩拜,喊一声干爹。

不等告知爷爷奶奶,大奎爹一口答应了,只要我能活下来,别说是喊爹了, 就算是留在王麻子身边,我爷爷奶奶肯定也会答应。

回来之后,我能吃能喝能玩。

更因为带我到新京看病有功,干脆,爷爷奶奶认大奎爹当了干儿子,还拿出私房钱,替大奎和桃花操办了婚事。

转眼,三年过去了,同王麻子约定的期限也到了,爷爷奶奶商议着,让大奎爹带着我去一趟新京。

我这命可是王麻子给捡回来的,我现在又喊他一声干爹,于情于理,都得拜访一下。

当天晚上,跟往常一样,我搂抱着黑蛇玉石睡觉的时候,玉石突然动弹几下,在被窝里打起滚来。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睡迷糊了,继续搂着黑玉酣睡。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这才发现,玉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吊坠。

而我的胳膊底下,湿漉漉的一片。

为这事,大奎还笑话了我一顿,说都八岁的大姑娘了,还能尿床。

这绝对不是尿床,因为我裤子都是干干净净的。

再说了,那位置是在我胸膛口位置,也就是我搂抱着黑蛇玉石睡觉的地方。

我没有心思同他置气,黑玉石变成的小吊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一把玩就停不下来。

爷爷嘱咐我,这黑蛇玉可是护我命的,片刻不得离身。

奶奶找出一条红绳,把黑蛇玉挂到了我的脖子上,倒是挺好看。

这是一条如同小黑蛇一般的玉石,整个蛇身盘起,小脑袋高高昂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我,看上去,就像是有些哀伤的样子。

我一手摸着吊坠,跟着大奎爹,坐上了开往新京的汽车。

挂在脖子上的黑玉,一直滴滴答答往下滴答水珠子,搞的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大奎爹还嫌弃我,说八岁的大姑娘了,怎么留这么多的口水。

还说,要是王麻子看到我是这么个埋汰模样,人家不得嫌弃我。

我懒得同他说道,这爷俩都是一个德行,脑子像是用来养鱼的,笨的要死。

我压根就没有睡觉,嘴上又是干干净净的,哪里来的口水?

好不容易来到了新京,搭乘了一辆出租车来到王麻子的别墅,喊了半天门,这才来了一个老头来开门。

老头穿着一身白衣白裤,神色哀戚。

后来,大奎爹说看门老头穿的孝服。

得知我们是来自龙头村龙家的人,他说,王麻子昨天晚上已经过世了。

他还说,王麻子把身后事安排的明明白白,哪个也没有通知,就连尸首埋藏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

他唯独给一个叫做龙灵的小丫头留下了一个小箱子。

得知我就是龙灵,老头把小箱子给我之后,转身就把别墅从外面锁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声声悲戚戚的呜咽声,在我的耳边传来,水珠滴滴答答的从我脖颈上滚落下来。

低头一看,那黑蛇玉坠上的黑蛇竖瞳中,不停有晶莹的水珠渗出。

这玩意漏水?这么点东西,哪里来的这么多水?

我纳闷不已。

大奎爹脸阴沉的可怕,我也不敢多问, 连夜就赶回了龙头村。

到家之后,把王麻子过世的消息同爷爷奶奶这么一说,瞎眼的爷爷难过的皱着眉头,奶奶则放声大哭起来。

大奎爹把小箱子交给了爷爷奶奶。

一顿悲伤过后,爷爷奶奶商议着,既然我喊王麻子一声干爹,他过世了,我这当干女儿的,就应该给他守孝三年。

就算是现在找不到王麻子,那该有的仪式也该有。

当天,我就更换上了孝服,我爷爷奶奶,还特意在后山给王麻子修了一处坟地,上面写着慈父王麻子之墓,孝女龙灵。

按照二老的吩咐,我还趴在坟地里好一个哭。

毕竟是八岁的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伤心,我哭,那是因为接连长途跋涉,搞的我是又累又困。

这不,在第二天哭坟之后,我说什么也不干了,趴在被窝里就是不起身。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面目俊秀的男子从我床上坐起来。

他面如新月一般清朗,双目如同黑曜石清澈,五官深邃立体,高挺的鼻翼,如同刀刻的一般。

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是电影里的楚留香似的,帅的让人挪不开眼。

轻轻一晃,一双眼睛之中,有晶莹的东西在晃动。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啊!”

他伸出手来,轻轻刮赠一下我的鼻头,翻身就走了出去。

我刚要同他打招呼,他已经不见了踪影。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脖子上痒痒的厉害,低头一看,用手这么一摸,脖子上全是带着灰烬的黄土。

就连这枚黑蛇玉上,也是沾了厚厚的一层黄泥。

我没有当回事,从坟地回来我就没有洗漱,身上有粉底上的纸灰黄泥,那还不是正常事。

我转身就找大奎玩去了。

八岁的我,已经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了,我脑袋瓜异常聪颖,翻开书,不等老师讲解,那些知识就印到了脑子里。

而大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上算术课就打盹磕头,十以内的加减法就靠数手指头,二十以上,他就得脱鞋,掰着脚趾头一块算。

大奎是典型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物,尽管文化课一塌糊涂,却是学校里的体育健将。

这不,十五岁那年,我顺利考入县城一中,他也凭着体育课顺当上了高中。

十八岁那年,高考的时候,爷爷奶奶说,我的命是干爹在新京市给我救回来的,干脆让我报了新京大学;大奎就有点倒霉了,他文化课差到了极点,白瞎了有体育天赋,三流大学都考不上。

他本想着当兵,奈何打游戏打的眼差点瞎了,无奈只得回到了龙头村。

这下子我可是兴奋到了极点。

这么多年,大奎就如同爷爷奶奶安插到我身边的一个眼线,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监视着。

上高中的时候,我喜欢我们班里的校草,都没有敢表白。

现在离家千里,可再也没有人管我了。

我喜欢在留在新京市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压根就不想做出马仙。

我出生的那些事情,奶奶跟我说过多次。

奶奶还说,我天生与众不同,又是全阴紫薇命格,可以接过龙家的衣钵了。

爷爷奶奶在龙头村做了一辈子的出马仙,提到龙先生、龙婆婆的名字,十里八乡,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爷爷奶奶家里供奉着香堂,掌教教主就是胡家仙;我爷爷龙大梁,则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出马仙,而我奶奶,则就是我龙家香堂的帮兵二神。

讲真,我是从心里不信这一套。

我终究是接受现知识的五讲四美好青年,听奶奶讲我出生的事情,我权当奶奶给我讲故事;让我一个大学生,做一个请香出马的出马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更感觉丢脸。

四年一晃而过,我也如愿以偿,在学校里谈了一场恋爱。

男朋友可是新京当地人,长的高大帅气,有新京大学校草之称。

他说了,等我一毕业,我们就拜见家长。

可奶奶说,这事,绝对成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