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少女系统)牧子鱼倾花羡完整版在线阅读_我的美少女系统全章节阅读

小说:我的美少女系统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倾花羡

角色:牧子鱼倾花羡

简介:主角:“我想开挂!” 系统:“不,你不想!”主角不仅对外打起十二般精神,还要防止系统背刺当有一个中二病的美少女系统追着你做任务怎么办,本来以为成为天选者拥有系统是一件幸福的事不料生活处处充满危险你叫美少女系统,诸天系统里你是战力天花板,但我只是一个凡人啊…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的美少女系统

《我的美少女系统》免费试读

第4章 任务?

牧子鱼从系统的世界里走了出来,本来他还想去那个宫殿逛逛的,用系统的话来说他还只是殿下,还未登基。

“估计要不了多久系统就给自己出难题了。”牧子鱼一想到就有些头疼,目前他唯一的收获就是死亡回归这个技能了。

“要不买块豆腐撞死试试能不能复活?”

牧子鱼一边盘算着自己的死法,一边从图书馆回213。他才打开门,就听咚的一声,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哎哟~”刘半仙伸手摸着被撞的额头,牧子鱼一看差点没吓傻。

大半夜的灯不开,五个人全躲在门后?

“你们干啥呢?”牧子鱼歉意地拍了一下刘半仙的肩膀,狐疑地看着不正常的几个人。

“猴子说我们故意不开灯吓你。”老六说,牧子鱼愣是没憋住笑。这真的是全蓝星顶尖的学霸吗?一个人敢教,一群人敢学。

“子鱼你不对劲,你气色怎么这么好?”刘半仙有些尴尬,其实建议是猴子提的,他是第一个支持的人。

用他的话来说牧子鱼十有八九背着他们看“学习资料”,回来之后肯定气色虚浮,这一下肯定让他提神醒脑。

“这个啊…”牧子鱼故意卖个关子,欲言又止 ,看得他们急躁的样子。

才绘声绘色说:“我半夜去读书遇到小倩,然后她说她被我英俊的相貌和才华所吸引,要和我共度良宵。”

“我说着不要,可小倩对我一片痴心给我不嫁。我拼了命的反抗,可她非要脱我衣服,还说要给我采阴补阳…”

“老牧又犯病了,你丫的是宁采臣呀,还小倩!”老许毫不留情地打断,就是猴子还一脸期待要听接下来的故事。

“走啦猴子,哥请你吃宵夜去。”老胡不忍心看老牧实施精神催眠,拖着猴子就往外走。

“我也想吃!”老六眨巴着眼睛说,一副小媳妇儿模样。

“来来来,小老六,哥仨一起去。”老胡没有拒绝,伸手又把老六揽了过去,左拥右抱。

临走猴子还用求助的眼光念念不舍地看着牧子鱼,牧子鱼看得心里都有些愧疚。

刘半仙和老许也没再缠着他,牧子鱼这才悄咪咪地去卫生间的镜子里打量起自己来。

“斯,仿佛兮若青云之闭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啊,不对…老子是男的。”牧子鱼明显感觉自己还是那个人,但却又不全是,从气质到外表都变得更加帅气迷人。

“周末要不要去青青家呢?我现在这么帅了,她看我一眼估计得爱上我吧,哈哈哈!”牧子鱼暗自陶醉,突然脸色一变,自己没问她家在哪啊!

这是213宿舍集体的通病,由于经常集体进行翘课团建活动,所以对日期和周末没什么概念,因为一周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都是假期。

正在牧子鱼思索时,他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牧子没有丝毫犹豫就掏了出来 看到正是母亲大人来电。

“亲爱的妈妈,孩儿正想你呢。”牧子鱼那叫的一个亲热,电话那头原本有些不满的鱼母心情突然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想我?哼!最近都不打电话过来了,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鱼母说话时态度缓和很多,但气息明显不如以往稳定。

牧子鱼脑子里飞速推理,这个点打电话过来。看似是在问自己过得怎么样,实则是想被自己关心。

而且自己距上次打电话回家也不久,自己的老爹没在电话那头吵吵。结合以上分析来看,他们老两口可能吵架了!而且自己的母亲可能今天加了一天班,特别的累!

“妈妈,我在学校过得挺好的,但是心里还是担心您工作太辛苦了,正要打电话问问您回家了没呢。”牧子鱼略作思索后开始煽情,语气异常真挚。

“哎哟,你老爸真的是不懂事,还不如他儿子关心人呢!今天医院临时来了个急诊,一场大手术,我本来都要下班了又加了三四小时的班。你爸他不打电话问候我一下或是开车来接我就算了,我打电话问他在干嘛,他还说他忙着应酬呢!我看他就是忙着和那些狐朋狗友喝花酒…真是气死我了!”

“老爹啊老爹!你是真头铁啊!”牧子鱼又安慰了几句,聊了一会儿才把鱼母冷静下来。不忘说几句自己老爸的坏话坑坑他,谁让他两口经常撒狗粮。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妈妈,儿子先挂了,木啊。”牧子鱼挂了电话,忍不住笑,这下看他老爹估计得跪搓衣板了。

牧子鱼心满意足地睡去,可夜晚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挠动他敏感的神经,他隐约有种不祥的感觉…

她拨通了急救电话,喘息着用迷糊的话求救。“医生…我头好痛。”

“你在哪个地方,你说清楚。”

“燕城…大学”她几乎用尽全力挤出这句话,呼吸也越来越费力。

“什么大学,你说清楚好不好,你不要嘴呼吸,用鼻子呼吸。”

“燕城…大学”她强忍着痛苦和泪水再次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意识模糊得快抓不住手机。

“你是大学生吧,你室友呢?你室友呢?你都是个成年人了,说话说清楚一点好不好?你这样我帮不了你。”

“我头…好痛”女子最后用乞求的语气求助,然而电话那头却说:“你不要用嘴呼吸用鼻子呼吸,我都听不清楚,你一个成年人了…”

她不再赌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那个电话拨去,不过并没有拨通…

“你个小野种,不知道是你妈和谁生的小野种!你们都该死,骗我的都该死!”他只能抱成一团蜷在角落,任由醉酒的父亲拳打脚踢。

他试过离家出走,试过自杀,但最后都不了了之。凭什么大人的恩怨,全都由自己背负?

父亲有时候打完了会抱着伤痕累累的自己哭,他既同情也痛恨这个父亲,同样更恨抛弃他的母亲。

后来父亲终于醉酒死于车祸,没人折磨他了也没人管他。他慢慢开始学些小偷小摸,每次被发现都会被打个半死。

有一次自己打算偷点值钱的就翻墙去偷一个有钱人家,结果被藏獒追着咬,翻墙跑路的时候还把腿摔断了。

最后是一个爷爷收留了自己,同样他收留了一个曾经是富人家的女儿。他本就不相信有人那么好心,于是一边养伤的同时也在踩点。

那个女孩很漂亮,对他也很好。会和他玩过家家,捉迷藏。从小自己就一直被骂野种,根本就没人愿意和他玩。他发现自己渐渐喜欢女孩,不过他下定决心偷点值钱的东西就离开。

他趁他们都睡着了悄悄的到踩好点的地方几乎洗劫一空,只留下一点算是当做昔日救命的报答。

他刚走出房间几步却不料正遇到晚上起夜的爷爷,他等着一顿毒打和呵斥畜牲之类的话,然后他便可以压下负罪感找机会逃走。

结果爷爷只是看了看他,笑着说:“你走吧,我不会和那个女孩说的。以后你要好好读书,**过好日子。”

他哭过很多次,却从来都是用恶毒和恨意蒸发泪水。他觉得自己以前哭的很窝囊,不像个男人,他一直逼着自己不要去相信别人了,不能哭。

那刻,他藏不住自己受过的所有委屈,哭得彻底单纯,放下了所有的包袱。

牧子鱼醒来,看着镜中有些憔悴的自己,不知所谓。

“卧槽!兄弟们,出大事了!”老许大叫一声,给牧子鱼瞬间提了提神。

“啥事啊,老许?”众人看他乍乍乎乎的样子,非常好奇。

“你们没看新闻啊,今天的头条。昨夜凌晨,燕城所有的医院疑似遭暴恐分子袭击,全都被炸了。”

牧子鱼如遭雷击,燕城所有的医院?暴恐分子爆炸?那为什么昨天什么动静都没有?而此时系统突然弹出一条任务:“调查爆炸幕后真凶,解救受害者。”

牧子鱼没有心情管系统,冲过去一把抢过老许的手机,直到**裸的真相就摆在眼前,他好不容易才平复心情赶紧给“太后”打电话过去。

“嘟…嘟…嘟…”

他又给“太上皇”打了过去连忙问她的下落,结果电话那头他支支吾吾一副没醒酒的样子:“你妈她,她昨天没回家啊。”

“母亲…”牧子鱼眼中悲痛和怒意暴涨,他没有心情暴骂一顿谁,穿上鞋就往学校外狂奔。老许看的一脸懵逼,他的手机还在牧子鱼身上啊,牧子鱼刚才看完往他自己兜里一装就发疯了似的。

牧子鱼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喘着粗气急切地说:“大树街……人民医院!”

路上牧子鱼不断催促,不时看看最新的报道新闻,不时拨着电话。提前付过车费,司机一停下车他就冲了出去。

入眼是一片废墟残垣,一条条警戒线拉起,搜救的人员不停翻动。牧子鱼心如死灰,默默祈祷着平安。此时却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炸的真刺激!”

牧子鱼火气瞬间冲上头,他可以忍住不冲进废墟去给搜救的人员添乱,但无法忍不住要揍那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