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婚,霸总大叔宠上瘾》安汐傅谨言完整版免费阅读_安汐傅谨言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天价宠婚,霸总大叔宠上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沫离

角色:安汐傅谨言

简介:她,是身份高贵的千金小姐
他,是黑白两道通吃、纵横商场、俊美无双
为了遗忘一个男人,她强迫自己去爱他
可她终究是在这场假戏真做的游戏中动了心
她以为他娶她只迫于她父亲在商界的低位
却不知他不仅黑白两道通吃,在政界所隐藏的高贵身份也足以他成为被讨好的那个
他说,你执意要嫁给我,我可以疼你爱你惜你,给你极致的宠爱和呵护,但是我却不会爱上你
她为了遗忘另外一个男人而对他死缠烂又是撩拨又是投怀送抱
她爱得炽热,爱得疯狂,爱得让他情难自控
明明恨她,却又受她诱惑,用尽各种方式折磨她,看她求饶,却听她说——我们离婚吧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天价宠婚,霸总大叔宠上瘾

《天价宠婚,霸总大叔宠上瘾》免费试读

第4章 要长针眼了

汐汐,傅总虽然大你十来岁,但也没到做你叔叔的年纪,你怎么乱叫?”安旭峰责怪女儿,眼里却满是宠溺的笑意。

汐汐故做困惑,“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以后还需顾叔在B市多多关照呢,叫傅总未免太生疏,但如果叫傅哥那不是占他便宜?他和您可是同一个辈分的大人物。”后面这几个字安汐隐含讥讽。

安旭峰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一时尴尬。

反倒是傅谨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笑道,“不过是个称呼,随她喜欢好了,小孩子嘛。”

小孩子?

安汐皱眉,忍住想瞪过去的冲动,回头道,“爸,那我回房收拾行李。”

“好,记得明天别赖床,让傅总久等。”

安汐嘴角一抽,点头上楼。

在楼梯口她趁没人注意她时,心有不甘的对着傅谨言的后脑勺竖中指,谁知那厮像后头长了眼睛般突然看过来,把她杀了个措手不及,那根仍竖着的中指尤其醒目。

傅谨言神情一愕,随即轻笑一声。安汐顿觉火烧屁股般一口气冲上二楼。

“可恶!”她气恼的跺着脚,泄愤地重重踩着地板。在走到自己房门口准备开门时,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探出一颗湿漉漉的脑袋和大半个**的上身。

安汐翻个白眼,在对方还没开口时无奈道,“大哥,你能不能别每次出场都搞这么**?会让我长针眼的好不好?”

眼前半裸的男子就是那辆宝马的主人安逸,她同父异母的大哥,也是家里除了安旭峰外,唯一对她好的人。

只是看着挺沉稳内敛的一个人,每次出场都是半裸,让她好无语。

闻言,安逸立即为自己叫屈,“谁让你每次回来都恰好碰到我洗澡的时候?对了,你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类似地震的怪音?”

安汐想起自己刚才跺脚的声音,有些心虚的呵呵笑了笑。

“没有啊,是你误听。”

安逸挑眉目光定定的望着她,水珠顺着凌乱的发稍滚落。

安汐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警惕道,“大哥,干嘛那样看我?我被鬼俯身了?安逸浑身一抖,把大半个身子缩了回去,一会再探出来时身上已套了件蓝色纯棉T恤。

“小妹,去你房里,大哥跟你聊聊。”话落也不等安汐答应,径直开了门便一把抓过她的手进屋关门。

“聊什么啊?我要收拾东西,明天一大早赶着去B市。”况且她也是真困了,只想早点休息。

“明天就走?”安逸蹙眉,“怎么不早跟大哥说?我好把明天的工作往后推一点开车送你过去。”

“用不着啦,安董事长已经给我物色好司机了。”

“呃?”安逸没听明白。

“你不知道?就在楼下客厅和安董事长聊天呢,你下去看吧,我要休息了。”她把他推出门外,不顾那张脸有多哀怨,一声晚安便关了门。

九月的清晨,朝霞满天。

傅谨言透过半开的车窗望着不远处渐渐往自己靠近的女孩。白色T恤加蓝色牛仔短裤,黝黑的长发高高束起,颈间挂了一条心形项链。

极简单的穿着装扮,却在霞光笼罩中分外的赏心悦目。

安汐轻蹙秀眉看着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向自己走近时,夸张的剪刀门开启,而驾驶座上的男人正目光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念及昨晚种种,她美目一瞠瞪过去,那厮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该死的迷人。

“谨言,你在B市期间安汐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对这个女儿,他是愧疚的。所以并不避讳安汐私生女的身份,反倒在傅谨言面前大方承认。

傅谨言点头和他说着客套的话,见安逸把安汐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然后才看向站在车门前一脸迟疑的安汐,眉一挑刚想让她上车,便见她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坐进了副驾驶座。

他嘴角微微一颤,收回视线看向前方。

“小妹,大哥有时间会去看你。”安逸隔着车窗对她说。

她点头,扫了眼窗外神色伤感的安旭峰,想起也是几天后要离开A市的小姨,心头莫名一阵怅然。

安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引擎声都没听到,跑车已经驶出竹香小筑开往B市。

当车子驶上高速时,傅谨言抽出一张CD插入播放器,熟悉的旋律过后低沉伤感的歌声流泻而出。

安汐自思绪中回神,侧眼看向身侧专注开车的男子,他的侧脸线条明朗,刀削斧凿,与记忆中那张英俊中透着一丝邪气的脸是完全不同的好看。

这个年纪的男人,有钱有权有气质有一副好皮相,如果不是有妇之夫,那也是身边如云美女前仆后继吧?

安汐这样想时目光下意识睨向那双掌住方向盘的大手,却见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上并无任何装饰。

也就是说,他未婚?

安汐撇撇嘴,自动把身旁的男人归类于后者。

一路无言。

直到四个多小时后,安汐才在两道锐利目光的注视中醒转。

打开眼,发觉那张脸近在咫尺,她甚至能在那双黑亮的眸底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脸。

她一时怔忪,然后缓缓垂眸,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大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她惊得跳起,整个人本能的往后退,脸红耳热的同时只听‘嘭’地一声后脑勺重重撞在身后的车窗上。

她痛得两眼一眯,呲牙咧嘴的说不出话,内心却暗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