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之途》穆远赴辰全章节在线阅读_(御兽之途)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御兽之途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赴辰

角色:穆远赴辰

简介:这是一个全民御兽的世界,人不仅依靠着魂兽,魂兽也因为人的存在越发强大,魂兽五阶时,更是能人兽合一,超级融合
穆远,一个梦想成为至尊的男人,在一场决斗中被打成重伤,觉醒御兽系统,
远古魂兽最高也才十阶,但穆远不一样,系统不仅让他超越十阶,最高进阶到十五阶魂兽,更能将魂兽变成人形态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御兽之途

《御兽之途》免费试读

第6章 纹饰赤御丹

只见旋风越来越大,正中的龙胆锡雀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是自己身子,要硬生生破开什么东西一样。

“喳!!!”

龙胆锡雀双眼紧闭,旋风开始逐渐收缩,直到将龙胆锡雀裹成一个风球,

“嘭…”

风球徒然炸开,扬起擂台上一片灰尘,只见爆炸的中心,龙胆锡雀赫然挺立,它的头上,多出了一道羽冠,

“成功了!二阶了!”

“厉害…厉害啊!”

人群瞬间沸腾,这种场面百年难遇!

小天的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它知道对于契约兽而言,突破有多么不容易,而且龙胆锡雀更是临阵突破,它想都不敢想,穆远看得还有些发懵,

“嘿哟,大姐牛逼!”

童笑笑也破涕为笑,高兴的跳起双脚,不断地为自己的雀儿呐喊,

龙胆锡雀的眼神,更加锐利了。

“雀儿,我们要一雪前耻,上吧!”

二阶打一阶,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数字问题了,是云泥之别!

龙胆锡雀扑腾着翅膀,直朝帝光蝉而去,帝光蝉还想躲,不过现在的龙胆锡雀,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天地之大,哪里都是龙胆锡雀的捕捉范围,何况在这擂台方寸之地。

“帝光蝉!”

周环发出一声悲鸣,可再多的担心,都已经是多余的了,瞬息之间,帝光蝉已经被龙胆锡雀死死摁在利爪之下,只需雀嘴轻轻一啄,帝光蝉便能当场毙命。

周环不想输,不想,但此刻的情况,自己的契约兽和鱼肉又有什么区别,愤怒,哭丧,不甘心,害怕,种种情绪环绕在周环心头,只见她捏紧的拳头里,散发出一股力量。

童笑笑看见这股已经实质的力量,心中也是有些诧异。

“难道,她也要突破?”

这是御兽之力,周环在绝望之时,掌握了自己的第一个御兽技!

“镇长…镇长…黄金一代…黄金一代啊!”

丁良材几乎是连滚带爬挤到了擂台旁,落在最后的花龙越看越担心,这人才一个是比一个多,自己家的那个龟儿子,吃喝女票赌第一名,其他的,还是算了吧。

只见周环眼神坚定,看向童笑笑,

“童姑娘,可愿再给我一次机会,你我御兽技对御兽技,一决胜负!”

童笑笑听到话,一把将白方巾甩在地上,

“好!正有此意!”

龙胆锡雀松开爪上的帝光蝉,两只契约兽各自回到主人身旁,童笑笑,信心十足!

胜负,就在这一招了!

两人十指结印,御兽之力各自灌入自己的契约兽体内,两道金光咋现。

“朝天厥!”

“风灵!”

针尖对麦芒!

龙胆锡雀以身为剑,直刺帝光蝉,而帝光蝉双翅生风,劲道之强大,几乎可摧石断玉,

“喳!”

电光火石之间龙胆锡雀怒吼冲锋,在接触到旋风之时,犹如遇到了一股可以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屏障,但二阶终究是二阶,不过数息功夫,前方的风力便越来越弱,龙胆锡雀趁势突破屏障,冲到帝光蝉身前,

但它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转头又回到童笑笑身旁。

胜负已定!

周环不甘心的跪倒在地上,掩面而泣,她尽力了。

童笑笑本来还挺高兴,可一见到周环的样子,内心油然发出一丝愧疚感。

“周姑娘…我不过侥幸突破,要是帝光蝉也二阶的话,雀儿铁定打不过它,你别往心里去啊…”

周环知道她的好意,轻声道了一句谢谢,黯然走下擂台,失败者,还有什么好言语的了?

童笑笑,胜得公平。

“第一场,童笑笑胜!”

人群里发出激烈的欢呼声,丁良材也不例外,一个劲儿的在那里股掌,童笑笑走下台后,第一时间来到穆远身旁,挽着穆远的手,

“怎么样,姐们我厉害吧。”

这场比赛确实精彩,打出了气势,打出了品性,打出了实力。

“厉害厉害,我大姐天下第一!”

童笑笑扬起高傲的头颅,鼻孔朝天,

“那是!”

“第二场,穆远对花兴,请二位选手做好准备,十分钟后比赛开始!”

对于穆远,童笑笑也不用担心,花兴不过就是个花架子罢了,在她眼里,穆远可是跟自己旗鼓相当的存在。

“你可别被花兴打趴下了。”

只见穆远听到话后,面色开始阴沉起来。

“哎呀…不好说…不好说…我这人需要鼓励,没鼓励拉屎都拉不出来,更何况打架了。”

童笑笑听到话还有些诧异,还需要鼓励?

“那你需要啥鼓励?你赢了我请你吃饭成不成?”

这句话好像并没有激发穆远的热情,头垂得更深了,

“不行,不行,饭谁不会吃,我要…”

只见穆远满脸坏笑的凑到童笑笑耳朵旁,叽里咕噜一顿说,童笑笑听到话后,脸色突然就像雷阵雨一样,说变就变,当场就恨不得抽出刀子桶穆远两刀。

“你…你不要脸!”

举起拳头正要打过去,穆远一下子精神头就上来了。

“诶!君子动口不动手阿!你别乱来,要是等会把我哪儿给打伤了,发挥不好,可就真打不赢那混蛋了,”

童笑笑想了半天,又把手给缩了回去,嘴里小声嘀咕着,穆远也不懂口语,不知道她在说啥,不过凭感觉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类似打完比赛再收拾你之类的,

不过穆远也习惯了,打就打嘛,开心最重要。

擂台的另一端,花兴手里握着两个锦盒,看了看炎裂豹,好像非常不情愿,但花兴可不管,在他眼里,自己的脸面已经超出了炎裂豹许多,

“吃下去。”

炎裂豹战战兢兢的的走上前,眼神中透露着哀求,可花兴却没有管那么多,毕竟一只三阶契约兽而已,只要自己开口,再要一只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叫你吃下去!”

花兴一拳打在炎裂豹头上,炎裂豹随之发出一声哀鸣,可能这就是它的命吧,当契约定下的那一刻,花兴死,他也会跟着死,如果花兴不主动解除契约,那自己将一辈子活在黑暗当中。

百般无奈,炎裂豹只好吃下纹饰赤御丹,而另一颗,花兴是专门为穆远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