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梦李宁玉(只是想见你)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顾晓梦李宁玉)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只是想见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向祈安

角色:顾晓梦李宁玉

简介:顾晓梦意外救了李宁玉,两个人因此结缘,心生情愫,后被李府发现强行拆散,派人暗中杀掉顾晓梦李宁玉最终妥协嫁入王府,不久成为皇后,和皇帝一直相敬如宾,并无夫妻之实顾晓梦却阴差阳错进入军营,化名顾晓,多年卫国战场杀敌,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大将军受诏回京受封,两人在皇宫重逢,那份一直隐藏于心的感情终于表露不料女扮男装身份被皇帝知晓,却没有杀她,派她驻守边疆不久皇帝薨,顾晓回京保护幼帝,成为太后的李宁玉辅助幼帝直至亲政,时机成熟,瞒住世人,假死出宫,终于嫁给顾晓为妻结局he,番外be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只是想见你

《只是想见你》免费试读

第5章 第五

这一通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约两个时辰。

顾晓梦的状况平稳了下来,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谨心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家的小姐,“都这么晚了,小姐,是不是我们该回去了?老爷和夫人该担心了。”

白小年和魏宇守在跟前,顾晓梦还没醒,李宁玉看着他们,“今天多谢各位相救之恩,如果有什么问题可直接来府上找我,陈大夫这边不必担心,我会安排好一切,家中还有要事,需赶回家处理,看来等不到顾公子醒来了。”

看着白小年,“等顾公子醒来,还望代为转达,公子相救之恩,宁玉不会忘怀,理应当面道谢,但因之后几日出府多有不便,还望公子见谅,日后若有事,宁玉亦竭尽全力。”

谨心顺手递上了一个荷包,里面是几锭银子,“还望公子不要推辞。”

白小年没有伸手接下,“我想顾晓当时救李小姐定是出于本心,醒来若是知道我因此收了小姐的银子,只怕是要生气了。”

“谨心,把银子收起来吧!”

“好。”

出了屋子,李宁玉还特意见了陈大夫,“里面的人还有劳陈大夫多多费心,诊病的费用明日会差下人送过来。他今日受伤的事,不要告诉其他人,若是人醒来了,还望先生差人送一副药过来就好。”

“好,小姐还请放心。”

李宁玉点头致谢,然后便跟谨心离开。

刚才医馆帮忙准备的马车已经侯在了外面,车子向着李府的方向驶去。

“小姐,耽搁了这许久的时间,只怕这府里已经乱套了吧?”

李宁玉闭着眼睛,仔细的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要是不乱,有的人的戏还怎么唱下去。”

此时的李府确实一片混乱,李成黑着脸坐在上面,怒气冲天,老太太坐在上首,脸色也十分难看,李夫人脸色苍白,几乎是靠在椅子上,报信的人已经回来了一个时辰了,可这玉儿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地上跪着的是刚才那个侍从,只是身上除了自己划的那一刀,还多了许多伤口,低着头,可眼里满是愤恨。

在回李府之前,他还去见了另外一个人,青楼里的纱帐重重,看不清对面人的脸,他跪在地上,“李宁玉被救了,我们的人被杀了,任务没有完成,还望公子责罚。”

酒杯扔了过来,额头上瞬间出了血,“废物!”

整个人伏在了地上,里面人一挥手,旁边的人对着他就是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身上还多了几处刀伤,里面传出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再打下去人家晚上可要做恶梦了呢?”然后是男子的调笑声,“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吧,下次再失败,你这条命也就不必留着了。”李宁玉刚到门口,已经有人跑进去通传了。“大人,小姐回来了。”

李夫人直接站了起来,就往门口赶去,迎面撞上了匆匆进来的李宁玉,“小玉。”说着便上前去看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受伤,看着眼眶发红的母亲,李宁玉也有些愧疚,母亲向来好强,何曾现在这样过。

拍拍母亲的手,安慰自己没事。

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人,倒是伤的更重,可是比起中了毒的顾晓梦,李宁玉还是觉得这样便宜了些。

“宁玉拜见父亲,祖母,让你们担心了。”

李成扶起了她,看着李宁玉没事,也放心了些。老太太也是安慰几句。

门外传来一阵嘈杂,进来的是何剪烛的哥哥,身后还跟着吴志国,一见到大堂里的李宁玉,顿时放心了下来,“李伯父。”

“贤侄怎么过来了?”

“家妹听人通传,说是宁玉在路上被人劫持,十分担心,我便赶过来看看,现在没事就好。”

吴志国看着眼前的李宁玉,自己在听到何家通传的消息时,都有些担心,路上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再看堂下跪着的侍从,可见确有此事,可眼前的人倒是一脸沉静,不简单的女子。

“有劳挂心了,所幸有惊无险。”

“还是小侄思虑不周,应当派人亲自护送回府的。”

确认李宁玉无事 ,何家一行人也就离开了。

李宁玉只说正好有一位侠士经过,救了自己,然后离开了,并没有提到顾晓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贸然将他们牵扯进来,只怕会给他们招惹祸端。

回房之后的李宁玉在送走了母亲之后,谨心便走了进来,关上了门,“小姐,孙姨娘那边今早确实是请了大夫,最后说是昨晚肠胃不适,今天早上腹痛,情急之下才差了卫成去请大夫的,没想到却差点酿成大祸。老爷那边也已经知道了。”

差点?李宁玉心里冷笑,到底是差点酿成,还是差点没酿成。她这妹妹平时对她从不亲近,今日亲自送自己出门,原来是为了这样。

“那个侍从那边呢?”

“是三个月前入府的,跟孙姨娘那边没有一点交集。”

果真如此吗?李宁玉可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还是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反倒是卫成几乎被马车遮住了大半个身子,本来还以为只是比较熟悉,现在看来倒是可能是有别的目的。

顾晓梦醒了过来,睁眼便看到了趴在床头的白小年和魏宇,枕头旁边是一方白色的手帕,记得迷迷糊糊间有人给她擦掉了额头上的汗,不是白小年。

喉咙因干涩有些发痒,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白小年他们听到声音,立马清醒了过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没事,有点渴。”

白小年扶她坐了起来,她不经意间拢了拢胸前的被子,白小年只以为他冷,让被子包的更严实了些,魏宇已经端过了水,喂她喝了些水,她也没在推辞,毕竟现在胳膊使不上什么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