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苌楚李霁珩)别跑!王妃你的案子还没破全章节免费阅读_(许苌楚李霁珩)全文阅读

小说:别跑!王妃你的案子还没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狡兔三窟w

角色:许苌楚李霁珩

简介:(1V1➕甜)(神探➕医女王妃✖️冷面洁癖深情九王爷)(双向奔赴,先婚后爱)
李霁珩第一次见到许苌楚就知道,他这一辈子注定是她的裙下之臣,满怀期待的新婚之夜,却没想但当晚她喊了别人的名字
本以为只是一起普通的连环浮尸案,不承想才刚刚揭开真相的第一层,随着案件的发展,抽丝剥茧之后,竟然藏着天大的阴谋
许苌楚知道,再这样追究下去牵扯出来的人和事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了的,王权霸业,真相残酷,丑陋不堪,所幸这一路走来,都有李霁珩相伴,也让她终于打开心扉,直面内心,人间这趟,我翻山越岭,为自己而来
已知黎明将至,抬头尽是朝阳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别跑!王妃你的案子还没破

《别跑!王妃你的案子还没破》免费试读

第三章 我要的是一颗真心

看着许苌楚得意的样子,李霁珩无奈,嫌弃的把碗筷往许苌楚方向推开,从怀里拿出一块白手帕擦了擦手心:“你知道吗,本来我有两颗心,认识你之后便少了一颗。”

“为什么?”许苌楚托着腮帮子,看着李霁珩杏仁色的瞳孔。

“因为恶心死了。”

“噗……”许苌楚忍不住笑了起来,肆无忌惮,弯弯的眼睛像月牙。

烛火下,李霁珩竟看得有些晃神,只觉得她灿烂得像太阳,让他忍不住伸手遮挡双目,以免灼伤自己。

许苌楚笑完之后两手一摊:“那我这两日的表现还算合格了?”

“嗯。”

李霁珩说着,拿起茶壶沏了杯蒲公英茶,许苌楚接过后放在鼻尖嗅了嗅,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王爷好品味。”

但她却没发现他的眼神瞥了一眼自己随身携带的蒲公英香囊:“看来京城传闻所言不虚,果然是个断案奇才。”

听到他的夸奖,许苌楚也没有谦虚,而是一副我就是这么厉害的样子:“那是,不负盛名。”

“说说看”李霁珩倒是想听听她的推理和看法。

“王爷把我扔去刑部司不就是想看看我究竟有多少能耐吗?如果我没猜错,王爷应该是想让我帮您查宫里最近发生的浮尸案。”

“但是此案可能会牵扯出宫内丑闻,那么一个王爷信任的,与宫里的人和事没有什么交集的人来帮王爷查案,是最好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王爷不让我以真实身份待在刑部司。”

“王爷觉得我有这个能耐,就可以顺理成章让我彻查这个案件,也不会因为身份受到阻挠,更不会在追查时和王爷扯上任何关系,若是没能耐,那就更简单了,把我扔去一边就好了。”

李霁珩点头默认,随后将腰间的玉佩扯下:“拿着它,你可以随意出入任何地方,宗卷随便你看。”

“事成以后,我保证许绾芙和刘翀有情人终成眷属,记住,这块玉佩只能用来做与案件有关的事,若是被我发现你另作他用,我定不轻饶。”

李霁珩清楚许苌楚在乎的是什么。

“也就是,如果我规定时间内没把凶手抓到,我姐姐就真的要嫁给太子做妾?”

说到这件事,许苌楚眉头紧锁,一改刚才和李霁珩说说笑笑的态度。

见许苌楚认真的样子,李霁珩深邃的眼眸沉了沉:“你不想让许绾芙和你一样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像她一样一番努力争取?”

李霁珩的语气一如往日冰冷,听不出任何情绪。

“王爷真是高看我了,这是先皇赐婚,若是能抗婚,王爷又怎么会娶一个区区太医院史的女儿呢?”

“但我姐姐不一样,是太子要强娶,到时候解除婚约也不过是太子一句话罢了。何况我姐姐和她的心爱之人都在为了对方争取,这也是我梦寐不能求的。”

想到这儿,许苌楚下意识的捏住了腰间的蒲公英香囊,大婚之前,她曾和葛青相见,虽然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但当她说出想和他一同前去观赏开得正烂漫的桃花时,她看出了他的局促和不安,聪明如他,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呢,沉默便是拒绝,她懂。

第二天便看到了好友姚臻臻手里拿着她曾看到葛青当日小心翼翼护着的粉色蒲公英,她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听着好友和自己诉说被葛青告白时的惶恐,许苌楚心头一阵暗涌,终究是忍住了泪水,还安慰姚臻臻不要太过忧心。

本来已经做好了豁出性命,也要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的决心,却发现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是那个太尉的儿子葛青。”

许苌楚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霁珩,自己喜欢葛青这件事情除了葛青,连姚臻臻也不知情。

“你派人调查我?那也不应当会知道这件事。”

许苌楚眉头轻皱,脑海里一遍遍梳理着近来的点点滴滴,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

李霁珩靠近许苌楚,低沉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你也太高估我了,不过是大婚当晚,你喊了他的名字。”

“啊,这……”许苌楚脑海里回想起当晚的画面,耳根子突然滚烫起来,一旁的李霁珩也正靠在自己身旁,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只觉得脖子处痒痒的,

许苌楚不自然的转过头,却又对上了李霁珩清俊的脸,剑眉星目。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郎艳独绝,举世无二。

长成这个样子,想必先皇和太后相貌定是不俗,许苌楚暗想,也难怪京城女子多为他疯颠痴狂。

“嗯?”李霁珩的声音再次响起。

“王爷……恐怕是听错了。”

许苌楚狡辩,只要自己不承认,这事就是没发生过。

李霁珩听到这个回答,神色有些失望。

“不愿承认你的身份,还有一个原因,想知道吗?”

许苌楚一双眼眸充满疑惑,重重的点了点头。

“本王要的是,是一颗真心,而不是一个同床异梦的傀儡。”

他这样一说,许苌楚便理解了为何第二天他对自己态度如此冷淡。

真心?他想要谁的真心?

“王爷……是有心仪之人了?”

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理由了,两人在这之前从未见过,他定然是不会喜欢自己的。但她又隐隐约约感觉他是说给自己听的,而许苌楚是不相信一见倾心的,除非……

“王爷,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挺好的?”看着她恍然大悟的样子,李霁珩恨不得将她的头拧断。

“许苌楚,你的脑袋里装的是稀饭吗?真是浪费了你爹娘一晚。”

此时李霁珩后槽牙已经痒得不行了,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骂人了?”许苌楚不明白,修长的手指挠了挠头,看着她无辜的眼神,李霁珩拿起蒲公英茶一饮而尽,真是个好东西,果然降火气。

“罢了,罢了,我和你说不清楚”李霁珩放弃,他想不到她冰雪聪明,却在男女之情上如此迟钝,或许是她没放下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在这里和自己装糊涂,李霁珩想到这儿,心头也不免恼火起来。

“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你给我记着许苌楚,我不管你有多惦记太尉的儿子,你都是我祈王过门的妻子,最好不要做出什么有违常理的事。”

莫名其妙,怎么就生气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