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小刀计大虾《魔帝失忆,开局顶级伤害》完整版免费阅读_(魔帝失忆,开局顶级伤害)热门小说

小说:魔帝失忆,开局顶级伤害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计大虾

角色:计小刀计大虾

简介:2000年前,夏华人界经历一场人魔交战,世界陷入混乱魔辰天是魔族之帝,野心勃勃想统一六界
人族南阳派,“南苍穹”为守护夏华,不惜生命与魔辰天在上空大战三天三夜!
到底是魔不胜正,还是巧合?拥有洪荒之力魔辰天既被南苍穹终极绝学“神级波”冲击了太阳穴
魔辰天:“我统治了魔界、地界、神界、地界、仙界、居然……会命丧人界”
一代魔帝,最终落入万丈深渊,灰飞烟灭!
南苍穹:“若不是跟它打赌!恐怕输的人是我……”
华夏2000年后,魔帝并非丧命,而是已沉睡千年
机缘巧合,被一对夫妇救死扶伤,因失忆,并收养为子取名为:“计小刀”
开局自带999级伤害,一路上,任何对手都抗不过他一招!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魔帝失忆,开局顶级伤害

《魔帝失忆,开局顶级伤害》免费试读

第3章 宿内规定

全馆弟子正拿扳手做事,现在回过头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我们,冷木龙像在剪什么东西,手也停了下来,目光也盯了过来。

冷木生更是迷了迷眼:“那二位是想过来了解一下我们弘扬派,还是单纯过来切磋武艺的?”

计小刀:我们是……

计求恩:纯?能有我喝的酒纯?

看爷爷含糊不清,只有解释清楚:其实爷爷送我过来,是来交学费拜师的。

冷木生:噢,原来是小计,这位老汉原来是你爷爷,难怪我感觉画面如此熟悉,好像在一本,叫金什么梅书画册里见过。

冷木龙尴尬咳嗽两声……

计求恩:冷师父我们真是相见恨晚呀,以后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你夫人就是我的……

计小刀赶紧把爷爷拉到一边,生怕闹出幺蛾子!

他一手推开,满脸不悦地说:“你小子干啥!刚要说到激情的时候,你就要打断,一点没礼貌!”

冷木生不以为然,严肃回道:“拜师学艺,缘分全靠学费,明天早上10点准时到弘扬派报到。”

跟冷木生告别之后,计小刀就扶着昏昏欲睡的爷爷,叫了一辆马车,回到了家里。

清晨第二天,起床已是家里没人,爸妈都出去了,爷爷估计又去种菜了。

出门直奔弘扬派,来到目的地,先是交了九九八文学费,收费员说这是三十年,第一次优惠打折,听着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被带入休息室,里面还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红毛,身子健壮,一脸傲气,不好打交道的样子。

小红毛先开口说话:“别告诉我,你一身皮包骨也是来学武的?”

计小刀:“以前很胖,现在瘦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力气大。”

小红毛一脸不屑地说:“能有我力气大?我家老母猪,我一手能举起来,转好几圈呢,要不出去比一比?”说完上去,扯着计小刀布衣。

“郑可语,你干什么!”冷木生声音传来。

小红毛正是郑可语,这时他松了手,对冷木生溜须道:“没什么冷师父,我俩正玩游戏,消遣一下,为的就是等你出现,你不来快无聊爆了。”

冷木生摆摆手,开始进入主题:“你俩交了学费,就是我门下弟子了,以后出门在外的,别把我名字报出来就行了。

下面我要安排你们到,甲班跟着冷木龙学拳,以后他就是你们教头,相信在舞台上,你们都有目共睹他实力了,等下把东西搬到室宿房吧,里面师兄很热情,会照顾你们。

“没多久你两就会感觉到,什么叫家人。”

很快两人来到后院室宿,里面左右墙靠着一排铁架床,本来还剩余两张空位床,结果全用来放鞋子跟包袋了。

舍内左右站着一人,中间一壮汉,翘着二郎腿对着计小刀两人说:“你们都是新生吧?老冷已经吩咐过我们,让你们熟悉一些新规定。”

左边青年介绍说:“我是老二,中间是我们老大,你们可以叫它军哥,以后让你两翘着,就要照做,听明白没有?右边那位叫三哥。”

右边三哥狡黠笑道说:“来到这里学艺,要懂两个地方规矩就够了,一是武馆,二是室内,请问新来的几位都带了什么好东西?”

计小刀却不以为然,自作惊喜道:“东西挺多,我正愁没人帮我搬东西,也好整理床位呢!那就多谢几位学哥帮忙,请把你们东西移走,我感激不尽。”

军哥气得怒不可遏:“哪来的瘪三,那么不醒水,告诉你们!没好东西别想睡这,给我去茅坑睡!”

郑可语抢先一步,拿出一盒烙面,一瓶祖传古董,看着像尿壶,他跟条狗一样恭敬地说,这是师弟一点心意,希望各位师兄多多指教!

军哥兴奋拍了拍大腿说,果然有个明白人了,又把目光投向计小刀,问他明白了没有?

“请问学费在哪退?”计小刀故作一脸为难样子

大家以为他胆怯起来,郑可语更是鄙夷他,心里庆幸自己机智,也发誓暂时忍一段时间,等把绝世武功学好,想在这里称霸还不是轻松加愉快!

军哥给了三十文给郑可语,让他去买些点心过来,等下再腾个位置,给他过来收拾床位。

宿内,只剩下四人。军哥使唤老二、老三上去抢计小刀行李,准备把东西都扔到茅坑里。

刚要上去动手,计小刀猛地用手臂对准床的铁架就是一锤过去!铁架直接凹陷变形。

宿舍三人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计小刀不理会老二,老三,走上前去直接拧着军哥。

奇怪是军哥怎么反抗,都感觉被一股强力,弄得挣扎不了,于是被拽进了茅房里关上了门!

门外只听到军哥惨叫!跟计小刀慢条斯理地语气:“你怎能逼我动粗?和气些不好吗?你不知道我一出手就控制不了自己,失控就有人会受伤。”

一分钟后,门打开,军哥脸上全是紫一块青一块走了出来,随后计小刀也出来了还问道,有没有下一位?一起进来,我手痒。

老二老三早已经慌慌张张,在清理一铺床,军哥也慌忙跑上前帮忙!

“鸡哥,肯定是睡窗边的,上厕所也方便。”因为计跟鸡读音类似,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念错了。

计小刀满意点了点头说,这才感觉有家人的意思,待会郑可语回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知道不?其它看我手势行事。

“知道了鸡哥,不过我看刚才那小子好像看你很不爽,要不要给那小子一点教训。”

“不用明目张胆,因为我喜欢玩刺激。咦!我怎么感觉你两在骂人?可是我又找不到证据。”

过一会,郑可语买了点心回来,从正门刚好瞧见计小刀,已经摆放好了床位。

“几位学哥,点心已经准备好了。”郑可语心里十分不爽,本来想睡,靠近窗边位置,却被这小子领先一步,待会给他点颜色。

军哥本来是打算,让他把点心放到计小刀那的,后来瞧见一个手势,就让他放到中间桌上吧。

“学哥你头上是怎么了?”

“哦,没什么,刚才表演了一段头铁功,把床铁架撞坏了而已。”

郑可语自然不敢怎么样,只是拿起自己床单,鞋子没脱,故意在计小刀床上留下一个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