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忆然夜墨岩《重生归来成为满级大佬》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苏忆然夜墨岩全文阅读

小说:重生归来成为满级大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魂断梦回

角色:苏忆然夜墨岩

简介:她聪慧过人,奈何成为豪门弃女
她渴望亲情,却被亲人利用的彻底!
她矜矜业业替丈夫打下商业帝国,
仍换不来丝毫怜惜!
一朝身死,却意外在十五岁那年清醒!
这一世,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为自己而活!
这一世她要手撕渣男,向前世的仇人把债统统讨回来!
却不想孤勇的路上,那个尊贵的男人贸然闯进了她的世界……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重生归来成为满级大佬

《重生归来成为满级大佬》免费试读

第01章 地下室的女人

历城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苏忆然呆呆的坐在地上的草铺上,数着身上不停飞动的苍蝇,常年没有洗澡,身上早已长出了厚厚的黑泥,散发出难以形容的气味。

苏忆然浑然不觉,伸手煽动这些苍蝇,不停的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仿佛这样就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十年了,被关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地下室已经整整十年了!

苏忆然抬起头望着铁窗外的月亮,每每看到这样的一轮满月,心底油然而生的密密麻麻的悔恨足以让人癫的发狂。

苏忆然挪了挪身体,缓缓从草铺上爬了出来,一只断了脚掌的残腿,暴露出来,底端的死肉隐约可见活蛆在蠕动。

她是历城顶级豪门世家,苏家家主苏炳然的的亲生女儿,她本是苏炳然原配发妻所生,只可惜母亲在怀上她以后,身体每况愈下,以至最终难产而死,

父亲因此认为她不祥,责怪她克死母亲,于是把她送往国外的远亲收养,远亲也只当她是颗生财的摇钱树。

要钱的时候把她推出来折腾一番,穿上漂亮的衣服在镜头前露个脸,彰显他们的劳苦功绩,每次视讯后就会扒掉她身上的道具,勒令她干活。

苏忆然每天起早贪黑,做着农场里工人都不愿意做的苦活脏活,这样一个历城顶级豪门的名媛,生活的确连普通人都不如。

本是金枝玉叶,历城娇女,奈何被父亲遗弃,若非后来继母生的女儿苏若兰不肯嫁给那人,父亲应该怎么也想不道她这个在异国他乡的女儿吧……

尽管如此,苏忆然却一点也没有责备父亲,忆然,忆然,这个名字是母亲弥留之际给她取得,母亲到死,都在舍不得这个男人,苏忆然想父亲应该是个优秀的,值得尊敬的人。

初回苏家,她就被扔在了偏远的苏家宏天别院里,但她依旧满心欢喜,只因为她觉得她终于跟她的父亲生活在了一片天空之下!

母亲爱着的那个人,她的父亲,终于不会只是视频中的男人,他会真实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以父亲的样子爱惜她,保护她,然而,却只听到父亲慈爱的对着美丽且明艳动人的妹妹苏若兰说:“若若,你现在不用再担心了吧,她会替你联姻的。”

这个浑身散发着活力的少女,正是苏忆然同父异母的妹妹,与自己颓然拘谨完全不一样,苏若兰青春可人,是个风华正茂的可爱少女,当时的苏忆然是这样想的,却没想到,这个名字会是她一生的噩梦。

后来,为了得到父亲的关爱,她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嫁给了历城赵家的私生子赵博延。

初入赵家,因为赵博延私生子的身份尴尬,处境艰难,苏忆然在赵家的日子也是相当不好过,她曲意奉迎,奴颜婢膝,一心一意的帮助赵博延在赵家站稳脚跟。

几年后,更是为他生下赵家长孙赵景阳,后来又几番出生入死,帮他建立起他在华|国屈指可数的商业帝国!

这些足足花了十五年的时间,人生能有几个十五年呢?

呵~

赵博延曾在月下许誓,不负如来不负卿,他说,她是他的命中贵人,苏忆然到现在依然能清晰的记得他当时的神情,真挚动人,他看她的眼神里溢满了绵绵的情谊,那轮圆圆的满月,像纺车,纺着她浪漫的遐思。

可是命中的贵人,终究抵不过心底的那颗朱砂痣,转眼间,就如阴沟里臭虫,弃之如敝履。

后来呢,后来——

苏忆然每每想到那一天,都忍不住发笑。笑自己年少轻狂,笑自己痴心错付,笑自己一意孤行,愚钝无知。

还记得那一天,接到他的电话,说景阳被东南亚黑帮绑架了,她顾不得其他,连夜飞往东南亚交涉,可是那些绑匪根本不在意赎金,他们甚至都没看那些塞满现金的箱子,一切在她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

废弃的工厂里枪林弹雨,她带去的亲兵护卫被团团围住,一阵血雨腥风,苏忆然知道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局,他看着自己的亲信兵,一个个倒下,看着自己的儿子冰冷的尸体,生无可恋,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苏忆然活了下来,她被带到了赵博延的面前。

赵博延素来温柔的眸子寒光凛凛,好像藏着万年的寒冰,冷酷无情:“你这个毒妇,若若那么可爱的女孩,你怎么下的了手,她是你的亲妹妹呀!”

苏忆然满心凄楚,痛苦的想要杀人,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动弹不得,“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忆然不敢置信,他的丈夫居然对他下药!苏忆然用尽全身力气,愤怒的嘶吼道:“你知不知道,景阳他…景阳他死了!!”

赵博延毫不留情的一掌甩过去,苏忆然的嘴角当场溢出一口血来,引来他嫌恶的目光:“贱|人,东南亚的事情本来就是你一意孤行的结果,你居然趁我不在历城,让若若去做人质,你分明就是想害死他!若非我回来得及时,她必定是一尸两命!”

苏忆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在月下许她誓言,在无数夜晚温柔缱绻的男人,他还是那么俊美,只是眉宇间不再柔软,充满戾气。

也许,她从来就不了解这个男人,她的丈夫。

他可以十五年如一日的戴着面具在她面前演绎情深似海,也可以像现在这样残忍的像个野兽,撕咬她的灵魂!

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笑话,被人玩弄于鼓掌而不自知,还眼巴巴的沉浸在自己的痴恋里,自以为是的付出,却不知,内里如此的肮脏不堪!

苏忆然冷冷一笑,清冷的眸子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你只想到了我那个妹妹,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儿子景阳?他又做错了什么,你居然换他去顶替,我的景阳被人凌虐而死,这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人能做的事情吗?”

“现在她苏若兰怀孕了,你视若珍宝,我的景阳却死了,你答应过我,会爱惜景阳,为什么要出尔反尔!为什么!你忘了,没有景阳,你在赵家什么东西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