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牧一沈君同(公主殿下:纯情杀手往哪里逃)全文在线阅读_(公主殿下:纯情杀手往哪里逃)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公主殿下:纯情杀手往哪里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号病人

角色:江牧一沈君同

简介:我是个很淡的人,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太大的感觉,没有喜欢的也没有特别喜欢的
我就喜欢以暴制暴,谁也别妄想挡我的路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公主殿下:纯情杀手往哪里逃

《公主殿下:纯情杀手往哪里逃》免费试读

第1章 开端

蜀城,青阳大学。

正值九月的开学旺季,校园中随处可见拖着行李箱的学生,苦哈哈地走在路上。

干净苍翠的绿植,汩汩流动的池塘,蓝白主调的建筑楼,以及今天格外凉爽的天气,稍稍安慰了一下新生们相较其他年级早开学两天的忧愁。

而柯言早已拎着板凳坐在了寝室的阳台上,手里还捧着一桶泡面,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暖烘烘的光落在她的身上,时不时吹过一缕风,带起几根碎发,颇有些岁月静好。

至于那不太符合气氛的某掌柜牌泡面,无他,学校食堂和小吃街都还处于待业时间,唯一已经开始营业的只有一家小型超市。

而作为提前返校的大二人员,柯言看着楼下累红了脸的新生们,心里默默同情了一下,然后低头悠闲地刷起了视频。

“据最新统计,近三日京都新增病例四十一例,汉城新增病例三十五例,西江新增病例一百一十二例……请广大居民减少外出,备好安全警报器,如有眩晕、身体寒冷、呼吸不畅等症状,及时拉响警报……”

“爆!杨姓艺人于某综艺突然晕倒,节目组解释为过度劳累,其工作室仍未出面回应,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闭口粉刺长期起痘,就用……”

滑过熟悉的广告,柯言吃下最后一口泡面,伸了伸懒腰。

一年前,全国范围内突然出现居民无故晕倒的现象,而且不论地点不分时间。

可能是在家里,也可能是在大街上,可能是走着走着便一头栽了下去,也可能是睡梦中便陷入了昏迷。

要知道,这种没有任何明显预兆的情况是十分危险的,那段时间里,国内交通事故剧增,因晕倒而意外死亡的案件频发。

一时间人人自危,甚至形成了恐慌,谁都不知道自己又或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会不会在下一秒突然失去意识。

而网络上,一些人大肆宣传“末日论”,信誓旦旦地表示天灾即将到来。

那时候的华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些见势不妙的人也纷纷办理出国,美名其曰“避难”。

但不超过半个月,以这种病例为研究主题的小组迅速成立,开始着手探寻解决方案,国家也以雷厉风行的手段镇压了一些疯传的言论,并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安抚民心。

所幸,得益于果断迅猛的控制,情况竟也开始好转。

然而当华夏内部逐渐有起色的时候,相同的症状突然在全球范围内扩散,情况甚至更加严重。

连一些抱有看好戏的态度的外界国家,也开始焦头烂额。

直到发现迟迟没有解决的办法后,联盟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主动请求华夏的帮助,并召集各国精英进行研究。

而在今年的三月份,一份中英文译的研究报告在全球公报中发布。

这种症状被称之为“新病毒”,被划分为“α型”和“β型”。

区分方式很简单,“α型”患者会在一个月内苏醒,而“β型”患者的苏醒时间在一个月至半年之间。症状主要为眩晕、身体发冷、呼吸不畅等,苏醒后的人员身体并无异常,甚至有传闻说自身的体质会得到加强。

在陆续有患者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后,这份报告也被证实了真实性。

渐渐地,“新病毒”开始可控起来,其中华夏的成果最为明显,人们被发放了特殊的安全警报器,一旦察觉自己身上出现了相关症状,就可以拉响警报,附近的医院和公安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秉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原则,哪怕到头来只是普通的感冒也会被认真检查一番再放回。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现象直至今日也未完全停止。

柯言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了下来,空气都有些发闷,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为那些还在路上的新生们默哀。

草草地把泡面桶收拾了一下,柯言拎着板凳回到宿舍,关好了玻璃门,便爬上床准备补会儿觉。

这一睡,便睡到了晚上。

柯言是被雨声吵醒的。

密密麻麻的雨点砸在阳台上,空中时不时劈过几道惨白的惊雷,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

柯言揉着眼睛下床,打开了灯,清冷的光在屋里散开。

“好冷。”

许是下雨天,气温忽而低了许多。

柯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空调吹出的风拂过身子,一时间竟有些刺骨的冷意,她连忙去拿遥控器,伸手关掉。

翻出一件外套披着,柯言拉开窗帘,向外面望,视线内只有几处微弱的光还亮着,雨幕铺天盖地地落下来,像是一道屏障隔开了一切,模糊地看不真切。

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屏幕亮起,一则通知推送了出来。

黄色预警,特大暴雨,请勿出行。

这么大的雨谁还会出门。

默默吐槽一句,柯言没有了睡意,便坐在椅子上开始刷视频。

过了几分钟,忽而一道隐隐绰绰的声音传了过来。

似乎是,猫叫?

柯言调低了音量,皱着眉向阳台看去,杂乱的雨声中伴随着一阵阵微弱的**。

她犹豫了一下,起身走向阳台打开了玻璃门,一瞬间雨滴便倾斜着落了进来,劈头盖脸地浇了柯言一身。

爆了句国粹,柯言后退了几步,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

外面仍然很黑,那猫叫却越来越清晰,仿佛正在附近。

是学校里的流浪猫吗?

柯言寻着声音,忽而觉得心慌,恰巧一滴雨水砸进了眼睛里,她连忙抬手揉了揉,视线模糊了一瞬。

等到再去听时,猫叫似乎消失了,柯言猜想可能是已经找到了躲雨的地方,便转身进了宿舍。

好像更冷了。

从衣柜里取了条干毛巾擦头发,柯言伸手打开手机。

9:05。

恍惚间,屏幕似乎闪了一下,柯言看到自己的脸出现了一瞬。

忽而,一股毛骨悚然的不安感爬上了后背,她猛然一抖,转头去看房间的一角。

那里摆放着熟悉的扫把和垃圾桶,唯一不同的是一团不可名状的黑色阴影正粘稠地顺着墙角流动,由细小的一丝逐渐扩大,扭曲中竟拉扯出了一抹人形的模样。

柯言僵在原地,握着手机的手指微不可查地颤了颤,雨滴还在噼里啪啦地砸着玻璃,可她几乎快听不见了,令人眩晕的波动挤压着她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