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九小姐重生后的宠夫日常)苏梵音李承邺完整版免费阅读_(团宠九小姐重生后的宠夫日常)热门小说

小说:团宠九小姐重生后的宠夫日常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霍幼吾

角色:苏梵音李承邺

简介:【重生】【1v1】【青梅竹马】【打脸】【甜宠】
上辈子,苏梵音被渣男贱女联合设计,耗费青春将李瑾年送上皇位,又提剑上马为他平定四方,却换来他诛她十族、将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师父、统统杀死
更是害得爱她宠她、把她捧在手心里面的男人放弃了本该属于他的皇位屈死于劈云山前
一朝重生,她捡起智商,势必要将小师兄送上皇位!
白天脚踩白莲手撕渣男,晚上开启宠夫模式
“小师兄,你看今晚月色溶溶……我睡不着呢”
李承邺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他的宝贝天天挑战他的忍耐力怎们办?
伸手揽她入怀:“赏月可好?”
“好!”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团宠九小姐重生后的宠夫日常

《团宠九小姐重生后的宠夫日常》免费试读

第5章 有幸识得美人面

苏梵音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瑾年,努力压了压心里头的恨意,扬起头双手叉腰,颇有些跋扈的说,“我便是劈云山十三娘!就是你要来抢我的小师兄?”

时至初夏,李瑾年轻摇手中折扇,没有恼,轻声笑道,“正是。在下李瑾年,奉皇上旨意前来。”

他怎么觉得,这个小姑娘有些恨自己?

李瑾年的容貌身段的确有让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见钟情的资本。

但是对于苏梵音来说,李瑾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只等自己亲手揭掉他的伪装。然后一刀一刀的将他的血肉割下来喂狗。

“劈云山的规矩,小师兄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苏梵音白了一眼李瑾年,霸道地说。

苏梵音的话说得太过直白,李瑾年闻言身形晃了晃,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眼眶通红,伸出手想要抓住苏梵音的手。

苏梵音轻轻地躲过。

李瑾年声音颤抖,神色落寞,捻了捻指尖,“今日有幸识得美人面,不想姑娘竟然早已心有所属。”

“我是否心有所属对于五皇子来说都不是多大的事情吧?毕竟,我与五皇子,素不相识。”苏梵音怪异的看了一眼李瑾年,这就开始装深情了?这样拙劣的伎俩前世自己是瞎了眼没看出来么?

苏梵音捏了捏手,她不会再和李瑾年有任何情感上的纠葛,有的只是血海深仇。

李瑾年低下头,苦笑了一声,再不说话。

“我小师兄人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她可不关心李瑾年演技如何,她只关心小师兄去哪里了。

“我也还没有找到堂哥,若是姑娘找到了……”李瑾年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翩翩而来的李承邺。

今日他一身玄色衣袍,遥遥地便给人“独立天下第一香”的气派来。

“音儿,过来。”李承邺看见苏梵音,轻笑着招手。

苏梵音一见李承邺立刻一改刚刚的跋扈,眉开眼笑的跑过去,“小师兄!”

李瑾年脸色一下僵住了。刚刚苏梵音可还不是这样乖巧的模样!

李承邺宠溺的笑着拿扇骨轻轻敲了一下苏梵音的脑袋,“音儿,不得无礼。”

虽然是说着责备的话,语气里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温柔宠溺都快溢出来了。苏梵音娇憨的笑着答应了。两个人容貌绝配,站在一处就像是心意相通的情人,招人嫉妒。

李承邺转过身去,对着李瑾年微微拱手,算作行礼,语气冷淡疏离:“见过殿下,殿下这声堂兄在下当不起。”

“父皇下旨,请你回去做大理寺少卿。”

“小师兄,你永远都是音儿的小师兄对不对?”苏梵音抓着李承邺的衣袖摇晃着撒娇。

“音儿说得对。”李承邺语气一改,又成了温柔的李承邺。

“那,音儿和小师兄一起下山回神都好不好?”

李承邺犹豫了一下,他的音儿天性纯善,神都鱼龙混杂,多是人心叵测,平心而论,自己私心真的就想把音儿藏在劈云山,藏一辈子。

李瑾年却开口劝,“堂哥,苏姑娘离开神威将军府也十年了,对家中父母和兄弟亲族思念定然也不浅,不如借此机会将苏姑娘带下山去,也好亲人团聚。”

苏梵音心中冷笑,李瑾年打的什么主意她能不清楚?无非就是因为劈云山不接待外人,要搭上自己势必要常常见面,他上不来,只好让自己下去。

“音儿可是想家了?嗯?”

“五皇子慎言,神威将军府每月来的人都快把劈云山山门踏破了,我才没有和家人分别呢。”苏梵音冷漠的瞪了李瑾年一眼。

转过来瞬间笑着对李承邺撒娇,“音儿是害怕神都那么多金枝玉叶的姑娘,万一我不在小师兄身侧,有那个姑娘惦记上了我的小师兄同我抢怎么办?”

“音儿放心,无人可以同音儿抢。小师兄永远是音儿的小师兄。”李承邺闻言忍不住笑了。

苏梵音继续撒娇,“我不信,我就要和小师兄一同下山去!”

李承邺沉吟片刻,“那音儿同小师兄一同下山要听小师兄的话,可好?”

“那自然!”苏梵音欢欢喜喜的答应下来。

目送着苏梵音拉着李承邺去找陆芥子亲昵的背影,李瑾年双目通红,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这样绝色又有家世背景的姑娘会喜欢上李承邺?为什么!

李瑾年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一拳打在了旁边的树上,血迹瞬间顺着树皮的纹理流淌下来。

“爷,您这是……”随侍墨阙惊讶的看着自家主子流血的手惊呼。

“她居然喜欢李承邺而不是我!”李瑾年恶狠狠的盯着流血的手,嗓音嘶哑。

墨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家主子除了和陆家表小姐苏蕊有情,怎么什么时候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和陆家大名鼎鼎的九小姐苏梵音有一段的?

他哪里知道,他家主子觉得自己风华绝代,天下的姑娘合该都围着他转,都合该对他一见钟情!

李瑾年没工夫顾及墨阙的眼光,眼中闪过狠厉的神色,独自低语,“苏梵音,真是个有趣的姑娘。音儿,你迟早是我的,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爷,树是无辜的。何况我劈云山一棵树都是金贵的,您是金枝玉叶,却也未必能赔得起我劈云山一棵树。”赶来的意浓看见拳头打在树干上的李瑾年,冷了冷眸色,行了礼,冷漠地说。

“你是哪里来的奴才,这样无礼?”墨阙上前一步,作势就要拔剑。

意浓毫无惧色,冷哼一声,两个指头夹起墨阙的剑丢到一边,冷眼道,“劈云山没有奴才,你才是奴才。”

前世小姐就是死在这个男人手中,这一世他居然还敢上劈云山?要不是害怕自己功夫不够连累小姐,自己早就提剑杀了李瑾年为小姐报仇了!

三岁时被从河里救起来的时候自己就接受了自己回到小时候的事实了。这一世自己本来可以不上劈云山,凭借自己上辈子的记忆过得很好,但是上一世是小姐对自己好,自己愿意两世报答小姐!

自己早就发誓,这一世,说什么也不能让小姐重蹈覆辙!

墨阙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是不敢真的在劈云山上动手。

意浓冷哼一声,走开去找苏梵音了。

这边苏梵音找到陆芥子,陆芥子就知道了她的目的,不等她撒娇卖萌的恳求,直接同意了。

“小包子,你下山之后万事小心。有什么不懂的问你小师兄就是了。”陆芥子不放心的叮嘱道,“承邺,你可要把我的小包子照顾好啊!要是回来让我发现少了一两肉我都要找你麻烦!”

面对蛮不讲理的老顽童师父李承邺这些年早就练就了面不改色的本事,面色如常的答应下来。

“师父放心好啦,音儿会很乖,很听小师兄的话的!”苏梵音凑到陆芥子身边给他锤肩。

“哎呦哎呦,”陆芥子嫌弃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吧走吧…..”

可是当苏梵音和李承邺当真走出门时,老头子却偷偷看着他们的的背影擦了擦泪眼婆娑眼睛。

“嗯,今日风大。我这见风流泪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陆芥子转过身去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