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晚来风》柳时微纪澜热门小说_寒雨晚来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寒雨晚来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池上欢

角色:柳时微纪澜

简介:年少的柳时微跋涉千里从西南来到南都,带了一腔的雄心壮志准备大展拳脚,却遇见了命中注定的纪澜
在无人的山谷,柳时微曾问纪澜“可不可以再喜欢我一点”
但纪澜从没有给过任何回应
只有纪凌知道,在多少个纪澜被病痛折磨的梦里,一声一声的呼喊着柳时微的名字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寒雨晚来风

《寒雨晚来风》免费试读

第 四章 书院

书院门外有四五个登记来求学的学生姓名籍贯的,四五条长龙排的规矩,倒也不显得拥挤,柳时微正排着队,就听到前面的争吵起来,

有一男子高声的说“你谁啊你,一脸穷酸相还来这里,好狗不挡道,赶紧滚一边呆着去,看着真是晦气。”

另一青年的声音随之响起,怯怯诺诺结结巴巴道“我,我也是来求学的”

那男子道“就你,你配吗你,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也想飞上枝头呢”

柳时微实在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便从队伍出来站到说话那几人的旁边对着那男子道“有何不可,天生我材必有用,你又怎能断定这位兄弟日后不会有番大作为呢。”

周围人的目光瞬间就被他们的对峙吸引了过来,不乏有些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

那男子看着柳时微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好料子,想着应该是哪个普通人家出身,便没有太放在眼里,一脸不屑道“没本事的人从一出生都没本事,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泥潭”

柳时微笑笑“大家都是来求学的,进了学院便都是同门。我好像记得学院院规里有写,入学院的学子,当一视同仁,也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怎么,少爷您还没进书院便想当学院的家做学院的主了。”

那男子伸手一指柳时微,气急败坏道“你算是哪根葱,也敢在这挑拨离间。”

柳时微道“在下渝都柳氏,柳时微。”

那男子听罢不屑道“哼,渝都柳氏,听也没听说过,怪不得如此目中无人,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

他旁边的几个人都应承附和着笑,恭维着那男子。

柳时微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不讲道理颠倒黑白的人,虽生气但在人前也不敢对他做什么。

气极反笑声音平和似是并未在意,“在下是柳氏庶出,想必公子你确实没有听说过,但您是尊贵嫡出,我也没有听说过,咱俩半斤八两,都一样啊”

那男子瞬间就大声起来“你一介庶子,敢和我相提并论,你配吗,来,把他给我打出去”

说着便招呼旁边跟着他的家仆就要上来打柳时微。

这时站在后面的一名男子开口道“林公子何必这么大火气,在这长亭书院的地界人家长亭先生这做主人的都没说什么,林公子倒要替长亭先生做主了,”

柳时微回头望去,是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公子,水绿色的长袍,袍边绣着银色的暗纹,身形比较瘦弱,一双风流的桃花眼,脸上一直带着笑,柳时微觉得,这位公子的眼睛,很漂亮,似乎里面有万千星辰。

他看见柳时微在看他,便对柳时微暗暗眨吧一下眼,柳时微又瞬间觉得他这样子特别勾人,却感觉不到一丝轻浮,柳时微想应该是这人长得好看的缘故,所以感觉没有缺点似的。

那被称作林公子的男子一看说话的人便道“哪里哪里,我哪敢越俎代庖,是我一时失言了,方公子,我报名好了,先进去了”说着便作了一揖匆匆离开了。

那个一开始被林公子说的寒门学子对柳时微行礼道“对不起啊公子,本来是我的事情,还害得你也被连累,我叫宋星寒,多谢公子了”

柳时微也回了一礼笑笑道“不妨事,宋星寒,宋兄的名字很好听,我看宋兄心志坚,有不坠青云之志,日后定会有一番作为。”

宋星寒贫苦人家出身,心有大志却迫于生计拖累,无法施展,直拖到今时才毅然上山求学,准备一展平生抱负,谁知还没进山门便被羞辱,悲愤交加之下也无言反驳,幸得柳时微相助,好歹保留住了一丝颜面,还受了人家的好言鼓励,从未得到过如此肯定的宋星寒脸色微红道“承蒙柳兄吉言”

柳时微走到刚才出声的那位公子面前,纪氏兄弟也正站在他的旁边低声交谈。

柳时微自认不是喜欢替人出头的人,刚才也只是看见纪家兄弟在后面上来为了博得个好印象便出了头,

本以为会是纪家兄弟上前解围,没想到是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出了头,但看刚才那位林公子对这个人的态度,想必也是有些身份的。

柳时微对着他作揖道“在下柳时微,刚才谢谢公子替我们说话”

那公子依旧面上含笑道“在下方如风,我只是看不惯林有为那副样子小人嘴脸罢了,柳兄不必挂怀”

方如风,河间方氏嫡系唯一男丁,一脉单传。

柳时微暗叹自己这是走的什么运,刚来就碰上了三大家族中的两家,算是缘分吧。

柳时微没想到这方家的公子居然是个率真性情,大大咧咧的,更觉得此人攻克起来绝对比纪氏两兄弟容易。

这时纪凌先开口了“柳兄,我们又见面了”

柳时微转头望向他们道“是啊,没想到我走的比纪兄还早,倒是同时到的”

那厢方如风好奇的开了口对纪凌道“纪大哥,你们认识啊”

纪凌道“我们在同一家客栈投宿,见过”

方如风道“原来如此,那可真是缘分啊”

柳时微看着他们之间的熟稔,便更加确定了三大家族其实表面上还是很和平的,但到底如何,不能只看表面,万一传言只是传言呢。

柳时微记完名字便抽签决定住在哪个院子里,长亭书院的学生是八人一个院子,两人一间屋子,新来的学生抽盲签决定自己和谁住在一间屋子里,方如风他们还在后面没轮到,柳时微抽了签后便向方如风他们抬手示意自己先离开了。

柳时微找到签子上的院子,进了指定的房间,房间里也是很普通的布局,屋子**是个圆桌,左右两边最里面各一张床,床前三步远的地方有各一面屏风挡着,算是个独立的空间了,正好把一件屋子分割成三份,左右各是卧床,中间圆桌。

柳时微倒觉得没什么不自在的,就是不知道和自己在一间屋子里的是什么人,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

不确定索性就不再想,柳时微开始整理自己的两件衣服,

说起来就柳时微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临时在镇上找了家店买的旧衣服,毕竟以柳时微的话来说,作假就要做的真一点,既然是不受宠的庶子,自己不能穿很好的衣料。

柳时微很是嫌弃,从小就没穿过这种衣服,现在扎的皮肤痒痒的。

柳时微心里是真的想换掉,但还不知道另一个人什么时候来,再说自己刚在外面露过脸,实在是难啊。

柳时微又摸了摸床上的被子,没有自己的被子软,床也没有自己家的床软,柳时微正撇着嘴,一件一件的小声数落着的时候,方如风进来了,

方如风惊讶道“柳兄真巧,咱俩居然住一个屋子。”

柳时微实在没想到方如风跟自己一个屋子,本以为三大家族的人会抱团在一个院子里。

这方如风既然能身为三大家的传人,自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看来以后自己的小动作就不能太明目张胆了,以后也要收敛点,免得被这人发现什么端倪。

柳时微也状似惊讶道“是啊,真巧,我还以为方兄会跟你的朋友住在一起呢”

方如风摆摆手道“别提了,纪家二小子性格不咋地,虽然从小就认识但我受不了他。你是不知道,平时偶尔见见也还好,时间一长就不行了。纪大哥和我表哥关系比较好他们住在一起呢,我就被他们给踢出来了,不过跟柳兄住在一起也挺好的”

纪澜性格不好,柳时微也没觉察出来什么,但看他当时路见不平救了自己的行为来说,这个人也还是挺好的。

方如风飞快的把包袱往床上一扔,坐在床边神游,突然站起来转身来到正在床边铺床的柳时微身边自来熟的说道“柳兄,一会一起下镇上吃一顿吧,我叫上我表哥他们,咱们都认识,而且咱俩又在一个屋里,这深厚的缘分,必须得喝一杯才行。”

柳时微并未拒绝,毕竟她来的任务是接触三大家族的新秀并监视中原武林动向的,自然要多多结识,打好关系。

既然有人给自己铺路了,那自己顺着路下去就好了。

柳时微道”好,就听方兄的”

方如风听罢高兴的道“那我去喊他们”

说罢便一溜烟跑没影了,通过跟这几个人的接触,柳时微觉得方如风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热心人,纪凌性情比较温和,是个正直的人,纪澜有些话并不会讲出来,只会憋在心里转来转去,看起来有点少年老成的感觉,但因为接触的并不长,柳时微只是做了一个大致的分析。

过了小半天方如风才回来喊柳时微出去,柳时微出小院才发现只有方如风一人,柳时微惊讶的问道“方兄,你不是去喊你的朋友了吗”

方如风道“他们先往山下去了,走走走,我们也赶紧追上去”

柳时微回身把小屋门关好道“好”便跟着方如风一齐出去了。

路上柳时微在心里已经过了好几遍他们会问自己的问题,包括自己的身份,先想好了应对的措辞,免得到时候说的话漏洞百出引人起疑。

一路上方如风兴致颇好的跟柳时微搭话,说说闹闹很快便到了镇上的一家客栈里,柳南霜看到大堂的桌子上除了纪家兄弟还有一男子,正在跟纪凌说话,看起来很是熟悉。

柳时微跟着方如风走过去坐下,方如风指着那名陌生的男子道“柳兄,这是我表哥,许良逸。表哥,这是我同屋的朋友,柳时微,我与柳兄那可是有很大的缘分呢”

柳时微和许良逸点头致意。

许良逸问道“什么缘分啊”

方如风一听便噼里啪啦的今天在山门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还把随手一抽就抽到了和柳时微一起的房间也说的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