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佑无尽猫腻《重生追梦路》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王天佑无尽猫腻)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追梦路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无尽猫腻

角色:王天佑无尽猫腻

简介:时间追溯到上世纪60-70年代,当时一队考古学家去新疆进行考古,在行进途中意外发现了一座古遗迹城,于是他们就进行大量研究和调查接下来一幕令人不寒而栗,当场一些人不明由出现了另一模一样的人,最后结果导致死的死、疯的疯,直到精疲力尽而死去,死后也找不到尸体,只有一本笔记被后来寻找这队人的队伍找到国家直到现在还在研究罗布泊这个地方,而主角也是因为这件事被派遣到这个地方保护我们的考古人员和科学家们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重生追梦路

《重生追梦路》免费试读

第6章 蛆愈疗法 下

万事俱备只差上蛆了。

让吴为吴用两兄弟帮着把伤员的伤口用提纯的酒消毒,然后在每个伤员的伤口上撒上或多或少的蛆,然后拿用酒洗过的干净布把伤口包好。

这帮汉子用酒消毒伤口的时候比试着谁也不吭声,都不愿意落怂,但是把蛆放进伤口包好后哈哈只听这苍茫的土地上到处都在响彻着鬼哭狼嚎。

鬼哭狼嚎,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酸爽的味道,真让人受不了。

王天佑在这一片嚎叫中也放声嚎叫着。

看似王天佑不把这些兵卒当人治疗,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治疗指定死去,或者截肢后死去,但条件有限,只能这么粗放的治疗了。

忙活了半天,总算忙活完了,只等一天后观察一下伤口情况了。

吴用这时候走到王天佑跟前:“师父你看是不是劳驾您跟我去马场看看受伤的马?你看这多余出来的蛆倒掉挺可惜的,不如给受伤的马试试?,还有那缝合之术的方法,我虽然看见了将军缝合好了的伤口,但是具体怎么缝合的我却是没看见,师傅您看……”。

“行,我们现在就去,你前边带路。”

吴为这时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向马场。

王天佑心想:“给马的伤口放蛆?这不是作死么?给人溃烂的伤口放蛆人都受不了,给马一个牲口放那不是找踢吗?估计还是能看见抛物线的那种。”

王天佑边走边想,嘴角不自而然的笑了。

“师父不知有什么开心的事,说出来大家也乐呵乐呵?”

“哦,没什么,能帮到这么多人我心里高兴。”

王天佑肯定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心里想的估计能友尽。

说话间就到了马场,这马场距离帐篷区没多远,毕竟有敌袭的时候要快速的骑上战马参战的。

马场一排排的拴马桩上标注着哪一伍的战马。

说实话王天佑对这古代军队的编制真是不了解,对古代的官职和名称更是满脑子毛线:“看来对这个世界的体制要好好的了解一番,不然到时候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这吴用倒是提前把受伤的战马集中到了一起,不知道是一开始就集中到了一起了还是看他把受伤的士卒集中治疗后才安排的,反正是省他的事了。

走到一匹受伤的马前,看着马屁股上被刀砍的伤口因为天气炎热,又没有及时处理已经溃烂了一大块儿。

王天佑看着这匹马烦躁的走来走去尾巴甩的飞起,没敢上前,王天佑也是坏,对吴用说:“二徒弟,你这身披挂不错啊,战马对你也熟悉,我说你做,这样你边学边做学习的更快一些,绝对比吴为学的快,我都没让他动手做,他就看我缝合了。”

听完王天佑这么说吴用也是满眼的兴奋,恨不得马上就还是动手给马治疗。

“师傅你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

“行,那就开始吧”。

“你先拿酒给马消消毒,然后把蛆放到它伤口上。”

王天佑说着把酒和蛆递给吴用。

王天佑是不敢亲自动手给马弄的,他是真怕啊,怕自己那抛物线的坠落。

还别说,吴用这兽医真不是白干的,对待牲口真有一套。

把左手放到马脖子,右手在马脸上来回的摸了几下,那马还真就安静了下来。

看着马安静了吴用接过王天佑手里的酒和活物,给马消毒,当酒倒在马伤口的一瞬间,马昂头长嘶一声,后蹄子抬起就朝着吴用身上踢去。

只见吴用抛物线的落地,不过这样的落地不是马踢的,是他跃起后跳躲过了马蹄子自己落地完美躲过了马蹄子。

王天佑心中暗想:“这吴用有功夫啊,看来这家伙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憨批一个呀。”

“呦呵,可以啊吴用,身手不错啊,行,有底子,过两天我教你功夫,也能省我不少事。”

“师父,你这看热闹的心能不能表现的不这么明显?别人都徒弟坑师傅,你这反过来了,师父坑徒弟,而且还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幸亏我这么多年和畜牲打交道,练就了一身本领,不然真就嗝屁这了。”

王天佑听他这话感觉在吴用在内涵他,但是他没证据,问是不可能问的,不然他不就成了憨批了吗?

“行了,看你有没有本事把这蛆放到它伤口里了。”

“看我的,我这些年兽医也不是白干的。”

要不是说马通人性呢。这马也感觉到吴用是给他治疗伤口的,接下来的还比较顺利,成功的给这些马清洗治疗了伤口。

王天佑说道:“这烈酒能消灭伤口里面致使伤口溃烂的凶手,酒越烈效果越好。”

“原来如此,我说师父为什么把这酒在蒸馏呢,原来是这个道理,这回我知道为什么以前我和大哥用酒清洗伤口没什么用呢,原来是酒不够烈。”

“这样你找一匹刚死的马,我教你怎么缝合伤口,练练手。”

说着王天佑跟着吴用来到一匹刚死还有体温的马,吴用拿出王天佑给他的医疗盒,王天佑边讲解边做示范,然后让吴用自己动手划开一道伤口练习缝合。

看着吴用要用手术刀在马腿上划开口子,王天佑又给他讲道:“这一刀你从马肚子上划,仔细观察划开的皮肤有几层,我给你讲下刨开腹部给马接生。”

“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说着吴用干净利索的跪倒在地给王天佑磕了一个头。

王天佑身为一个生在新世纪,长在红旗下,受党教育多年的现代人真是不习惯这动不动就跪的习惯。

“行了,赶快起来吧,既然拜我为师了,我自然要把我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你和吴为,当然前提是你们不要背叛我,背叛师门,还有就是你们能学到多少了。”

看着吴用又要纳头就拜,王天佑赶紧的按住他:“别动不动就跪了,有这时间多学点东西它不香吗?”。

“在我们师门,不兴动不动就跪这一套,尊敬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表现在外表的。”

王天佑把剖腹产的这一套的理论知识给吴用讲了一遍。

为啥是理论知识,因为王天佑到目前也没亲自动手实践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