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仙笔记(陈晃蒙尘小土)完整版阅读_陈晃蒙尘小土全文阅读

小说:都市修仙笔记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蒙尘小土 角色:陈晃蒙尘小土 简介:一觉醒来,爷爷失踪了 只在床上留下了一本经书 和一套完完整整的衣服 跟古代传说的尸解仙一模一样 难道! 爷爷成仙了? …… 本书又名《手把手教你炼内丹》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都市修仙笔记》免费试读 第6章打坐打坐。想起这个词,陈晃赶快爬上床,看了下电脑时间,之后装腔作势地把两...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都市修仙笔记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蒙尘小土 角色:陈晃蒙尘小土 简介:一觉醒来,爷爷失踪了 只在床上留下了一本经书 和一套完完整整的衣服 跟古代传说的尸解仙一模一样 难道! 爷爷成仙了? …… 本书又名《手把手教你炼内丹》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都市修仙笔记

《都市修仙笔记》免费试读

第6章 打坐


打坐。

想起这个词,陈晃赶快爬上床,看了下电脑时间,之后装腔作势地把两腿交叉式放着,在修行的专业术语里这个姿势称为散盘。随后陈晃略微伸直了腰,把双手放到面前,结过一个太极印。一般道士打坐,是结子午印或是太极印,结印的目地,听说是为了联接身体的经络,让全部身体进到自循环的圆合情况。

太极印的结法十分简单,双手应对身体叠起来着,右手在外面,右手以内,随后左手拇指轻放到右手的劳宫穴,右手大拇指,轻放到右手的劳宫穴,劳宫穴就手中心的位置。结好啦印,抱在小肚子前边,随后陈晃就渐渐地闭上了双眼,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下面要做一点儿哪些?陈晃思考着他看了的书本,逐渐打坐了,应当就需要调身了。

调身便是调节呼吸的含意,呼吸分成“文呼吸”、“武呼吸”,说的直接一点,“文呼吸”便是当然呼吸,吸气的时候肚子鼓起,呼吸的过程中腹部瘪下。“武呼吸”又叫“逆腹式呼吸”,吸气的时候腹部瘪下,呼吸的情况下肚子鼓起。很多内功心法练习,会选用“武呼吸”,而打坐入静,是选用“文呼吸”。

陈晃不容易一切的内功心法,如今只是想有一些打坐的感受,因此坚决地采用了“文呼吸”,它用嘴缓缓地吐出来了一口浊气,然后用鼻部轻轻的将气吸入身体,伴随着气越吸越深,他的腹部,也渐渐地鼓了下去。

随后慢慢地,陈晃放下了所有的思索,放下了所有的想法,把专注力都放到了自个的呼吸上边,一呼一吸,一呼一吸,就这样连续了一会儿,慢慢地,他的胸脯就上升了一股燥意,他有点不耐烦了,就那么打坐下来吗?要打坐多长时间?打进什么程度才算是合理?如果打坐太迟了,我睡觉怎么办?一个个的想法在陈晃的脑中波动,他的眉梢也逐渐皱了下去,随后因为天气炎热,一滴汗从他的身上慢慢滑了出来,闭着眼的陈晃,能够清晰地体会到那滴汗水从皮肤上滑过的运动轨迹,被滑过的地区好痒,好想去挠一下,把那滴汗给抹了。紧随着,他的大腿根部也痒了下去,好像许多天没洗澡的那种瘙痒,必须很全力的抓破才可以减轻。

但是自已在打坐啊!陈晃劝导着自身,打坐怎能轻易地完毕呢,因此陈晃逐渐忍受着脑中随意的想法,承受身体上痒的觉得,但是越承受,这种觉得就会越显著,陈晃紧咬了喉头想忍下去,可是到了最后,他基本上百爪挠心,好像自身已经一口凉锅上受着难熬一样。

不行!

总算,陈晃的心理防线被打破,他张开了双眼,伸出手挠着瘙痒的背部和大腿内侧,痒的地区被手指甲抓到,留有红彤彤的印痕,一股爽快的觉得传输到陈晃的脑子里边,真舒服啊!太舒服了!挠痒痒简直就是这一世界最享有的事儿!

陈晃一边挠着的身上的发痒,一边去拿手机,喃喃自语说:“我打坐了多长时间,可能有十分钟吧。”可等他见到手机上的时间,却大吃一惊,间距他逐渐打坐,如今只过去四分钟不上,但是本来陈晃感觉是一段十分长久的岁月啊!怎么可能才四分钟?四分钟,也就泡个面的时间,本来一眨眼就过去,但是打坐四分钟却好似熬了一个世纪,在这一瞬间,陈晃觉得自己没什么修练天资,简直就是个废弃物。

“哎,这不怪我。”陈晃惦记着,主要是如今太热了,他也是有二天没洗澡了,等气温适合,自然环境合适的情况下再打坐,就可好很多了吧。

经过了一番调整情绪,陈晃找到合适的原因,主要是客观性条件不允许打坐,但是如今又该干一点儿什么?陈晃看见手上的电话,很快就有了答案。

打几把游戏介绍!

听说,打坐的真谛,称为打坐入定,在打坐入定以后,周边的一切都不会再被认知,打坐入定的人没有私心杂念,好像仅仅安安稳稳地坐了数分钟,可是真实世界,已经过去了数百年。

针对陈晃而言,手机游戏一样有这一实际效果,吹着风扇,喝着可口可乐,觉得还没有赢到两把,一抬头天空下着雨,再看看时长,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卧槽,这么晚了?睡觉睡觉。”陈晃也有点惊了,赶快抛开手机,贵在一开始提醒无电,陈晃就插上了手机充电线去玩,要不然手机上早已自动开关机了。

陈晃爬醒来,去撒了泡尿,又喝过两口水,然后把风机移的离床近了一些,关了灯睡着了。

第二天晚睡早起的情况下,仍然是九点过度,这好像早已成为了陈晃的人体生物钟。陈晃从床边坐起来,的身上是一道一道的竹席子的印痕,电扇仍在渐渐地左右摇头,哗哗哗吹着风,他挠了挠鸡产蛋窝一样的秀发,就张口喊:“祖父,给我烧壶沸水。”

刚说完,一股很大的孤寂感就涌上陈晃的心中,祖父早已不在了,这一图书店里边,乃至这个世界上,仅剩他一个人了。

陈晃忽然想起了哪些,赶快爬起床,跑到写字桌旁边,剥开了那一摞很厚的书,还行,那本《农人种豆经》仍在,陈晃舒了一口气,他再次把书压下去,这才踩着木地板去穿上凉拖,然后去厕所撒尿洗脸,一**完后,穿上了一件深灰色的体谅,准备出门买好多个小笼包,再买杯豆桨。

一边拿手整理着秀发,一边踩着木楼梯走出来,图书店里依然静悄悄的,仅有几束较稀的光,陈晃下意识地通过小窗户往外面看,但是一瞬间,他就和一双眼睛对上目光,随后在这一炎热的夏季,一股凉爽从他的心里升了下去。

与他眼神对视的,便是昨日来购书的2个人群中,较瘦小的那个人,如今俩个人都站在书店外面,通过一扇小小窗户,眼睁睁地往里看见。

糟了。

陈晃心里想着,险些他就把这两个购书的人给忘记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