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黎珞墨逸卿)白切黑她又飒又娇完结版免费阅读_(白切黑她又飒又娇)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白切黑她又飒又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鬼谷小师妹

角色:木黎珞墨逸卿

简介:【穿越+医妃+女强+权谋天下+病娇黑化+大佬+爽文+马甲+打脸】
钓系小撩精vs禁欲高冷舵主
神鸟附身,一朝穿越成木府病秧子庶女,又被迫到危机四伏的皇宫为质
谁料进宫后木黎珞深得宠信,得封郡主,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人前是柔弱无辜的小白花,实为腹黑神秘大佬,擅医术、懂鸟语、会武功、偷人心
他如高岭之花,冷艳绝尘;她百般撩拨,誓要折花入尘
“珞儿,轻薄了人,还想往哪里逃?”
“墨逸卿,本郡主最讨厌死缠烂打的男人”
“珞姐姐,阿墨听话,姐姐,姐姐,不要扔下我”她看着毒发时,眼前撒着娇的小奶狗,谁能拒绝一个叫姐姐的小可爱呢
“乖”揉他脑袋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白切黑她又飒又娇

《白切黑她又飒又娇》免费试读

第6章 诊金

云清天高,山川秀丽,草原广袤,百鸟齐鸣。

木黎珞忍不住从马车里探出头,在宫里待得时日太长,她都快忘记这纵行天地、自由自在的滋味。

她向木王留书回巫城接母,带上侍女、府兵和这些年在宫里得的赏赐径自出发。

“郡主,吃块珍珠糕。”映月从镶满宝珠的食盒里拿出各色样式的精致点心。

木黎珞净手后接过糕点,入口即化,软糯四溢,唇齿留香,“幻月,将雀儿放出来,去巫城先探听一下消息。”

雀儿聚拢身体,伸缩脖颈表示得令,便扑闪着翅膀飞远了。

木黎珞通晓鸟语,还要从穿越的那天说起。

她在军区偶然救起一只七彩的神鸟,它醒来开口鸣叫似念咒般,直叫人头晕目眩、天地反转间便来到这个架空时代。

此后她就发现自己竟能和鸟类无障碍交流,着实震惊良久。

时光流转,在这名字一样的人身上已过了三载,时常也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又该何去何从?思绪万千,飞向远方。

……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和美人。”

萧燕呈大字站在官道中间,肩上还扛着一个缺了角的大刀,高声叫喊着,拦在木黎珞一行人的前方。

“殿下这么做,要是让人知道,属下回去会被打死的。”万浩着急地在身侧小声嘟囔。

“不这么做,你连被打死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躲开杀手,若是没有银钱如何回金陵,萧燕疾步迎上来人。

护送木黎珞的两个侍卫,其中一人拿出令牌说:“哪来的小贼,竟敢挡木王军的路,不要命了?”

烈国战神木羽的兵,那可真是冤家路窄,“小爷抢得就是你木王府。”萧燕可不惧惹什么祸事,上去便用砍刀将两人掀翻下马。

车夫挥舞着手中的马鞭,略显畏缩地说:“只要别靠近这辆马车,后面的宝物你都可以拿走。”

萧燕邪魅一笑,能乘坐此等规格的马车,里面必定是个美人。反转挥动刀柄戳向里间,纱帘起,一只青靴出现,将他踹飞倒地。

“主子,没事吧?”万浩见自家殿下竟被一个丫头踹,连忙拔剑上前。

木黎珞半靠在粟心软枕上,一条腿跨着,声音俨然比土匪还嚣张:“是谁敢截本姑娘的财?”

明明是个白花骨朵般的纤细美人,语气行事间却透出江湖习气,不似繁文缛节教化出的深闺女子。

萧燕看了看胸前小巧的脚印,个性够泼辣,正对他胃口。

自以为魅力十足地抛了个媚眼过去,“真是个有意思的美人,小爷自请入赘到姑娘府中,礼金多少无所谓。”

萧燕长了张讨喜的脸,一双桃花眼勾走不少沐国世家女的芳心,现下虽被人追杀,衣着简朴、面容憔悴,可也挡不住那股放荡不羁的气质。

木黎珞用手帕轻拂裙角,漫不经心地说:“本姑娘对捡破烂可没什么兴趣。”

“大胆,你居然说我家主子是破烂!”万浩听到那女子居然敢这么说,想冲过去教训她。

萧燕一把拉住,免得他坏事,他可是对这娇横的小丫头越发生了兴致。往后余生若有这么个可人儿在旁,没事斗斗嘴,也别有一番风趣。

“我可没说,这是你说的。”她尾音上扬惊讶,俏皮逗弄那人,勾起嘴角,用手在殷红的唇边点了点。

“你……”万浩被怼得哑口无言。

“若小爷就是要带你走呢?”萧燕一双眸子黏在她身上,像是盯上猎物的野兽,正欲伺机而动。

“你们两人眼下发青,显然是几日没进水米,真缠斗起来,又有几分胜算呢?”她言罢懒洋洋地让映月将纱帘垂下,困倦了,需要小憩一会儿。

幻月得郡主嘱咐,对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的侍卫说:“尽快赶路。今日发生的事都不许说出去,否则这护力不当的罪名可够你们喝一壶。”

“是。”两人神情紧张,赶紧上马,不敢多言。

才十几岁的模样,处世却如此老练,萧燕不禁流露出欣赏之意。

既然萧燕识趣不再挡路,那也不必赶尽杀绝,木黎珞将一布袋扔出马车外,“这是赏你们的,让我看了出好戏。”

萧燕垫垫手中的银子,哈哈大笑,露出一排白牙,眉宇舒展,目光追随夕阳下远去的马车,此女日后,定是归我。

约莫半日脚程,木黎珞一行人进入巫城地界。

城中烟火气十足,孩童嬉笑玩乐。木黎珞打眼瞧见那卖糖葫芦的小贩,这可是个古今通吃的物件。

她眼珠子圆溜溜的一转,戳了戳边上的人,“映月,咱们府上还剩多少人?”

“算上府兵,约莫百号人。”映月乖巧应答。

木黎珞命人侍候笔墨,一会工夫儿,将她刚写好的条幅挂于马车顶上。

诊金,糖葫芦若干。

歪歪扭扭几个大字,惹得马车外的百姓啼笑皆非。

不远处的楼阁上,墨逸卿捏紧茶盏,隐忍道:“陆丰,买来送去。”

竟敢几次三番的嘲弄他,等拿到灵妄草后,定要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丢到乌灵水牢中尝遍一百零八道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