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雪镜谢元沧(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免费阅读无弹窗_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虞雪镜谢元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小说《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虞雪镜谢元沧,由大神作者“虞雪镜”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17章“抢亲”少女眼睫低垂,缓慢轻语:“我要王爷,在东平郡王来侯府提亲时,抢亲”虞子让已经对她出手了,侯府正经的小姐虞书镜已经归家,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无非是越来越讨人嫌呆的时间越长,侯府下手越狠指不定会用什么下作手段,若是以前,她还会顾念亲情三分现在,她只想逃出去上一世,她被虞书镜抢了夫婿,只能被迫嫁给手段狠辣的八皇叔谢元沧,成为勇安侯府仕途上的工具左右不过都是嫁,早些晚些罢了……

小说: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

作者:虞雪镜

角色:虞雪镜谢元沧

热门新书《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虞雪镜”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而后冷笑一声:“娘亲让我过来的,虞子让,你不会连娘亲的话也要驳了吧。”以前是俏生生的五哥哥。现如今,口口声声喊他虞子让,虞子让愣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虞雪镜懒得理他,转头带着瑞珠先行离去…

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

《炮灰女翻身:暴戾王爷不对劲》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虞雪镜,没想到你还有脸过来,我们一家人相聚,你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虞子让满脸刻薄,说话专挑最弱的地方扎。

也不知道他究竟知不知道,此话真的很伤人,就连管家都担忧的看了虞雪镜一眼。

以往,不管虞子让说什么,虞雪镜都屁颠屁颠的跟过去,像个跟屁虫。

可是现在,虞雪镜却是只着一袭雪色长裙,只是侧过了身子,冷冷的盯着虞子让和他身旁一脸得意的虞书镜。

而后冷笑一声:“娘亲让我过来的,虞子让,你不会连娘亲的话也要驳了吧。”

以前是俏生生的五哥哥。

现如今,口口声声喊他虞子让,虞子让愣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虞雪镜懒得理他,转头带着瑞珠先行离去。

“小哥哥?”

虞书镜在身下扯了扯他的衣袖,面色有些愤愤不平:“这个虞雪镜,也太不把小哥哥放在眼里了吧,竟然敢冲撞小哥哥。”

虞子让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心下一阵烦闷酸涩,皱紧了眉头,狠狠的盯着虞雪镜离去的方向:“她一直都是这副样子,也不知道娘亲中了什么邪,你都找回来了,娘亲竟然还让她在府里呆着。”

“姐姐,也许是和二皇子有婚约的缘由吧。”

虞书镜试探性的开口,口吻甚是可惜:“也是可怜了二皇子,竟然要娶一个假千金,娘亲宅心仁厚,重情重义,姐姐竟然还不知好歹,真是伤了娘亲的心。”

眼看着虞子让神色更沉,虞书镜连忙再加了把火,一字一顿:“如果没有二皇子庇佑,姐姐,不过也是个,小门小户。”

虞子让神色阴毒:“呵,那就好好的让她知道,惹了我的后果。”

虞雪镜随着丫鬟,华亭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微风轻拂,纱幔随风摇曳,好看的紧。

坐在花亭正中央的一个妇人,身着华丽长裙,看见她过来,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正是周氏。

“娘。”虞雪镜也没有好脸色,自顾自的行了一礼,随后在一旁落座,从始至终,周氏一句话也没说。

周氏今天对她这副样子,八成是虞书镜回去,又告了什么假状。

“咳咳。”

周氏突然清咳一声,眼神终于落在了她的身上,眉头微蹙:“雪镜,你昨日,又和书镜起了冲突?”

好啊,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虞雪镜嫣然一笑,歪着脑袋装无辜:“娘,我们昨日只是起了一下口舌之争罢了。”

“你妹妹刚回来,你作为姐姐,也要好好的让一让她才是,就算她为人骄纵了些,你也得忍着,她这些年在外头吃了多少苦,你也是知道的。”

周氏神色阴沉:“你仗着她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该好好的还一还她的恩情了。”

瑞珠一怒,刚想开口,却被虞雪镜在身下轻拍了一下大腿,示意她闭嘴。

如今,她们两个人是身在敌营,敌人众多,不能多说。

“那娘亲的意思是说,无论妹妹犯了什么错,我都要忍着是吗?”

虞雪镜淡笑一声,目光微冷:“娘亲养了我这么多年,我自然也是该听娘亲的。”

她抬起手指,缓缓地伸展了一下,嘴角的笑意一寸一寸的隐了下去:“只是,我怕娘亲太宠妹妹,若被旁人知道了,要说娘亲偏心呢。”

“虎毒不食子,我自然偏心自己的女儿。”

周氏微怒:“难不成偏心一个养女吗?”

“自然不是。”她笑笑:“只是娘亲这样,我很伤心的。”

话里有几分真假,她也完全分不清了。

周氏着实是没想到,虞雪镜说的如此直白,曾几何时,虞雪镜也是在自己膝下承欢,声线婉转的喊着自己娘亲。

周氏心头微微涩然,语气也不禁放软了几分,语重心长道:“你让着妹妹,听话。”

“听娘亲的。”虞雪镜敷衍一笑。

拿起桌子上一杯清茶润了润口,清茶微苦,她的表情也苦了几分。

不多时,各个哥哥出现。

虞子让亲昵的替虞书镜拿开桌椅,甚至往椅子上放了个软垫,笑的温柔:“妹妹,快坐。”

二人的座位,不偏不倚,恰好在虞雪镜的对面,这是演出戏给自己看?让自己恶心?

虞雪镜拧着眉,果然瞥见虞子让的眼神若有若无的落在自己身上。

幼稚。

虞雪镜冷笑,反而如了他们的意看向虞子让,笑道:“看着五哥哥如此善待妹妹,果然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妹,可是我这个外人比不得的。”

颇带了一抹自嘲的意味。

就算她不说,虞子让也会拿这件事情来向她发难,中伤她。

她不笑的时候,表情有些冷淡,却衬得眉眼可怜,越发的楚楚动人。

周氏皱眉,望向虞子让和虞书镜。

虞子让得意的仰着头,他就是不想让她好过,看见她难过的样子就开心。

更亲昵的替她点了杯茶,故意扯了嗓子:“妹妹,来,喝点茶,这可是你最爱的清茶。”

虞书镜心情甚好:“谢小哥哥。”

虞子良已经从宫中出来,还需要好大一会,侯府五兄弟,温良恭俭让,各个出挑的很。

大哥虞子温,勇安候府的世子,担任北城兵马司都指挥,自幼习武,为人良善,却远在城门,平常虞雪镜几乎见不到。

二哥虞子良,京中名士,好风雅,现如今在宫中为太子担任太傅一职。

三哥虞子恭,年少时摔过一跤,腿嫉落下了病根,终日靠着轮椅过活,导致性子越来越沉郁。

四哥虞子俭,还在国子监读书习课。

最后是幼子虞子让,最是尖酸刻薄,顽固,偏偏因为年岁不大,周氏偏宠溺爱,简直就是家里的小霸王。

勇安候为五个儿子赐名,温良恭谨让,偏偏除了二哥虞子良,没有一个和温良恭谨让有丝毫关系。

华亭外传来一阵盔甲晃动的冷硬声,虞雪镜心头一凛,时隔半年,虞子温回来了。

作为家中的大哥,虞子温有绝对的话语权,更何况把持着北城的兵马,

虞雪镜从小就怕浑身杀伐之气的大哥,心头都不由得紧绷了一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3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