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第一太子爷(秦凡颜如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秦第一太子爷最新章节列表

正在连载中的军事历史小说《大秦第一太子爷》,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秦凡颜如玉,由大神作者“秦凡”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砰——!”一声轻响响起木窗被人从外面悄然推开,人影在月光下闪掠进入屋中在屏风后屏息凝视的秦凡,瞳孔微微一缩,却并未率先出手敌明我暗的情况下,秦凡想要看清楚对方进一步的动作只见黑衣人影脚下步伐轻盈,双足起落间并未发出任何动静看着对方径直走向床榻,秦凡眼底杀机浮现而黑衣人靠近床榻的瞬息,手中一柄短刀猛然划开遮蔽床榻的帷幔帷幔被撕裂开缺口,床上的轮廓在昏暗的环境中清晰可见见到床榻之人一……

小说:大秦第一太子爷

作者:秦凡

角色:秦凡颜如玉

《大秦第一太子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秦凡”。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秦凡笑了笑说道:“放马过来!”“好,你听着,”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说道,“青林口,白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坐南朝北打东西。”这联一出,群臣都嘟囔着念了几遍,随后满脸通红地再次低下头。中年男人扫视了一眼,满脸傲气地笑道:“我这上联青白红黑对应东西南北五方,是个绝对,至今没人能对上来,我看你们还是认输算了…

大秦第一太子爷

第2章 连连打脸!大胜使臣! 免费在线阅读

重重叠叠山青青山叠叠重重!
弯弯曲曲水绿绿水曲曲弯弯!
对仗工整无情且意境完美!
堪称绝对!
在场群臣满面畅然。
对子对出来了,自己这乌纱帽也算是保住了!
几位皇子则是惊愕不已。
老七这个废物,居然能够把那么多人都对不出来的对子对上?那储君的位子,岂不是要给他了?
和其他人都不同的是,仁宗脸上满脸狂喜。
不管对上来的是谁,我大秦的颜面和领土都算是保住了!
“悦儿对得好啊!”
仁宗满面兴奋,夸了秦凡一句,转头看向三国使臣说道:
“几位使者,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的这个下联,你们可满意?”
几位使臣对视了一眼,楚国使臣中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说道:
“那只是个开门红而已,仁宗可准备好接在下第二个对子?”
仁宗闻言当即看向秦凡。
秦凡笑了笑说道:
“放马过来!”
“好,你听着,”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说道,“青林口,白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坐南朝北打东西。”
这联一出,群臣都嘟囔着念了几遍,随后满脸通红地再次低下头。
中年男人扫视了一眼,满脸傲气地笑道:
“我这上联青白红黑对应东西南北五方,是个绝对,至今没人能对上来,我看你们还是认输算了!”
群臣不住摇头,这个上联确实难!
就在这时,只见秦凡哈哈大笑道:
“就这也绝对?你们楚国还真是一群酒囊饭袋!”
“本宫给你的下联,你听好了!”
“黄风山,青姑娘,织白线,纳红妆,历夏经冬度春秋。”
群臣面色一怔,默念了几遍,脸上再次喜上眉梢。
黄,青,白,红,对应秋春冬夏四季的色彩。
还是绝对!
“绝了!当真绝了!”
“七皇子牛逼!”
“对死他们!对死他们!”
听着大秦群臣的嘲弄,中年男人臊红了脸,摆着手说道:
“我这里还有……”
话音未落,就听一个声音淡淡地响起。
“楚先生,是不是轮到我齐国出题了?”
众人闻声看去,就见一个唇红齿白,身材绰约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那中年男人见状连忙躬身说道:
“长公主,在下还有对子,一定能……”
“不必了!”
那女子冷哼了一声说道:
“还是本公主来吧!”
话音刚落,在场秦国众人当即眉头紧皱。
长公主?
莫非这位就是大齐长公主,齐宣儿?
就见齐娥儿走向楚晨,面色平淡地说道:
“七皇子,本公主的上联,你听好了!”
“二月莺花,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里半,见风吹不响铃儿草,枝头喧闹,鹦鹉能言争似凤。”
仁宗眉头紧皱,转头看了一眼堂上其余人,就见他们尽皆满脸呆滞,看到自己目光,顿时躲闪着垂下头。
又是个绝对!
仁宗叹了口气,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秦凡,满心希望他能再次救场!
就见楚悦脸上带着微笑,上前一步走到齐宣儿身边,笑着凑到她身边吸了一口气。
女体清香!
齐宣儿蹙眉微皱,正要说话,就见楚晨拍着手说道:
“长公主是吧?你听好了!”
“九秋蟾桂,五溪蛮洞,经过中洞二溪中,闻雨打无声鼓子花,壁尾悦叹,蜘蛛虽巧不如蚕。”
“绝了!当真绝了!”
“上联里最难的不过是后半句的几个意象,铃儿草,七皇子对鼓子花,鹦鹉对蜘蛛,就连隐藏在题目里的长公主宣字也对出来了!”
“这一联,就是再过千年,只怕也是绝对!”
齐宣儿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七皇子才思敏捷,我们输了……”
几位使臣闻言顿时大惊,连忙上前说道:
“谁说输了?我们还有对子!”
没等他们说完,就见秦凡冷哼一声说道:
“有完没完?你们想对是吧?行啊,接下来是不是该我们大秦出题了?”
话音刚落,就见秦凡面上浮现一片冷峻,大手一挥,声如洪钟说道:
“听好了!本宫的上联是: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此联一出,楚国那中年男人顿时脸色阴沉,上前一步怒道:
“你骂谁?”
秦凡呵呵一笑,背过手说道:
“谁答应骂谁,怎么,你是教书先生?”
那中年男人脸色一滞,连忙退后。
他是楚国国子监教习,说白了,就是教书先生!
秦凡见状转头看向魏国那个白面书生,冷哼一声说道:
“对了,还有你!”
“一叶孤舟,坐二三骚客,摇四桨五帆,过六滩七湾,历八颠九簸,叹十分来迟。”
魏国那个白面书生脸顿时变得更白了,手中折扇收起,低着头拍打着另一只手的手心,急得抓耳挠腮。
秦凡趁机将目光看向齐宣儿,上前一步又凑到她发间嗅了一口,笑着说道:
“长公主,且听本宫上联。”
“八目尚赏,赏花赏月赏宣儿。”
齐宣儿脸色一红,沉吟片刻,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联……本公主……我……对不上来。”
秦凡见一众使臣默不作声,一把抢过魏国那白面书生手里的折扇,挥手张开,微微扇动,沉声说道:
“就你们这点才学,也好在本宫面前班门弄斧?”
“岂不知,蛙声清脆,不过坐井观天,毛驴高叫,只是围磨画圆!”
一番话声如雷霆,在大殿之中迂回跌宕,直听得三国使臣脸色涨红。
仁宗见状哈哈大笑,上前说道:
“悦儿,赢就赢了,我们大秦要有大国风范,可不能杀人诛心。”
这句话倒是更加杀人诛心。
几国使臣当即脸色阴沉,就见魏国使臣上前一步说道:
“这一阵算你们赢了,但是两国交锋,文比终究只是下乘。”
“三日之后,我们三国使臣摆下擂台,希望还能和大秦来一场武比!”
仁宗闻言,脸色再次一沉,冷笑着说道:
“武比?你们真当我大秦是泥捏的不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