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医神(李飞韩雅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镇国医神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李飞韩雅萱)

书名叫做《镇国医神》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李飞”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李飞韩雅萱,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山水城,东大街,爱民路这里说是小区,但其实是一个硕大的贫民窟一条臭水沟从中横穿而过,里面除居住了不少贫苦人家外,还有一些三教九流混迹与此,久而久之,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恶臭味,李飞很是心疼的问着“爸妈不是给你留了一套二居室,九十多平的大房子吗?怎么搬这里住来了?”李冉用路边石子把溅到白鞋上的臭水擦掉后,轻描淡写的说着,“嫂子走了,爸妈离世,当时……

小说:镇国医神

作者:李飞

角色:李飞韩雅萱

奇幻玄幻小说《镇国医神》的作者是“李飞”。其中精彩内容是:原来是小周自己的工作失误,刚才给李飞展示完玉猪抱财后,她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喝了口茶水,纸杯子便将价值不菲的玉器随手给盖住了。闹剧都谈不上,完全是一场乌龙。“真相查清,我总能走了吧。”李飞摇头说着…

镇国医神

第9章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免费在线阅读

调取监控视频有些麻烦。

一个多小时后。

保安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真相才水落石出。

李飞不是小偷,营业员小周也没有监守自盗。

原来是小周自己的工作失误,刚才给李飞展示完玉猪抱财后,她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喝了口茶水,纸杯子便将价值不菲的玉器随手给盖住了。

闹剧都谈不上,完全是一场乌龙。

“真相查清,我总能走了吧。”李飞摇头说着。

“不行!”

萧然和刘经理异口同声的喊道。

“还有事?”李飞有点懵。

萧然公事公办的说着,“李先生,虽然你排除了小偷的嫌疑,但你的身份还是太可疑了,调查清楚你的身份,我才能放你走。”

李飞闻言,差点没郁闷死。

好嘛。

我就是想给女儿和妻子买个首饰,咋这么多事呢?

又是小偷,又是调查身份的。

合着在你们眼中,没有身份证,我就必须得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吗?

“如果我不配合呢?”李飞眼睛微微一眯。

萧然咬牙说,“那我们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

“就凭你手中的烧火棍,你确定能威胁到我?”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烧火棍?

这可是手枪唉!

若是朝要害部位射击,一枪足以毙命。

怎么在李飞嘴里就变成烧火棍了?

他到底是胆大妄为,还是胸有成竹?

“这家伙该不会真是躲到深山老林,躲避警察追捕的通缉犯吧。”

“我看挺像的,就算是道上混的人,见了警察都要毕恭毕敬,只有穷凶极恶的罪犯才会如此强硬。”

“咱们再离他远一点,万一真动起手来,我可不想遭无妄之灾。”

“警察来抓小偷,小偷没抓到,反倒抓了一个潜伏多年的罪犯,这是热点头条啊。妈妈,我要上新闻了。”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把李飞气得半死,所以他才说出刚才那番混不吝的话。

可他心中终归还是保持着些许的理智。

若是真发生的冲突,别说给囡囡治病了,自己要么回昆仑潜修医道,要么沦亡海外,只有这两条路能走。

“罢了。”

李飞叹了口气,强硬的气场一泄而空,如一个平凡中年男人般,抬起胳膊,手指朝围观群众中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指了指,“你有病。”

众人皆是一愣。

在医院,医生说你有病,是救你的命。

但在公众场合说这番话,则相当于对一个人的羞辱和诋毁。

更何况李飞还是当众骂一个五六岁,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这换谁都忍不了。

可不等众人开口反击,牵着小姑娘手的中年妇女却奋力挤出人群,满怀希翼的问道。

“你能看出媛媛的病?”

李飞淡淡的回了句,“望闻问切,中医的基本功罢了。慢性哮喘,小姑娘看来和囡囡一样,从小都是抱着药罐子长大的。”

围观群众又是一惊。

要知道,刚才在看热闹的时候,小姑娘连咳嗽声都没有。

难不成李飞真是仅凭一眼就看出了小姑娘的病症?

他真是个医生?

中年妇女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但眼中饱含的泪花,却是无形的乞求,乞求李飞出手帮女儿摆脱疾病的折磨。

“不是想证明我的身份吗?那我就给你们露一手吧。”

放在柜台上的布囊打开。

李飞布满老茧的手指如音乐家弹钢琴般在半空中舞动。

七十二根银针则像一支散发出独特韵律的乐曲般,翩翩起舞。

众人无一不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小姑娘,一会儿给你扎针可能有些疼哦,你要忍着点。”李飞笑着说道。

小姑娘却闪烁着一双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不疼的,之前护士姐姐把好长好长的肺管从我鼻腔插进去的时候,我都没有喊疼呢。”

一旁的中年妇女不停擦拭着眼角的泪珠,但泪珠却依旧不停往下滴落。

李飞闻言,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自己离开后,囡囡承受的痛苦不比眼前这个小姑娘少。

二十年时间。

囡囡,肯定很恨我的不辞而别吧。

“沧澜七十二针,起!”

七十二针运气而升,凌空以七十二星宿做排列。

伴随着李飞指尖的轻轻落下,银针又如一道白昼般,隔着衣服,迅速插进小姑娘身上的周天穴位之中。

一举一动,一气呵成。

在外行人看来,李飞这番举动,像变魔术戏法似的,炫彩夺目。

但若是有内行人在场,绝对会被惊得眼珠子都要掉落出来!

运气行针。

这可是医师千百年来梦寐以求的境界!

小姑娘紧皱着眉头,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吭。

一直等行医结束,一口黑血从她嘴里喷涌而出,她才‘啊~’的叫了一声。

“你的病好啦。”李飞拍拍小姑娘的脑袋,笑着说,“你以后可以和小朋友活蹦乱跳的玩耍,也不需要再让护士姐姐往你鼻子里插很长很长的肺管了。”

说着话,李飞还如二十年前逗自己女儿开心时,扮出一个滑稽的鬼脸,在逗小姑娘开心。

“咯咯。”小姑娘被逗笑了,她笑得的同时,还朝李飞脸颊亲了一口,“给叔叔比心,我的病好了,以后就能完成爸爸的心愿了。”

李飞不由得有些好奇,“你爸爸有什么心愿?”

小姑娘满是稚气的说着,“爸爸要让我长大后,成为建设华夏的栋梁之材。他想让我当警察,去抓坏蛋。”

“好样的。”李飞竖大拇指。

此时,小姑娘的母亲匆忙走到李飞身前,从李飞怀中接过女儿后,满是感激和欣喜。

“谢谢。”

说着话,中年妇女还连忙掏钱包,“我带媛媛去各地求医,但他们都对媛媛的病症都束手无措。诊费多少钱?我付给您。”

“不用了。”李飞摆摆手,“都说女儿是上天赐给父母最珍贵的礼物,再说小姑娘已经给我付过诊费了,我干嘛还问你要第二份钱呢?”

付过诊费?

看着李飞脸颊上的口水印,中年妇女和围观群众恍然大悟。

李飞则多朝中年妇女多了问一句。

“不知,媛媛父亲在哪里工作?”

小丫头母亲刚还欣喜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暗淡,“缉毒警察,年初为保护战友,牺牲了。我跟媛媛说,她爸爸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媛媛要茁壮成长,爸爸才会回来。”

“媛媛童言无忌,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我觉得您不像是一个坏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