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易安安宫熠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易安安宫熠北)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最新小说

小说《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易安安宫熠北,文章原创作者为“云锦一”,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而是直接抽走了时念初手里的那张支票,随意的丢在了一旁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方方巾,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时念初的每一根手指头时念初:“……”宫熠北:“……”时念初回过神后,下意识的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是澹台珏的力道却比他大得多,硬生生地抑制住了她的举动“碰到脏东西会容易生病,必须得好好擦干净”时念初:“……”时念初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觉得他也没有干净多少只不过想着宫熠北在这里,时念初就没……

小说: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

作者:云锦一

角色:易安安宫熠北

热门新书《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云锦一”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时念初,就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扼住了。随即就听见“咔嚓”一声。澹台昊的那只手顿时被卸了下来。包厢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三爷你老婆又虐渣了

第10章 免费在线阅读

“哪个没长眼的打扰爷的好事?”兴致被打断,澹台昊一脸不耐烦的抬头。

却没想到,门口居然站着一位绝世佳人。

澹台昊立马对身边的女人失了兴趣,一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呦,你是新来的吗?之前都没见过呀,老赵果然是靠谱,有好东西都紧着我!”澹台昊还以为时念初是经理给他送过来的陪玩,说着就准备上手。

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时念初,就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扼住了。

随即就听见“咔嚓”一声。

澹台昊的那只手顿时被卸了下来。

包厢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你们是什么人?”纪子晋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的脸色一沉,连忙起身准备上前。

可下一刻,他就被人挟制住了。

包厢里的那些美女们,一见这个架势,全都缩成了一团。

“我要找的是澹台昊,你们可以出去了。”时念初轻飘飘地扫了那群女人一眼。

那些个美女就好像是得了敕令一样,迅速的逃出了包厢。

刚刚还热闹无比的包厢瞬间就清冷了下来。

时念初垂眸睨了一眼痛到脸色发白的澹台昊,慢条斯理的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澹台先生,你的秘书告诉我你很忙,我还以为你是在忙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感情是在这和美女喝酒做游戏吗?”

时念初说着踢了踢脚边散落的酒瓶。

“你……是谁?”澹台昊咬着牙忍耐着痛意问道。

“我?你可以称我一句时小姐。”时念初红唇轻启,神情里透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傲气。

“我时你大爷,你现在赶紧……跪下来跟我道歉,要不然……我要你好……唔唔……”澹台昊的狠话还没有放完,腹部就又狠狠挨了一拳。

那嘴边的话,瞬间就变成了一阵痛苦的呜咽声。

“澹台先生,我是个文明人,原本是想要好好跟你谈一谈河西那块地的归属权。”

“可是你偏偏就不配合,非得要逼着我这么一个弱女子给你动手,何必呢?”时念初抬起手欣赏了一下自己新做的美甲。

语气悠悠。

“河西的……地?你是禹承安的人?”澹台昊反应了过来。

“不是。”时念初红唇轻启。

“那河西的地跟你有屁关系?!”澹台昊咬牙。

“禹承安是我的人。”时念初终于是看了他一眼。

“你……到底是谁?”澹台昊眸光深了些。

“刚刚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澹台先生的记性不好呀,难怪一直占着河西的地不肯还给我们,这是忘记租期已经到了吗?”时念初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是时家派来的人?”而被阿大挟制着的纪子晋立马反应了过来。

一脸诧异的问道。

“嗯,你看上去倒是比他要聪明的多。”时念初扫了他一眼。

“时家?你就算是时家的人,也不该对我出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澹台昊可不管什么时家不时家的,他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屈辱,那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退还文件我已经带来了,你只需要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时念初淡声。

“呸,你弄伤了我还想让我把地还给你?想都别想!”

“那块地,就当做是你伤了我的赔偿了!”澹台昊怎么可能把嘴上的肥肉拱手让人呢?

“赔偿?”时念初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也配?”

“你!”澹台昊气的脸色一白,想要上去狠狠教训一下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

他现在却被阿七狠狠的压制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签还是不签?”时念初的脑袋又开始疼了,语气也冷冽了许多。

“不签!”澹台昊想也没想的拒绝。

“嗯,倒还算是硬气。看在你不失为一个男人的份上,我留你一命。”时念初烦躁捏着眉心,给了阿七一个手势。

后者早就准备好的拳头,立马落到了澹台昊的身上。

那一拳接着一拳,打的澹台昊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时小姐,还请你手下留情,我们两家也算是有些生意上的来往,若是做的太过分,引起两家长辈的注意那就不好了。”

坐在对面的纪子晋连忙开口。

他家总裁之前可是吩咐过他,要好好看着澹台昊的。

他可不能让他真的有事。

“怎么?你这是拿澹台家来压我?”听到纪子晋的话,时念初放下了手,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眼。

“不敢,只是时小姐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要拿回河西的那块地,既然这样,也没必要多生事端,你说是吗?”纪子晋缓声问道。

“可是他不愿意签字呐。”时念初看上去一脸的头疼。

“他不签我签!”纪子晋连忙开口。

再让他们打下去,澹台昊就真的要没命了。

“你能做主?”时念初听到这话,总算是来了一点兴趣。

“我是现任澹台家主的贴身助理,我这次过来南城,就是为了处理河西的那块地。”纪子晋解释。

时念初盯着他看了片刻,确定他并没有说谎之后,这才给阿七使了一个眼神。

沉迷于揍人的阿七,有些不舍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地上躺着的澹台昊几乎已经快要完全晕死过去了。

纪子晋扫了他一眼,看着他的胸膛还有起伏。

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要人没死就行。

时念初伸了伸手,阿七立马把文件递了上来。

“签吧。”时念初将文件丢到了纪子晋面前。

纪子晋也没有丝毫的迟疑,拿起笔就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并且还盖上了澹台集团的公章。

时念初接过文件,扫了一眼签名处。

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合上了文件。

挟制着纪子晋的阿大也随之松开了他。

得到自由后的纪子晋,恍若未闻的松了口气。

“限你们的人三天之内撤离河西,不然后果自负。”时念初起身,叮嘱了一句纪子晋。

然后转身离开了包间。

当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之后,纪子晋才起身去查看澹台昊的伤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1:10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