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渺渺宋无邵(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是作者“青纱菀”笔下的一部​武侠修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许渺渺宋无邵,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被叫做段实的老板变了脸色,尖锐的喊叫:“你们凭什么搜我们我们家的东西”“不搜也行”许渺渺将兔尾吊坠扯下来扔到地上:“报官吧,就说我带了他家的东西出了问题”段实立马组织:“不行,不能报官,是我下的,是我故意在他家的东西里下来痒痒粉我承认”许渺渺撇嘴一笑:她料定了段实不敢报官,因为他家的东西里掺杂了狗毛做的赝品!众人见他承认,对此事唏嘘一阵,纷纷丢下手中的东西离去许渺……

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作者:青纱菀

角色:许渺渺宋无邵

经典热门小说《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青纱菀”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许杪杪将她的手甩开,语气冷漠的开口:“他为什么会这样,你得好好问问他才行。”说罢,转身离去。夜色来袭,许渺渺回家时二宝蹲坐在家门外昏昏欲睡。“二宝,怎么在这睡下了…

农门空间:首辅娇妻养娃忙

第十一章 伤口恶化 免费在线阅读

见许渺渺答应,众人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回家时,妇女都在门口翘首以盼,看见自己男人带回来的灵芝,各个都喜不自胜,早就忘记了王莽受伤的事情。

许渺渺护送着王莽到村医那里,王家人闻讯急匆匆的赶来。

王杏儿看见许渺渺就没有好脸色,一巴掌甩在许渺渺脸上,被许渺渺接住:“王杏儿,你干什么!”

王杏儿的牙齿要的咯咯作响,双眼死死地盯着许渺渺:“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就我哥哥有事,许渺渺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吗。”

许杪杪将她的手甩开,语气冷漠的开口:“他为什么会这样,你得好好问问他才行。”

说罢,转身离去。

夜色来袭,许渺渺回家时二宝蹲坐在家门外昏昏欲睡。

“二宝,怎么在这睡下了。”

许渺渺上去将二宝抱起,亲昵的蹭了蹭她的小脑袋。

小女孩软乎乎的声音说到:“在等娘亲。”

许渺渺嘴角不自觉的仰起,嘴上说的话却还是带着严肃:“以后天黑了,不许在外面等,会有大灰狼把你抓走的。”

二宝表情一愣呆呆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喜滋滋的爬在许渺渺的怀里贪恋的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许渺渺将二宝放在床上又查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小宝才放心离去。

厨房的噪声引起了她的注意,许渺渺刚一进门就和大宝四目相对。

许是刚洗完碗筷,大宝的手上还湿漉漉的。许渺渺耐心的蹲下身看着他,很难想象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这么懂事。

大宝一把打开她伸过来的手,忽略过她朝屋子走去。

许渺渺心中一阵酸涩,有些心疼。

只见厨房的桌子上海留着一碗兔肉和两个馍馍,许渺渺嬉笑一声:真是个嘴硬心软的小鬼。

累了一天,填饱肚子之后,许渺渺和刚出门的宋未薇打了个正照。

宋未薇有些不耐烦,披着薄纱打开房门,看见是许渺渺不耐烦的说到:“你怎么还在这!”

说罢,宋未薇撇了一眼许渺渺低声咒骂一句:晦气。

刚准备去茅房被女人挡在身前。

许渺渺看着她,语气有些阴森的质问:“你说谁晦气。”

宋未薇脸色微红,有些结巴开口说道:“我,我就是说你,怎么了。”

“要不是你我哥能躺在那,小宝会到现在为止还不会说话!”宋未薇一下有了底气,看着许渺渺说到。

“呵呵”许渺渺捏着宋未薇的衣领,语气阴狠的说到:“你个生病是因为中毒,和我没有关系!”

“那要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乱吃东西。”

说罢,宋未薇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捂住自己的嘴。

许渺渺眼神一眯,看着她说到:“你知道他为什么会中毒。”

宋未薇眨巴眨巴眼睛,磕磕巴巴的开口:“我,我怎么知道。”

说罢,不管许渺渺的试探转身离去。

房间内三个孩子包成一团熟睡,昏黄的灯光照在他们脸上显得格外温馨。

一阵暖流从许渺渺的心间划过,她曾经幻想的美好生活就是这样的吧。

要是宋无邵也醒着就好了,眼神顺着灯光移到床上正在熟睡的男人的脸颊。

许渺渺拿出自己调配的膏药轻轻的抹在宋无邵的脸上,看见男人脸上的疤痕淡了几分,许渺渺会心一笑。

又拿出一颗解毒丸塞进男人嘴里,这才躺下和男人挤在一起。

“许渺渺,你出来!”

门外一阵嘈杂,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天色才刚刚亮起。

许渺渺套着外套出门,只见王杏儿拿着木棍堵在自家门口。

见她一出来,挥舞着木棍就要上前:“许渺渺,你赔我哥哥的腿。”

“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王杏儿死死地盯着她说到:“我哥哥被你害的现在成了坡子,这是你总得给的说法吧!”

昨天的记忆一股脑涌入脑中,许渺渺开口解释:“不是已经送到村医那里了吗,怎么会瘸了?”

“那倒要问问你给我哥用了什么药,才让他伤口恶化。”

许渺渺不愿和她浪费口舌开口说道:“人在哪,我去看看。”

将衣服披好,推开拦在前面的王杏儿就朝村医那里走去。

刚到院中,一阵撕裂的叫声在空中回荡。

屋内,药味、血腥味四处弥散。

一个白胡子老头蹲坐着熬药,不远处的床铺上还躺着嚎叫的王莽。

“啊,好疼啊。”

王莽抱着自己的右腿在床上打滚。

许渺渺走进,只见原本血肉模糊的大腿被浮上厚厚一层草药。

“先生,他的腿是什么情况?”

“唉。”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开口说道:“他腿上不知道怎么染上了石灰,只能将腐肉都剔掉。”

“石灰?”许渺渺有些惊讶,自己昨日给他上了止血粉,怎么会和石灰染上。

“就是你许渺渺。”王杏儿上前指着许渺渺开口:“就是你往我哥哥腿上撒了石灰粉。”

“不可能。”许渺渺开口解释:“我只是上了些止血的。”

王杏儿死死盯着许渺渺不松口:“就是你,除了你谁还会这么做,我要让大家评评理。”

说着将许渺渺拉出屋子,又招来一众人,开始哭诉:“大家都来看一看啊,就是她往我哥哥腿上撒了石灰粉,我哥哥才会瘸腿啊。”

说着,王杏儿挤出几滴眼泪。

“哎,我昨日好像是看见宋娘子在王莽腿上撒了什么东西。”

许渺渺叹了一口,这些人听风就是雨的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改啊。

见有人出头,王杏儿死咬着许渺渺不放,声音沙哑的说道:“许姑娘,你就算再记恨我,也不应该趁人之危,这么害我哥哥啊。”

昨日同去山林捕猎的其他人也站出来开口:“是啊,宋娘子,这王莽是他们家唯一的年轻的男丁了,你这也太狠心了。”

许渺渺默不作声,心中苦笑。

“你们在老夫门前吵什么!”

村医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出,将众人呵斥住。

因为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一来众人禁声。

“刚才老夫也听你们说了一些,这石灰不是宋娘子干的。”

听见此话,王杏儿哭唧唧的开口:“证据都摆在那了,怎么会有假。”

“是啊,先生我昨天亲眼看见的。”一旁的男人附和到。

老头摸了摸他的胡子开口说道:“那你们还得多谢宋娘子。”

王杏儿呆愣住:“此话怎讲?”

“昨日老夫给王莽疗伤时,发现幸亏有人往他腿上散了一些止血的药粉,才不至于恶化。”

“那腿上的石灰总不可能是王莽自己弄的吧。”

一旁的男人询问开口,倒地的王杏儿眼光闪烁。

“昨日在这里帮忙的只有王娘子一个人。”

“呵。”许渺渺不屑的撇了一眼王杏儿,讥讽的开口:“我倒是小瞧了王娘子,为了诬陷我连自己哥哥的性命都不顾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