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凤白泠白雪)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凤白泠白雪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凤白泠”,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不及多想,凤白泠就要出门,两个腰圆膀子粗的嬷嬷往前一站,拦住她的去路公主府的主子明面上是永安公主,可公主自打生了大小姐后,身子不如前,公主体恤驸马爷一个男人无法照料内堂,就提了大小姐的奶娘薛氏为老爷的姨娘大小姐在外的这几年,公主染上不明恶疾,府内的大小事务都落到薛姨娘和二小姐手中府中的奴从们都是墙头草,谁得势谁就是主子,谁还看得起凤白泠这个刚回来的大小姐“泠姐姐,外头风……

小说: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作者:凤白泠

角色:凤白泠白雪

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凤白泠”写的《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主要讲述的是:天空,飘起了飞雪,像极了柳絮。凤白泠一曲《一剪梅》刚唱完,箫声也曳然而止,她很满意这个效果。那一次的颂春宴,她斗大字不认识几个,吃了没文化的大亏。穿越到22世纪后,她洗心革面,加入军校,成为全能医务兵前,还干了其他兵种五年,其中三年就是文艺兵…

神医娘亲她又美又飒

第17章 免费在线阅读

湖面上,忽来了一阵春风,掀起了片片涟漪。

凤白泠的歌声,让人心动。

竟是她,她这是在向谁一诉衷肠?

歌词最后,好一个“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独孤鹜眼眸深了深,脸颊上有些发痒,他抬手一摸,是片雪。

天空,飘起了飞雪,像极了柳絮。

凤白泠一曲《一剪梅》刚唱完,箫声也曳然而止,她很满意这个效果。

那一次的颂春宴,她斗大字不认识几个,吃了没文化的大亏。

穿越到22世纪后,她洗心革面,加入军校,成为全能医务兵前,还干了其他兵种五年,其中三年就是文艺兵。

西洋、古典、流行、爵士乐,说学逗唱,她哪一样不是信手拈来。

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她和东方默笙配合得近乎天衣无缝。

此时的凤白泠也知道自己弄错了人,吹箫的是永业帝的第九子,东方默笙。

说起东方默笙,在皇子中并不算出挑,他深居简出凤白泠以前未见过,不过早年陪东方莲华在宫中走动时,听说过他的一些传闻。

东方默笙是皇子,可在九位皇子中,身份不高。他的母妃只是一名教坊舞娘,在他三岁时就死了。

他三岁那年还得过一场大病,后来被萧贵妃收养了。

东方默笙的病虽说治好了,可瞎了眼,他和其他皇子不同,没什么野心,也无心争夺皇位,倒是对琴棋书画很精通。

凤白泠抖去斗篷上的雪,折下一枝红梅,走向东方默笙,福了福身。

“九皇子,方才真是失礼了。宝剑赠英雄,鲜花赠佳人,这枝红梅送给你,算作赔礼。”

凤白泠说话时,嗓音还带着唱曲时的甜润,落在人的耳里,让人的心一阵酥麻。

东方默笙抬起手,正欲接过花时,不慎指尖碰触到凤白泠的掌心。

她掌心的暖意仿佛会灼人,他心头一颤,倏然收手。

耳上多了一物,清冽的梅花香飘来,和凤白泠身上的幽香相同。

“红色果然和你很般配。”

凤白泠笑了起来,眼前的东方默笙皮肤雪白,衬上一朵娇艳的红梅,好看得让女人都要汗颜。

“娘啦吧唧的,哪有男人戴花的。凤白泠,你少在那对我九弟动手动脚。”

一道人影蹿了上来,东方离老母鸡似的,挡在东方默笙身前,夺去凤白泠手中的梅花,丢在地上,踩了个稀巴烂。

凤白泠一看是东方离,就想起了自己丢失的儿子,眼底几欲喷火,可眼下并不是收拾他的时候。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对我是不死心的。欲擒故纵是吧,我不吃这一套。”

东方离嘴上嫌弃,心底却莫名有点小开心。

这蠢女人,唱歌还怪好听的,有这能耐还藏着掖着。

那句什么“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可不就是她在挽留他,他听着就是那个味。

永业帝也拊掌夸奖。

“唱得好。”

凤白泠假装刚看到永业帝,眼底满是惶恐,躬身行礼。

一干人等见了永业帝也纷纷行礼。

人群中,纳兰湮儿偷眼望去,看到了那一抹黑色的人影,心底酸酸甜甜。

虽心有不甘,让凤白泠抢尽了风头,可凤白泠唱得那曲,又何尝不是她的心事。

“母后?”

永业帝见太后眼眶发红,不住拭泪,大吃一惊,跨步上前,扶起太后。

“阿泠这孩子有心了,唱到哀家心坎上去了。”

太后轻叹,眼里满是对昔日的回忆。

“多少年了,哀家都要忘记哀家的闺名了。当年太上皇刚登基,哀家进宫时,被封为梅婕妤。你们的母妃也都在,如今,只剩哀家孑然一身。哀家今日很开心,看到这些孩子们,就想起了昔日,青春正茂时。”

太后未进宫时,闺名伊人,她娘家姓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凤白泠这一曲,可不就是在歌颂太后。

众妇恍然大悟。

凤香雪的脸色已经挂不住了,她的指甲刺进了掌心。

无论是太后,还是七皇子,都未曾看过她一眼。

“哀家已经多年不曾这么开心了,阿泠,上前听赏。”

太后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人仿佛都年轻了几岁。

凤白泠垂下眸,眼角留意着四周的动静,向太后和永业帝走去。

独孤鹜挑了挑眉,看着凤白泠从他面前走过,这女人走起路来裙角似鱼尾,一摇一曳的,居然有点好看?

忽,身旁的一名太监飞身而起,衣袖里有暗芒一闪,射向永业帝。

“护驾!”

这一瞬来得太快,就听到一声冷喝,独孤鹜高大的身影抢在最前,他一掌挥出,掌风所及之处,那名行刺的刺客被震碎了胸膛,摔在一旁。

湖面上,水声哗然,多道黑影破水而出。

漪园内,乱成一片。

那十几道人影身法不俗,目标一致,齐齐袭向永业帝和独孤鹜。

独孤鹜没有携带兵器,与几人缠斗时,他退了几步,闷哼了一声,膝盖上剧疼袭来。

他脚下一个踉跄,想起凤白泠早前的话,啧,切忌运气。

他眼眸微沉,眉心有火红光芒闪烁,璀璨若焰,罡气灌入衣袖内,衣袖一扫,扫过几名刺客的脖颈,须臾之间,几颗头颅被他收入手中。

嗖嗖嗖,多道冷风袭来,暗器从四面八方袭来,他右膝又中了一箭。

周遭,宫中侍卫如潮水般涌来。

“保护太后!”

身后,有一名刺客眼看行刺不成,就去抓太后。

说是迟,那是快,有人扑在太后身前。

那人手中握着根筷子,筷尖锋利无比,她眼中利光一闪而过,铆足了一股子狠劲,用力刺下。

刺客惨叫一声,眼前血肉模糊,被赶到的侍卫掀翻在地。

独孤鹜眸光沉了沉,身旁不远处。

凤白泠抱着脸色苍白的太后,她的眼底染上了层血色,额头全都是汗水,瘦弱的身子微微发着颤,唯独一双眼,亮得惊人,璀璨若星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