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樱宋淮南(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叫做《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是作者“蓝色裤子”写的小说,主角是苏樱樱宋淮南。本书精彩片段:“将军,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苏樱樱说着,刚要从被窝里爬出来,突然意识到,她的一千两还在被窝里她怕宋淮南笑话她,又缩了回去“将军,我平日里睡惯了这张床,要不,还是你打地铺吧”宋淮南靠在交椅上,两眼微眯,淡淡道:“莫要紧,我就在这椅子上凑合一晚,你便安心睡吧,今晚我给你守夜”守夜?将军竟接了丫鬟的差事做,苏樱樱想着,心里更过意不去了春日夜,冷得很,苏樱樱原是不想动的,但她也算是有点良心,……

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作者:蓝色裤子

角色:苏樱樱宋淮南

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蓝色裤子”。文章精彩截取如下:“这样可好。你晚上准备两份螺狮粉,用带盖的陶器盛装,盖得严严实实的。晚上开宴,先上其他菜色,末了再上这道螺狮粉,让客人亲自揭盖,既阻隔了气味,又给客人一道惊喜。”苏樱樱说道…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第7章 又香又暖 免费在线阅读

“王厨莫当心,晚上将军宴客,客人是桂洲人士,最喜这道螺狮粉。你把客人的胃伺候好了,将军怕是要大赏你呢。”

“可,这臭味,确实是个风险呐。”王德贵被说得有些心动,但仍旧有所担忧。

“这样可好。你晚上准备两份螺狮粉,用带盖的陶器盛装,盖得严严实实的。晚上开宴,先上其他菜色,末了再上这道螺狮粉,让客人亲自揭盖,既阻隔了气味,又给客人一道惊喜。”苏樱樱说道。

“听您这么一说,倒还可行。”王德贵终于松了心,决定一试。

“成,那便这么办。客人是桂洲人士,吃得出好坏,那螺狮粉定要熬透了螺狮汤底,加足了笋丝,做得地道些才好。”苏樱樱小心叮嘱。

“苏娘子,您就放心吧,晚宴的事,包在我身上便是。”王德贵拍了拍胸脯。

“我还打探到,客人喜好杜康,晚上可得多上些好酒。”苏樱樱道。

“后院正好有两坛陈酿,埋了许久,是时候挖出来尝尝味道了。”王德贵乐呵呵地说。

“甚好,甚好。那晚宴便劳烦你了,做得好,将军必是有赏的。”

“苏娘子,放心便是。”

苏樱樱从厨房出来,心情大好,晚上宴客的事交代得差不多了,这是签了契约后的第一件大事,必须得办妥帖,显示出点本事来才行。

苏樱樱一刻不敢松懈,领着盼夏,又往远山堂监工去了。

宋淮南到了军营,还未到卫兵出操的时辰,他便让阿福搬了把交椅,坐在领军台上候着。

“将军,您不是说今日赶时辰么,操练场上竟一人不见,士兵们可真是越发懒了,您可得好好训训他们。”站在宋淮南身边的阿福念念有词。

宋淮南不说话,依靠在交椅上,两眼微眯,瞧着手上的一双织锦手衣,脸上浮现一抹笑。

“淮南兄,今日来得好早。”

沈文卿一身天青色长袍,摇着把折扇,风度翩翩地走上领军台,全身上下散发着文人特有的书香气息。

阿福见沈大人过来,往营帐内又搬了把交椅出来,安置在宋将军边上。

“文卿兄,坐。”宋淮南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文卿一眼就瞧见宋淮南的手衣,知道他是有意显摆,故不作声。

沈文卿应声落座。

“昨日我瞧了行册,今日行程例行操练,虽多了条坊间巡视的差事,也并无什么大事计划,淮南兄为何来得这么早?莫非是温柔乡不够香?”

阿福在旁听得云里雾里,原来不赶时辰啊,那将军到底在着急什么,要他一大早往云归阁去唤人,叫不来人,还亲自上了门,他还以为今日军营里是有什么着急事儿呢。

“又香又暖。”宋淮南将套着织锦手衣的两只爪子,伸到沈文卿跟前,细细地搓了搓。

沈文卿瞥了一眼,知道这茬子不提几嘴,是躲不过了,便道:“本以为淮南兄是武将性子,没想到也有铁汉柔情的时候,竟也戴起这娘家玩意儿来。”

宋淮南眯着眼,又将身子靠回椅背上,慢悠悠地说:“文卿兄孤家寡人,自然是不懂有心爱之人惦记的好。”

沈文卿咬紧后槽牙,脸上白一阵,紫一阵,只怪自己活该,就不该接他的话!

“文卿兄孤家寡人,晚间定是没什么安排,宋某邀您到我别院一叙,让您开开眼。”

“您不知啊,自从别院里有了女主人,那日子过得可真是窝心得很。”

宋淮南表情回味,仰头憨笑。

沈文卿知道宋淮南是想把他当信差使,邀他到别院走一遭,再让他将宋淮南养外室的消息在官场间散播出去,好灭了桓王借招女婿之名,拉拢朝廷兵力的心。

“自是不必了,沈某心系军务,忙得很,不像文卿兄还有那般闲情逸致,金屋藏娇。”沈文卿避之不及。

“文卿兄与我同朝为官三载,又同在军营当差,咱一文一武,双剑合璧,理应互相扶持不是?往后,文卿兄定也有用得上宋某的时候。”宋淮南云淡风轻地说道。

沈文卿与宋淮南谈不上深交,但素来合作无间,也算同道中人。可他实在不想掺和宋淮南与桓王这档子事儿。

“淮南兄的意思,沈某知道。只是,沈某今日军营事多杂繁,确实走不开。”沈文卿摇了摇手上的折扇。

“刚可是文卿兄自己说的,您瞧了行册,今日除了例行公事之外,并无大事。”

沈文卿心里咯噔一下,一时尴尬得,他竟忘了刚才说出嘴的话,被宋淮南看了笑话。

“宋某知文卿兄喜好杜康,我别院的王厨,曾在醉仙楼当差,最懂酿酒之道,您可莫要错过。”宋淮南适时递上一个台阶。

沈文卿本还想推脱一番,听到醉仙楼三个字,顿时心软。好酒,必当一尝。便心甘情愿当了宋淮南的棋子,从台阶上下来了。

“那沈某便恭敬不如从命。”

操练时辰到,士兵已经集合到位,宋淮南与沈文卿陆续起身,阿福撤了交椅。宋淮南巡视操练,沈文卿则入了营帐处理文书公务。

京郊别院。

苏樱樱午休后,又往远山堂巡视了一番。

堂内干净如新,一尘不染。软垫已经安置妥帖,红樱也已插瓶摆放。原本沉闷的屋子,多了几分春日的生机,苏樱樱很是满意。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苏樱樱刚回到云归阁,便下起了大雨。

苏樱樱瞧了眼天色,也快到将军回家的时辰了,便让盼夏派了辆马车,又备了两把雨伞,让远山堂当差的小厮赶车往军营接人去,可莫让将军淋了雨,着了凉。

“小姐对将军可真好。即便早上吵了嘴,心里还是惦记着将军。”

盼夏吩咐完差事,一进云归阁便开始说嘴。

“拿钱办事嘛。还有两年的合同要走,哪有员工真和老板闹翻的道理。等合同到期,他淋雪都不关我的事。”苏樱樱道。

“合同?”盼夏一脸疑惑。

“就是契约。”苏樱樱笑笑道。

“小姐,您话可别说太早了。我相信,即便您与将军没有签订契约,您也是个有恻隐之心的人,定是不忍看着将军淋一身雨回来的。”盼夏道。

“重点不在于契约,在于月钱。他给了钱,我自是不会不挂念他的,毕竟他是提款机嘛,淋坏了可咋整。”

“提款机?提款机是什么品种的鸡?据我所知,咱将军不属鸡,属虎。”盼夏一脸疑惑。

“管他属鸡,属虎,给钱的就属玉皇大帝。”

苏樱樱与盼夏主仆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牛头不对马嘴,却也聊得十分火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42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