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容疏卫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章节列表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内容精彩,“采薇采薇”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容疏卫宴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内容概括:但是这种痒,比起吃不饱饭,显然不算什么容疏道:“没事,回去洗洗就好了我们继续挖!”月儿也无条件服从,两人又忙活了两个时辰,把带来的两个篮子都装满了才回家“月儿,醋呢?”容疏问用醋洗手,可以有效地中和山药的碱性物质,不至于那么痒没错,现在容疏痒得抓心挠肝,都感觉不到饿了她还是太年轻了!就算吃不饱,也不要这么痒啊!她去把这酷刑推荐给锦衣卫,有没有奖励?“姑娘,咱们家没有醋”月儿嗫嚅着道,……

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容疏卫宴

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是网络作者“采薇采薇”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换不换?”银庄的伙计鼻孔朝天。“不换了!”容疏冷冷地道。她反正要买东西,买东西的时候,一千文钱就当一两银子用,差的那点,店家一般不会算计。她一口气,把铜钱花了四十多串出去…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第10章 买肥皂的锦衣卫 免费在线阅读

容疏第二次去,卖出去了二十六块香胰子。

不过她揣着五十二串钱去换银子的时候才知道,还得贴两串钱,才换了五两银子。

原来,现在铜钱贱了。

虽说官方规定一千文兑换一两银子,但是实际上,都得多加点,人家才给兑换。

“换不换?”银庄的伙计鼻孔朝天。

“不换了!”容疏冷冷地道。

她反正要买东西,买东西的时候,一千文钱就当一两银子用,差的那点,店家一般不会算计。

她一口气,把铜钱花了四十多串出去。

她买了三床棉被,给家里每个人添置了过冬的棉衣,然后买了半扇猪肉,一些猪下水,还有一只产奶的母羊。

“姐,你怎么买了那么多东西!”容琅震惊万分。

“我打算做点香肠。”容疏道,“留着冬天吃。羊乳的话,加点杏仁熬出来,没有那么腥膻,每天都喝点,长身体的时候需要。”

吃饱穿暖,这个目标达成了!

月儿高兴地盘算着收入:“每天做一锅香胰子,赚九两银子,那一个月,岂不是二百多两?”

“傻瓜,那玩意儿也不当饭吃。”容疏哭笑不得,“而且买得起的人,终究是少数。”

他们没有能力把这东西,推广给所有的富人。

“不过我想,一个月做三锅,二十多两银子,能有。”容疏道。

容琅眼神都是亮的,“我一定好好读书,考个功名!”

家里宽裕了,他再也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他要好好读书,他做梦都想读书。

“行!以后家里交给我,你只管好好念书!”

“谢谢姐。”容琅扭过头去,偷偷擦掉眼角的泪。

他一定不会辜负姐姐!

容疏给隔壁李婶子,送去了四块香胰子。

卫宴也用上了,倒是……还不赖?

昭苏来找他禀告正事。

“卫大人,抓私盐,不都是巡检司的事情吗?关我们锦衣卫什么事!”他气愤地道。

卫宴被人针对。

皇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同意了,让锦衣卫去抓私盐贩子。

私盐这个问题,屡禁不止。

有利益,就有人敢铤而走险。

卫宴淡淡道:“既然皇上已经下旨,那就去抓吧。”

“可是,怎么抓?抓多少?等着您指示呢!”

“你也说了,我们锦衣卫不擅长做这些,自然是束手无策。”卫宴面色从容,“不过态度是要有的。”

昭苏顿时明白,这是要藏拙的意思。

“属下明白。”他抱拳道。

“嗯,退下吧。”卫宴靠在躺椅上,摸了摸小十一。

嗯,上次被讹了十两银子之后,吐泡泡的小十二,就被他送回了卫府。

再来一次,估计小命都没了。

昭苏没走,看着卫宴的心情不差,试探着道:“大人,兄弟们都托我问问,以后,澡豆子还发不发了?”

虽然有点难切,但是还怪好用的。

主要这福利,既然有了,就不太好削减了。

卫宴:“……去隔壁买!”

“是是是!”

只要有出处就好。

于是过了几天,容疏人在家中坐,订单天上来。

她竟然收到了五百块的大单,而且还是预付银子。

一百两银子!!!

天哪!

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而且来的人,竟然还是锦衣卫。

这也太好了吧!

以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说,她在锦衣卫有人了。

唬人可太够了。

至于为什么锦衣卫会需要她的香皂,容疏就没细想。

有钱就是爷。

皂滑弄人,和她也没关系。

这笔大订单,让家里几个人,都振奋了。

容琅和月儿,像打了鸡血一样,白天去挖草药,晚上回家连夜做香皂。

容疏真怕这俩人过劳死。

手里有银子,她想法就活泛了。

她想租个铺面,然后卖澡豆。

行情她也打听好了,好点的地段,一个巴掌大的店面,一年都得一百两银子的租金。

这不现成的?

容琅有点舍不得,觉得风险有点大。

月儿也担心。

毕竟澡豆这东西,销路有点窄……

“我想好了,”容疏道,“我把店面再隔开,一边卖澡豆,一边卖卤味。”

卖澡豆需要一块地方就行了,主要能让人找到。

卖吃食,在不考虑店面租金的情况下,风险最小,毕竟家家都得吃东西,最不济,便宜点处理就是,亏不了多少。

而且她的手艺确实还不错。

容琅考虑再三,总算同意。

“店铺我已经看好了,不过得年底才能空出来。”容疏道,“正好我再盘算盘算,准备准备。”

“好。”

家里全票通过。

容疏接下来基本上按照既定计划赚钱,过五天就去卖一趟香胰子。

可是没想到,她被杨成盯上了。

这日回家的时候,容琅去买盐,独自回家的容疏,就被这个痞子堵在了家门口。

“你别乱吓唬人,我跟了你好几天,根本没有什么锦衣卫!”杨成恶狠狠地道,“真跟了锦衣卫的大人,你还用抛头露面去卖香胰子?”

容疏瞥了他一眼。

几日不见,他倒是聪明了。

卫宴其实在屋里,但是他耳力比常人好得多,听见这动静,他抱着小十一踱步出来。

他莫名期待看戏。

他觉得,这女人又要开始让人掉眼珠子了。

“我是骗了你,又怎么样?”容疏笑笑,“你敢强抢民女?”

“给我一百两银子!”杨成恶狠狠地道,“要不我就跟人说,我把你睡了!看你以后怎么有脸嫁人!”

“哎呀,我好怕。”容疏道。

卫宴:果然,这个女人又开始搞事情了。

然而,容疏话锋一转,“一百两银子有点多,我得凑一凑,你先回去等着。给我三天时间,我凑齐了去送给你!”

卫宴:???

就这样被拿捏了?

蠢货!

为什么她坑自己的时候,就那么狡诈?

“行了,你赶紧走,让我弟弟回来看见你,还得揍你。”

杨成:“三天,就三天。你不送来,就等着我……”

看见容琅的身影出现,杨成拔腿就跑。

“姐,他来干什么?”容琅快步跑过来,警惕地道。

“勒索。”容疏道,“没事,等着我收拾他。”

可是容琅很担心。

女人的名声太重要了,要是杨成真的闹开,姐姐就惨了。

他想去把杨成给宰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