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明不一般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标洪武)这个大明不一般最新小说

《这个大明不一般》,是作者大大“四王爷,”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朱标洪武。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宋濂的表情有点惊愕,不过瞬间就反映了过来,微微低下头,拱了拱手说道:“那老臣愿闻殿下高见”朱标挥了挥手,说道:“算不上什么高见,就是一些粗略浅显的理解,一会儿还要请宋师点评啊!”宋濂急忙起身,连道不敢朱标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前元的税制乃为包税制,每年前元朝廷会根据此地的,贫富,饥丰,拟定税款,下发至封疆大吏处,本地官吏自然不可能挨家挨户去收取粮米,便把税收包给当地的士绅豪强,宋师是前元生人……

小说:这个大明不一般

作者:四王爷,

角色:朱标洪武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这个大明不一般》,作者是“四王爷,”。本书精彩截取:朱标两口粥还没下肚……一个梗着脖子的白胡子老头,带着六七个背着书囊的翰林学士闪亮登场了。“臣等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下边跪着的这些人,按理来说都能算得上是朱标的老师,在这个儒家为本,天地君亲师的时代,朱标还真不好,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受他们的礼。放下饭碗,起身站立在皇储宝座的边上,抬…

这个大明不一般

第7章 免费在线阅读

因为朱标病体初愈老朱给他放了三天假。

可别小看这三天假呀,在老朱这个工作狂的带领下,明初的大臣包括太子都是很勤政的,因为老朱一年只有生日或者年三十才休息,别人就算是累也不敢说啊…

这不大清早,朱标的老师宋濂,就带着几个翰林学士,早早的递了条子,巴巴的来到了东宫,说是昨天就和老朱那里求了恩典,来东宫看望太子,顺便和太子讨论讨论历史,给太子解闷儿。

得到消息,朱标收拾利索,就到了景仁宫专门接待臣子的外堂,想到宋濂等人岁数都不小,腿脚也不一定太好,就让晴儿准备了清粥小菜儿,准备一边吃一边等。

此时的晴儿已经把发辫打开,在脑后扎成发髻,虽然走路姿势有点别扭,但总体上来说是愈发的水灵了。

朱标两口粥还没下肚……

一个梗着脖子的白胡子老头,带着六七个背着书囊的翰林学士闪亮登场了。

“臣等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下边跪着的这些人,按理来说都能算得上是朱标的老师,在这个儒家为本,天地君亲师的时代,朱标还真不好,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受他们的礼。

放下饭碗,起身站立在皇储宝座的边上,抬手道:

“众学士无需多礼!来人,看座!”

“谢殿下!”

苟宝带着一众宫人给众位学士都搬来了凳子,本来就见方的凳子,一众学士却只做一个边儿,一个个扎马步似的正襟危坐。

朱标满脸黑线,一堆老头坐在堂下和他大眼瞪小眼儿,无奈坐标只能开口说道:

“我说宋师,您别客气,过来一块用点粥…?”

“谢殿下!”

宋廉拱了拱手,慢条斯理的说道:

“老臣在家里吃过了,今日臣等入宫特是来拜会殿下,如殿下身体仍有不适,臣等也粗通药理,但臣观殿下红光满面,龙马精神,今日是否容臣等研经讲史,为殿下解闷呢?”

老宋头一边说话,还一边拿眼睛往晴儿身上扫,被扫到的晴儿果然倍感胆怯,悄悄的挪了挪地方,站到了一个大柱子的后面,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朱标顿时大感头疼。

心里暗暗道:

“这老头话里有话呀,一进屋就一直在用眼神压制身后的学士,被压制的学士在后世也是鼎鼎大名,正是被朱棣灭十族的方孝孺。

这书呆子进屋看见晴儿,就要化身喷子,好在被宋廉压制,这不现在宋廉说话也开始夹枪带棒了。

意思就是您太子爷都有精力宠幸身边儿的丫鬟了,是不是有精力干点正事呢?”

朱标也凝重了起来。

他既然来了,那么要走的路,肯定和大明的老路是不一样的,既然是要改革,那么和这些文臣腐儒斗斗嘴就得是家常便饭!

甚至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也是正常,但是如果靠斗嘴争论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话,自然是更好,毕竟朱标又不是像老朱那样不行抡刀子就砍的主。

“宋师所言极是!”

朱标挥手让晴儿带着一众宫人,撤掉了饭菜奉上了清茶。

又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那么孤就斗胆出一个命题,咱们开始今天的研经讲史如何?”

与此同时,景仁宫外堂门外,老朱下朝之后便急急忙忙的来看自己的宝贝儿子,走到门外正好听见朱标说的话。

老朱一愣,心里暗暗道:“这些腐儒天天和标儿讲君子之道,仁义礼智信,明君之道,在于宽仁大度,听得咱耳朵都出了茧子,这几天总感觉标儿和之前不一样了,咱今天就听听!标儿能出个什么命题?”

当下老朱就悄咪咪地蹲在了景仁宫外堂的窗户下边,拿着一把痒痒挠,侧着脑袋耳朵贴进窗户。

门外十步开外的苟宝,也挥动了一下拂尘,外堂门外伺候的宫人们,便默默退下。

此时屋内的朱标也抿了一口清茶,扫了一眼一众学士自信的表情,开口慢悠悠的说道:“孤今天的命题是,先朝之法,时政之要!”

嘶………

屋里屋外顿时传来一片吸冷气的声音。

正在听窗户根儿的老朱,更是挥手让小太监叫来了二虎,把景仁宫百步以内,所有的宫人都打发走,期间老朱也看到了晴儿,顿时三角眼儿精光一闪,当下打发太监把晴儿送至了马皇后处。

“先朝之法?实政之要?”

宋濂等一众学士相互对视一眼,面色凝重,最后由宋濂洁开口说道:“元庭暴政天怒人怨,本朝扶大厦于将倾,总理山河!这先朝之法有何可论?”

宋师说的对,朱标微微一笑,又紧接着开口说道:“孤之父皇,布武天下驱逐鞑虏,恢复我汉家衣冠,自然是乾坤再造,丰功伟业!”

朱标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可即便是这样,先朝也不是一无所长,孤可是听说,那赵官家刚刚灭亡之时,一鞑虏丞相因为废除了,赵官家那如刮地皮一般的税法,竟然有百姓为他立生祠。”

这………

这事儿宋濂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好说呀,毕竟他曾经出仕于元朝,虽然到后期请辞了,但也不可否认,他也是曾经的汉奸啊……

宋师不必语塞,听孤慢慢道来:

“元庭暴政,一半自然是来自于皇帝,苛捐杂税导致民不聊生,后来农民起义如火如荼,元庭不思悔改,究其根源,痛改弊政!反而一人反杀全户,一户反屠一城,如此暴政自然会改朝换代!”

朱标拿起茶碗,轻轻的抿了一口,底下的老宋头就趁机捧哏道:“那另外一半原因呢,请殿下明示。”

另外一半原因?

朱标放下茶碗沉痛的说道:“自然是士绅豪强为祸!”

殿下!

宋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满头冷汗!

“士伸豪强,只为疥癣之疾……怎可坐下灭国之祸!?”

“宋师此言差矣!!”

朱标大声说道。

朱标忽然一改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性格,直接出言抢白,让听窗户根儿的朱元璋大喜过望。

他就总感觉自己这个儿子太过于仁慈,忽然朱标今天给他来了个惊喜,老朱自然是高兴得见牙不见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