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处默李世民)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最新小说

小说《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是作者“残痕”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程处默李世民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咳咳……”“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与尔同销万古愁”“此为,将进酒,君不见!”程处默悠悠吟唱完了这首他前世最喜欢的诗词周围雅雀无声,落针可闻!程处默向四周看去,只见众人纷纷在口中喃喃自语,一脸陶醉之色!就连大唐军神李靖,口中也不停念叨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句诗让他真想此刻就畅饮一醉!……

小说: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

作者:残痕

角色:程处默李世民

《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小说是作者“残痕”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呸!”“秦二哥,你看给他得意的!”“走道都飘了!”秦琼看着尉迟恭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陛下得亏只让他家处默当一个户部侍郎,要是让处默当户部尚书,这死胖子都得上天!”秦琼说完,众人连连点头,而后纷纷看向了身旁自己的儿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砰!尉迟恭一脚就踹到了尉迟宝林身上,给尉迟宝林踹了一个…

大唐:被听心声后,我成了朝中重臣

第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哈哈哈哈!”

“你个臭小子,还不赶紧给老子滚过来!”

程咬金乐得眉开眼笑,户部侍郎,那可是从四品的实权文官呀!

更何况,如今的户部尚书年事已高,估计都活不了几年!

熬个几年,只要自己家小子表现的好,那还不妥妥的升官吗!

再说了,处默今年才多大,要是走的顺,说不定到自己这个年纪,大唐宰相都能搏一搏呀!

程咬金越想越是兴奋!而程处默却一脸苦逼的走来。

“哈哈哈,好儿子,来,跟爹回家!”

“爹跟你说,这差事给陛下办好了,老子我过几年就举荐你做户部尚书!”

“你看看你那些叔伯家的兄弟们,一个比一个不争气,还是我老程家的种好呀!”

“不仅年纪轻轻就做了文官,还是从四品的户部侍郎!”

“哈哈哈哈哈!”

程咬金一张脸已经乐成了花。

跟在他身后的程处默嘴角一阵抽搐。

是不是有那个大病!

是不是吃饱了撑得!

还要举荐自己当户部尚书!老子只想做一条咸鱼呀!

而秦琼尉迟恭牛进达等人纷纷往地上狠狠猝了一口。

“我呸!”

“秦二哥,你看给他得意的!”

“走道都飘了!”

秦琼看着尉迟恭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

“陛下得亏只让他家处默当一个户部侍郎,要是让处默当户部尚书,这死胖子都得上天!”

秦琼说完,众人连连点头,而后纷纷看向了身旁自己的儿子。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砰!尉迟恭一脚就踹到了尉迟宝林身上,给尉迟宝林踹了一个跟头。

“爹!”

“你踹我干啥!”

尉迟宝林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老爹。

“老子踹死你个没用的东西!”

“那程老粗家的处默都能被陛下提点当上户部侍郎,你们天天鬼混在一起,你都学了啥!”

“滚回家,给我将抄书去!”

尉迟宝林……

一旁的秦琼也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啪!一巴掌就对着秦怀玉的脑袋瓜子抽上去了。

“爹!”

“你又为啥打我呀!”

秦怀玉刚才还在心底偷笑被揍的尉迟宝林,没想到祸从天降,自己紧跟着就遭殃了!

“打你干啥?”

“今年混不上一个六部侍郎,老子打死你!”

秦怀玉……

而后牛进达也转身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刚提起手准备也将自己儿子胖揍一顿,却发现自己儿子正坐在抬椅上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牛进达顿时将自己的手放了下去。

自己这儿子小时候从马上摔落,把腿摔断了!

唉……

儿子已经很努力,每日饱读诗书他也看在眼里。

下不去手呀!

可下不去手心里又有气!

咋整?

于是牛进达看着一脸懵逼的秦怀玉跟尉迟宝林,大手再次举了起来!

啪!啪!

上去对着俩人的脑瓜子就是一人一巴掌!

打兄弟的儿子也一样,不就是撒气吗,撒谁身上不一样!

“牛叔!”

“你又因为啥打我们俩!”

秦怀玉跟尉迟宝林捂着脑瓜子,一脸懵逼的看着一脸畅快的牛进达!

“打你们,说明你们爹说的对!”

“哎呀,气撒完,舒服了!”

秦怀玉……

尉迟宝林……

次日,程处默一脸懵逼的走在去户部报道的路上。

此刻,他的脑海之中,想的都是怎么将这苦逼差事甩掉。

玛德!

当什么官呀。

跟着一众长安的豪门子弟醉酒当歌,调戏美人才是正事啊。

正想着,一辆马车突然横在了程处默的面前。

程处默及时勒马,眼冒怒火的看去。

我擦!

老子都是大唐顶级的官二代了,竟然还有不开眼的,敢挡自己!

这不是逼着自己彰显自己高贵的身份吗。

程处默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这马车上下来人,说什么都得先抽个几鞭子泄愤。

不抽个几鞭子,都对不起自己这长安顶级官二代的身份。

终于,马车之上下来了人。

程处默手中的马鞭也扬了起来,不过却定格在了口中。

咕隆一声,程处默咽了一口口水。

一阵香风袭来,一道倩影慢慢走来,程处默瞬间便放下了手中的马鞭。

我擦,这哪来的小妮子。

长得好标致呀!

这波澜壮阔……

这大屁股!

这樱桃小嘴,跟大长腿,简直是极品炮架子啊!

“程侍郎见谅!”

“我家主人有请,还请程侍郎移驾。”

“这是我家主人信物!”

女子说完,双手便将一枚令牌递给了程处默。

程处默坐在马上,一把便抓住了……抓住了女子的小手!

对,就是手!

傻子才抓令牌。

瞬间,女子面色绯红,速度极快的想将手抽回,却任凭自己怎么用力,都抽不回。

“程侍郎!”

“您……”

“还请放开奴婢!”

听到女子的话,程处默顿时眉头一挑,松开了手。

嗯?自称奴婢?

宫里的人?

而后,程处默便看向了手中的令牌。

令牌之上, 淮南俩个大字瞬间射入程处默眼中。

淮南?

嘶……

是淮南公主!

是那个跟魏嘴炮的儿子魏叔玉,有一腿的小浪蹄子!

她找自己干毛?

将令牌还给了女子,程处默嘴角划过了一丝笑意。

“前面带路吧。”

“想必你们主人应该久等了,我倒是好奇,你们主人找我做什么。”

程处默说完,女子转身便进了马车,而程处默则骑马在后边跟着。

半个时辰后,在长安郊外的一处宅院外,马车停落。

程处默看着这宅院,眼中尽是疑问。

“程侍郎!”

“请下马跟奴婢来,我家主人等候程侍郎多时了。”

程处默顿时翻身下马,跟着女子,进了这院落。

这院落之中,杂草横生,石桌栏杆之上,布满灰尘。

一看便是许久无人居住。

程处默眼中的好奇愈发强烈。

一个公主,还是历史上如此放荡的一位公主!

让自己来此,究竟想干什么?

嘶……

难道是对老子的美色起了歹意?

一处房间前,女子轻轻推开了门,而后让开了身位。

示意程处默进去,女子却留在了门口。

看到此幕,程处默顿时眯起了双眼。

而后一步便迈了进去。

随后,吱拉一声,房门被关闭!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