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归程无期沈倾小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何以归程无期)何以归程无期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何以归程无期)

《何以归程无期》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素年”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倾小川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何以归程无期》内容介绍:今晚,是祁盛璟的未婚妻苏染牵头,为庆祝沈雪瑶康复,组的局红棕色的真皮沙发上,苏染小鸟依人地依偎在祁盛璟身旁,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样苏染生的温婉动人,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新,她身材纤细,她的身上,有一种羸弱的美感她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沈倾知道,苏染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她膝盖大概十公分以下,是空的,她现在能够直立行走,是因为戴了假肢苏染也在祁盛璟和沈倾所在的那家孤儿院待过,她对祁盛璟颇有……

小说:何以归程无期

作者:素年

角色:沈倾小川

小说《何以归程无期》是网络作者“素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何以归程无期》内容概括:现在,她只想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不在,哪里有闲情逸致理会他这莫名其妙的火气!她伸出手,颤抖着抚摸了下她的肚子,感受到那高高隆起的弧度,沈倾的眼眶,一瞬间湿润。真好呀,她都不敢相信,她的孩子,竟然还在。“沈倾,说话!”听到慕归程这暴躁的吼声,沈倾总算是缓缓回神。她轻轻咬了下唇,她想说,她只有他一个男…

何以归程无期

第10章 我们已经离婚了 免费在线阅读

慕归程的双眸越来越红,他手上骤一用力,几乎将沈倾的手腕捏断。

他觉得自己特别可笑,他的亲生母亲,被沈倾害得几次暂停呼吸,到医院抢救后,依旧变成了植物人,看到她割腕自杀,他竟然还会为她心疼。

还傻乎乎地为她输血,攥着她的手,不眠不休地守了她整整五天。

她呢?

心心念念的,只有别的男人!

恨意如刀,慕归程厌恶地甩开沈倾的手,“说!你到底有多少男人!”

沈倾没有理会慕归程。现在,她只想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不在,哪里有闲情逸致理会他这莫名其妙的火气!

她伸出手,颤抖着抚摸了下她的肚子,感受到那高高隆起的弧度,沈倾的眼眶,一瞬间湿润。

真好呀,她都不敢相信,她的孩子,竟然还在。

“沈倾,说话!”

听到慕归程这暴躁的吼声,沈倾总算是缓缓回神。

她轻轻咬了下唇,她想说,她只有他一个男人,可她知道,她不会信,所以,她也就懒得再自取其辱了。

她有些疲惫地抬了下眼皮,明明是最寡淡的表情,因了她眼角那颗殷红的尾痣,依旧美得勾魂摄魄。

“慕二少,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有多少男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沈倾,你再给我说一遍?!”慕归程死死地按住沈倾的肩膀,恨不得,用他的愤怒,将她焚烧成灰。

沈倾吃痛,原本就惨白的小脸,又白了好几分,但她还是微昂着下巴,云淡风轻开口,“慕二少,你应该知道离婚的意思。”

“离婚,就是从今而后,婚姻嫁娶,再不相干,慕二少,是你要跟我离婚的,我以后想跟谁在一起,你都管不着的。”

“沈倾,你敢!”

慕归程手指骤然蜷曲,尤其是想到被她害得变成了植物人的秦芷,他更是恨得浑身发颤。

他的手,顺着沈倾的肩膀,缓缓移到她的脖子上,死死掐住。

“呵,你除了勾搭男人,就只会畏罪自杀对不对?!沈倾,你把我妈害成了植物人,你别想这么容易死!”

沈倾心中猛一咯噔,随即则是颤巍巍的疼。

秦芷最初对沈倾是极好的,说是把她这个儿媳妇当成是亲生女儿疼,也一点儿都不过分。

只是五年前发生了那档子事,秦芷才会对她彻底失望,两人之间,水火不容。

沈倾怪秦芷完全不愿意听她辩解,但听到她变成了植物人,她还是有些难过。

她忍不住开口,“慕二少,妈……阿姨她现在怎么样?她还能不能醒来?”

“妈醒来的几率,不到百分之十。”慕归程的声音,越发的冷凛,“沈倾,把妈害成了这样,你满意了是不是?!”

“我没有!”沈倾使劲摇头,慕归程手上力道越来越大,她说话有些吃力,但她还是艰难地为自己辩解,“慕二少,是沈雪瑶害了阿姨,我有证据,倾城居我房间里面的那个杯子就是证据,上面有沈雪瑶的指纹,她……”

“沈倾,若你当真无辜,还犯得着畏罪自杀?!”慕归程生冷地将她的话截断,顿了顿,他接着开口,“那个杯子,上面只有你的指纹!”

“沈倾,我建议你,以后说谎,最好先打好草稿,否则,被拆穿了,只会让我觉得你更恶心!”

“不可能!明明是沈雪瑶抓着那个杯子伤了阿姨,她……”

慕归程手上骤一用力,沈倾疼得直接说不出话,他的眸中,迸射出刺骨的寒凛,他一字一句带着浓重的威胁开口,“沈倾,瑶瑶是我慕归程的女人,我不许你再说她半句不是!”

“否则,你和江临生的那个家伙,谁都别想活!”

沈雪瑶,是他慕归程的女人……

忽而之间,沈倾就再也没有了半分继续为自己辩解的力气。

当一个人,不管你说些什么,他都不会信,所有的辩解,只会分外可笑。

她和她的小九,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

沈倾仓惶地将脸别向一旁,她不想让慕归程看到她脸上的脆弱。

慕归程却是强行将她的脸掰正,他的眸中,带着蚀骨的寒意,无情又讥诮。

“哦,沈倾,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

“你不是喜欢把人推下楼梯么?恶有恶报,你和江临生的那个家伙,今天早晨,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生死未卜!”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