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勉之沈尔茹(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是作者“爱吃炒面呀”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叶勉之沈尔茹,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第二天,一大早还在和女朋友睡觉的齐东航被电话吵醒他模糊的从床头柜摸过手机,惺忪看了一眼来电人,接起电话就是一吼,“叶勉之,你特么的一大早上不睡觉啊?最好是有重要事!”叶勉之:“……”,他看了下时间六点,他都已经开完视频会两个小时了“有事!你今天在律所还是学校?”“在律所,干嘛?”齐东航没好气回答他“齐东航,你滚出去接电话,吵死了!”睡一边的吴书瑜被他说话声音快烦死电话这边的叶勉之,有些……

小说: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

作者:爱吃炒面呀

角色:叶勉之沈尔茹

热门小说《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是作者“爱吃炒面呀”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到了家,她第一时间洗了澡。然后才开始不紧不慢的收拾行李。沈开元在一旁操心的,一会提醒带这个,一会带那个。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带走…

小娇妻吃醋后,高冷大叔折服了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大街上,热风一浪一浪的袭来。

路上行人很少,就算有,那也是行色匆匆,一个劲的往阴凉的地方躲。

向晚很热,但没刚刚那么闷了。

庆幸,不用去医院。

到了家,她第一时间洗了澡。

然后才开始不紧不慢的收拾行李。

沈开元在一旁操心的,一会提醒带这个,一会带那个。

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带走。

沈亦南酸的直嗒嘴,他那时候上大学,外公只潇洒的丢了张银行卡,啥话也没说。

“够了够了。”向晚制止,“外公,我一个礼拜就回家一次,带那么多干嘛啊?”

“而且宿舍也装不下呢。”

沈开元望着已装满三个大行李箱,勉强的应了。

晚饭的时候叶勉之来了。

向晚诧异,她白天有听到吴特助说他晚上有应酬。

“你晚上不是有约么?”

叶勉之语气淡淡,“晚点再说。”

“吃完饭我带你去浅水湾,到时候把钥匙给你。”

向晚以为他忘了这个事,跟他小声商量,“我就不能不去嘛?”

叶勉之摇头,“那不能。”

跟她分析,“你要是想住宿舍也没事,我是怕你住不惯。”

“房子我空在那,哪天想住就住。”

向晚一听这个,觉得还行。

嘴角也扬起笑意,以后和李妮出来唱K什么的,就不用担心玩的不尽兴了。

叶勉之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另外就是,在外面玩一定要跟我说,不管多晚!”

向晚:“……”,这人莫非有读心术?

小区环境很好,物业把两旁的花草的打理的极致,偶尔一阵风吹过,还能闻到不知名的花香。

电梯在21楼停下,是独门独户。

关上门后,向晚环视一圈,装修颜色又是灰白,也不知道叶勉之是真的喜欢这个颜色,还是因为懒。

她本来打算光脚进去,刚脱下鞋,叶勉之递了双女士拖鞋,“你试试,不行的话,到时候喊阿姨重新买。”

向晚换上拖鞋,踩了两步,“正好。”

“你去沙发坐会,等我下。”叶勉之去了房间,然后不到一分钟又折回,手上多了条手链。

又极其自然的戴在向晚手腕,大小正合适。

一条蓝晶钻手链,上面一个小小的星星状吊坠,用不同的钻石连起来。

向晚晃了晃手腕,手链在灯光下透着微微蓝光,同时也看到上面刻了WW这两个字母,很好看,她很喜欢。

“这是专门给我定制的?”

叶勉之嗯了声,问她:“喜欢么?”

向晚莫名的又心跳了下,果然拿人东西手软啊。

嘴上硬撑,“还行吧。”

殊不知她脸上的笑容出卖了她。

叶勉之笑笑,带着向晚去了她的房间。

这间房装修明显和其他处风格完全迥异

房间里毛绒玩具占用三分之一空间,就连床单被套都是向晚喜欢的图案,少女气息浓重。

叶勉之偏头问:“喜欢吗?看看哪里需要改的,我喊人弄。”

又把钥匙递给她说:“我房间在隔壁,但是很少来这边住,两边你可以随便选。”

向晚接过钥匙,摆手道:“不用,不用,就这间挺好。”

她看中床上的狗熊抱枕。

往床边走去,顺势倒下,又极其顺手抱在怀里,一脸的满足。

叶勉之不禁有点嫉妒她怀里那个狗熊了…

这时,电话声响起。

叶勉之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又抬眼瞄了眼床上的人后转身去了客厅。

挂完电话,已经八点多。

在折回房间,向晚还躺着在,有些昏昏欲睡。

叶勉之挨着她旁边坐下,低声喊她,“晚晚,走了,我们回家。”

“唔。”向晚不想起,像只懒猫样蹭蹭男人的衣袖,呢喃,“再躺会嘛。”

叶勉之顺了顺她的长发,提醒道:“明天开学。”

向晚清醒了少许,灯光有点刺眼,她慢慢地掀开眼皮,十分不情愿的起身。

把向晚送回家后,叶勉之这才去了沈长北的会所。

进包间时,里面不算安静。

见到他进来,跟商量好似的,一下子安静下来。

沈长北长臂搭在叶勉之肩膀上,笑道:“你可终于来了啊。”

叶勉之抱歉的对众人笑了笑:“久等了。”

周约斜睨了沈长北一眼,“你这也太厚此薄彼了啊,我来你都没这么客气过!”

不难看出两人关系很好。

齐东航懒洋洋坐在沙发上,揶揄了一句:“呦,稀客啊,这不是海城最想睡的男人么。”

前段时间的财经新闻,让叶勉之莫名其妙的火了,也被网友各种留言,得出最终评论是‘海城最想睡的男人。’

叶勉之绕过茶几在他旁边坐下,难得开玩笑,“那你想睡吗?”

齐东航从鼻子里发出哼笑,“谢谢,我性取向正常。”

叶勉之点了点头,一脸正色道:“那就好,我也正常。”

齐东航失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闷骚啊。”

齐东航,海大法学副教授,兼职。

本职是海市最大律师所少东家,算是子承父业。

同时,也是中海的法律顾问。

聊了会,徐依裴也到了,后面跟了个女的,新面孔。

沈长北以为他又换女伴了,于是问道:“徐依裴,这位美女是新女朋友?”

徐依裴蹙眉啧了声,“胡说什么呢。”对着几人介绍,”我堂妹,徐乐然,叶勉之和周越应该见过,一个学校的。”

周越在学校见过几次,不太熟。

叶勉之对徐乐然印象不深,出国后,更加没什么印象了。

徐乐然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没见到这男人了,下午无意中听到徐依裴打电话问,晚上会所有哪些人,又过了会,听到他嘴里说:“难得,叶勉之也来。”

光听到这个名字,心就砰砰直跳。

徐乐然怔怔地站在原地好几秒。

过后,她偷偷的做了个深呼吸,随即看向眼前人,“叶勉之,好久不见。”

叶勉之颌首看她,“好久不见。”

声音依旧清冷和平淡。

猝不及防,徐乐然与他深不见底的眸光对上,她呼吸一滞,为了掩盖自己慌张的情绪,她又故作冷静的依次向其他人问好。

沈长北招呼他们坐下。

周越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乐悠悠开口:“徐依裴,前段时间回家陪我老头吃饭,他又在我面前夸你一番,说你又拿下大项目。”喘了口气,又继续说:“什么项目?带兄弟一起发财呗。”

笑的一脸幸灾乐祸。

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徐依裴皮笑肉不笑,“我挣的小钱,你看不上。中海国外上市,市值多少个亿,心里没个逼数?”

嘿,恼羞成怒,都爆粗口了!

“别啊,蚊子腿也是肉啊。”周越越说越乐,就爱看徐依裴吃瘪样。

叶勉之暗中踢了周越一脚,幼不幼稚,岔开其他话题。

徐乐然安静坐一旁,不参与他们的话题,但眼神总会不由自主地停落在叶勉之身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