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一心求死【无限】)梁灼山见月_梁灼山见月精彩小说

悬疑惊悚小说《抱歉,我一心求死【无限】》是由作者“山见月”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梁灼山见月,其中内容简介:【无限流 无女主 骚操作】 “今晚月色真美,抬头看看吧”因为一句玩笑话,梁灼把自己作进无限流的游戏副本 ​月季庄园内,管家优雅地扭断客人的脖子,“伯爵夫人不喜欢不听话的客人” ​梁灼偷偷潜入伯爵夫人的房间,看着被藤蔓五花大绑的伯爵夫人——纪白,拿起餐刀,磨藤蔓 ​纪白醒后看着横满植物藤蔓的房间,上前折了朵蓝玫瑰,递到梁灼面前 “弟弟,送人花,知道这花语是什么吗?” “嗯,暗恋你” “谢谢,救你一命,算是你再生父母,叫声爹来听听?”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抱歉,我一心求死【无限】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山见月 角色:梁灼山见月 强烈推荐热门悬疑惊悚小说《抱歉,我一心求死【无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山见月”。小说无错版梗概:时凌走进一号房就转身就是一个反锁。秋式看过去,挑挑眉,没说什么。“这游戏最低的底线是活过五天。”梁灼转身看向他们二人,语气少有的正经起来。“游戏开局一个晚上都没过,就已经死了三个

评论专区

肆虐韩娱:36后宫还是很不错的,算是推土机小说,虽然我认为大腿时代并不怎么漂亮~~后宫太多了,写起来有点扛不住,讲真。读起来还有点小黄呢 不过男主有点文艺病,不算太严重,艹起妹子来,我作为读者都感觉怕 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没看懂为啥评价这么高,质量虽然也不算差,但整体而言只能说中规中矩,比同类书的平均水平高,但也算不上同类书的拔尖。 1627崛起南海:大明犹如穿越者的亲爹。连太平洋的小岛国都知道和中国打交道的时候打台湾牌来获取利益。穿越者不仅没有打后金牌来获取大明的让步,反而在大明官员刺杀穿越者的情况下,去派兵和后金干仗。这外交水平打0分都嫌多。 抱歉,我一心求死【无限】

第4章 海豹鼓掌


时凌走进一号房就转身就是一个反锁。

秋式看过去,挑挑眉,没说什么。

“这游戏最低的底线是活过五天。”梁灼转身看向他们二人,语气少有的正经起来。

“游戏开局一个晚上都没过,就已经死了三个。”秋式的语气平淡,没有什么起伏。

“按照游戏进程今晚还得刀一个人。”时凌眯起眼睛像是一只满是兴味的猫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不怕今晚刀你?”秋式捏了捏他雪白的后颈。

时凌拍掉他的手,“兄弟,看过小马宝莉吗?”

“所以你是?”

“碧琪。那匹能让糖粉爆炸的粉红小马。哪怕有人过来杀我,他不死也得残。”时凌高傲地扬起头。

“如果来的人是管家呢?”秋式看向他。

时凌的脸一下子垮下去,做西子捧心状,“我希望明年这个时候我能收到很多纸钱。”

秋式笑笑去拍了他的肩。

“好了,别贫。麦迪森杀人肯定有限制,不然就我调侃他牙齿上有菜叶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梁灼沉思着。

在外面可以皮得肆无忌惮,但小命总不能置身事外。

“对,他好龟毛啊,这么在意形象。”时凌吐槽。

梁灼:“其实我怀疑麦迪森和伯爵夫人是两个阵营。”

时凌和秋式没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月季庄园的主题肯定是月季,而伯爵夫人是月季庄园的主人,但管家杀人后,死人开出的花却是玫瑰。两种花极其相似,所以有一个是赝品。而至今传说中的伯爵夫人都没有露面。”

梁灼的话语刚停,一道广播声荡在整个房间。

“恭喜玩家梁灼发现伯爵夫人与管家的渊源,积分+1,触发支线任务——追寻真正的伯爵夫人。”

很快玩家面前出现了一个排行榜,上面的第1名——梁灼,1积分。

剩下的所有玩家都压在底下。

梁灼扫了一眼,排名有十一个?

在众多黑色的名字中,“纪白”这一个灰色的名字极其亮眼。

“你觉得谁是假的?”秋式忽然道,他的目光在纪白这个名字上短暂地停留一秒,然后忽视。

时凌:“不清楚。”

梁灼:“麦迪森。”

两道声音同时出现,但梁灼没有开口解释,只是静静的等。

很好,游戏没有出声。

他扬起眉,“那看来就是这位未曾谋面的伯爵夫人了。”

游戏:你个老六。

广播的声音像是卡了半响都没有发出一点正常的声音,只是电流的滋滋声。

看来气得不轻。

“麦迪森虽然十分爱说谎,但是无论是他的言行举止,每一处都透着绅士的优雅。当玩家向他发出他问题的时候,他基本不予回答。唯独……”梁灼缓缓道。

秋式接道:“你强调他绅士的时候。”

“对,”紧接着梁灼语调一转,“吃饭浪费,慌张乱跑,公然挑衅,这些人都死了,所以……”

梁灼和秋式都看向时凌。

时凌:海豹鼓掌。

梁灼:……

秋式:……

“所以,只要在麦迪森面前扮好一个绅士的模样,就不会踩到他的死亡线。”

“恭喜玩家梁灼找到真正的伯爵夫人——麦迪森,积分+1。”

“恭喜玩家梁灼,秋式发现存活关键——做好一位绅士的贵族。”

排行榜上实时更新着。

“看来只要参与讨论的过程,就确实可以分到积分。”秋式总结,转头就盯上时凌。

“我怎么知道要接什么话……”时凌低头避开两人的目光,嘟囔着。

“虽然不知道这积分有什么作用,但原来玩家的死亡威胁是麦迪森,现在这个危险消除了,很难说这个积分是不是下一个死亡点。”梁灼有些苦恼地捏了捏鼻梁。

“我也觉得这游戏不是个善茬,积分制的解锁,更像是这游戏在升级难度。”时凌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你刚才怎么没这么机灵呢?”梁灼十分不解。

秋式则直接上手去扒拉。

“别,哈哈哈……痒哈哈哈哈,”时凌笑得十分痛苦,同时毫不手软地拍向秋式的魔爪。

“我就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电路,这脑瓜子时好时坏的,活像个不太灵敏的机器人。”

很好,时凌选手向秋式挥出一拳,秋式选手不甘示弱,以手为掌接下这一招,并再次发动了的攻击!

一时间两人打的你来我往,不分上下。

梁灼也不劝,单是看着,时不时还点评几句。

秋式和时凌一对视,立马意会了对方的想法,当时就组成了个小联盟,下一秒一个假动作就朝梁灼的方向飞去。

漂亮,三人打作一团。

夜幕降临,八点的钟声敲响,在其他玩家还看着积分榜满脸疑问的时候,有三道黑影悄悄摸出了房门。

三人合计着兵分三路,由时凌去取在餐厅的两朵玫瑰,梁灼和秋式分别走另外两个相反的方向——找找那个假的伯爵夫人。

取玫瑰是因为物以稀为贵,满庄园的月季,目前到只有两朵玫瑰。

而那个假的伯爵夫人是他们目前唯一的线索。

麦迪森说,晚上十二点后最好不要离开房间。

但梁灼深知这老东西最会撒谎,嘴里没一句真话。

空荡的房间里只有梁灼自己脚步的回音,一路走来,墙面的色调逐渐偏冷,大团的月季花愈发娇艳。

梁灼搓搓手臂,并没有退缩。

景色变化说明什么?多年阅读理解的经验告诉他这是走对了啊!

他加快脚步,暗暗压下心中的不安,深刻感受着自己皮肤下每一个细胞叫嚣的颤栗。

突然,面前出现一个熟悉的黑影。

是麦迪森。

他毫无血色的面皮倒是和这冷墙很是相配,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站在黑暗中,不明意味的弯起嘴角到时叫他像一个地狱归来索命的恶鬼。

梁灼停下,挥挥手:“嗨!”

“不知道这位梁灼先生,这么晚了,打算去哪儿?”麦迪森的语调很轻飘,在静谧的空间中愈发令人颤栗。

他修长的手在空中滑动两下,青白的皮肤与暗红的月季相称。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