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君霆乔知言)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_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夏沐颜”创作的《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为了不吃免费牢饭,小哑巴被迫嫁给腹黑大佬,给他的私生女甜甜当“亲妈” 人前,她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人后,她绞尽脑汁诱导他“出轨” 某天,他徒手百米高空走钢丝,站在悬崖对面怂恿她,“小哑巴,来签离婚协议” 后来,为报杀父之仇她“改头换面”逃出他的地盘儿,成为闻名晋城的交际花,却被一帮马屁精献给他当情人,他轻轻吻她,声音磁性而轻佻,“老婆天天盼着我出轨,你说,我是不是该满足她一次?嗯?” 再后来,她怀了他的崽儿 他把她圈进怀里,低声诱哄:“宝贝儿,复婚吧?” “甜甜亲妈呢?你把她藏哪儿了?” “小笨蛋,在你老公怀里呢” 【痴情腹黑总裁 飒爽戏精小娇妻 男主蓄谋已久 女主日久生情 双洁 好结局HE】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沐颜 角色:陆君霆乔知言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作者是“夏沐颜”。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微凉的夜风从玻璃缝隙里挤进来,一阵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乔知言手心汗湿,直愣愣看着对面缓缓逼近的英俊男人。下一秒,男人利落收起枪,就像跟她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下车。”男人冲她挑眉,目光透过玻璃直勾勾看她,唇角勾起一抹诱哄的笑

评论专区

我欲封天:分身剧毒,不想写后宫就别写那么多和其他女人的感情戏最后再错过。没人逼你这样写。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待评 回到山沟去种田:过于浮夸了,但以解闷为目的看还能接受,不过最近老出现绿绿让我决定弃了。特意来补一句,最近愈发觉得乡土势力约等于黑恶势力,实在是新中国身上的顽疾毒瘤。再沾点绿,简直*中带毒。 娇宠小哑妻:禁欲大佬塌房了

第6章 取消飞晋城的航班


微凉的夜风从玻璃缝隙里挤进来,一阵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

乔知言手心汗湿,直愣愣看着对面缓缓逼近的英俊男人。

下一秒,男人利落收起枪,就像跟她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下车。”

男人冲她挑眉,目光透过玻璃直勾勾看她,唇角勾起一抹诱哄的笑。

那笑容绵里藏刀,仿佛渗透着丝丝寒意。

乔知言认怂,乖乖下车,一步一步挪到他跟前,像极了犯错的小学生,神色乖巧得不行。

陆君霆冷嗤,她刚才砍人的时候也这么乖顺?

“大半夜的,你打算去哪儿?”陆君霆见她风衣半敞,慢条斯理扯住她的衣襟,将人拉近。

替她把纽扣一颗一颗系好。

然后,翻手机给她发信息,【去哪,我送你一程。】

乔知言看着他举着的手机屏幕,微微一愣。

她回复:【晋城,找我妈。】

陆君霆没说什么,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乔知言犹豫片刻,低头钻进车里。

车子一路往黎城机场飞驰。

有凉风灌进来,男人默默升起车窗。

因为发烧,她身体微微发抖。

见状,陆君霆坐过来,抬手把她揽进自己宽大的风衣里。

他身上散发着好闻的檀香,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乔知言一动不动。

这时,助理季霖回头道:“陆总,邱家的人已经到了。”

“好。”男人淡淡回应,回头看向她,【你父母在机场等着。】

他的指尖温热,摩挲着她耳边柔软的发丝。

乔知言没有躲开他的亲昵举动,抿紧唇,【少爷,我继母把我送给陌生男人,她为了卖孩子求财囚禁我十个多月,我女儿刚出生就死了,如果我回去,他们肯定还会继续折磨我——】

乔知言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陆君霆蹙眉看她,眸色越发幽深、寒凉。

怪不得整整一年,她突然人间蒸发。

直到有天,季霖发给他一条视频,女孩大着肚子下车,去医院待产。

随后,他派出去的人查到,有人想以五百万的高价买她肚子里的孩子。

买通医生验证DNA,得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他这才导演了一出胎死腹中的戏码,直接断了赵秋萍的财路。

陆君霆轻轻捏住她柔软的耳垂,带着些惩罚的意味,【为什么逃走?我很可怕?】

【没有,你不在家,其他人都睡下了,我不好意思打扰别人。】

奇烂无比的借口。

【我帮你,你如何报答我?】

【只要我能做到的。】

反正她都要走了,对于一个陌生人她敷衍一下还是可以的。

【好。】男人秒回,【待会儿,你直接走,没人敢拦你。】

很快,车子在黎城机场大门停下,赵秋萍和邱明鹤从车上下来,急匆匆朝这边走来。

陆君霆率先下车。

邱明鹤一脸恭维,给陆君霆递烟点火,赵秋萍隔着车窗看向她,眼底的嘲讽明显。

因为勾引男人被炒鱿鱼,真是够不要脸的!

陆君霆磁性低沉的嗓音隔着半开的车窗传来,“邱总是吧?幸会,我是知言男朋友。”

“???”赵秋萍和邱明鹤一脸蒙圈。

“一见钟情,刚刚确定的关系。”陆君霆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吸了几口,“她有事出去一趟,我来送她。”

“哦哦。”邱明鹤点头如捣蒜,“好好。”

“还有,她以后就是我的人,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赵秋萍有些意外。

邱明鹤一脸疑惑,“陆总,我们一直把知言当亲女儿养着——”

陆君霆视线转向邱明鹤,也不说话,抬手间半截燃着的香烟飞出去,烟头径直砸向邱明鹤的肥腻的脸。

邱明鹤吓了一跳,“陆总——”

陆君霆手插裤袋,懒懒看着一脸恐惧的二位,“滚吧。”

窗口有夜风灌进来,乔知言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把手揣进口袋,手指却触摸到坚硬冰冷的材质。

枪?

从确定给爸爸报仇的那一刻,她就研究上了这些东西,虽然没摸过实物,但并不陌生。

她小心翼翼把枪塞进自己口袋,扯下披在身上的风衣,折叠整齐,从另一边车门下车。

她表情平静从容,赵秋萍连忙过来搀扶她,眼里的心疼几乎溢出来。

乔知言抽出手,后退几步,对着赵秋萍打着手语,“我对你仁至义尽,以后我的死活跟邱家没有任何关系。”

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十米开外时,突然拔出手枪,对着邱明鹤连开两枪。

“砰砰”的枪响在黑夜里爆裂开来。

从十三岁那年,他就盯上了她,她的反抗换来了他无休止的责骂和暴力相向。

她忍他太久了,无数次梦到把他杀了的情景,也梦到自己被判决死刑,即便是死的那一刻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邱明鹤两条腿都中了枪,顿时血流如注,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陆君霆淡淡看着杀气腾腾的女人,只觉得她像一根劲风中的野草,被碾压在泥土里,还是拼命地挺直腰板。

“你疯了?”赵秋萍发疯一般冲上来。

下一秒,冰凉的枪口抵住她的脑门儿,陆君霆道:“想死?”

赵秋萍吓得面色惨白,“扑通”跪倒在地,声音里带着哭腔,“陆总,你别杀我——”

这是十几年来她无时不刻都在期待的一幕,陆君霆帮她实现了。

感动之余,她心底升起一丝悲凉。

如果不是仗着几分姿色,他不会帮她。

她利落地扔给他手枪,枪身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落入男人手中。

她的身影消失在机场深处,最后变成模糊的一点,融入黑夜。

邱明鹤的凄惨的哀嚎听起来异常诡异。

“弄医院去,再不老实,直接废了他。”陆君霆蹙眉,保镖把人抬走后,他转过身吩咐季霖,“通知机场,取消飞晋城的航班。”

候机室,乔知言正准备登机,突然听见广播里宣布航班取消的消息,整个人差点站不稳。

她坐在长椅上发愣,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虚汗。

凭着一口心气支撑到现在,突然松了弦,整个人软得像一滩水。

现在才十二点,离明早的航班还有六个小时。

乔知言不敢离开候机室,烧得迷迷糊糊,硬撑了半个小时,倒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不远处,陆君霆走过来,给她盖上大衣,俯身将人抱起。

“陆总,回哪?”一上车,季霖便问道。

“别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