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之躯)叶子枫孟如烟_叶子枫孟如烟精彩小说

《千金之躯》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叶子枫孟如烟,讲述了​本是栾生姐妹,姐姐一出生就被人遗弃,流落市井在青楼长大自小就要跟着捡到她的道士上山釆药学医,还得被青楼养大她的的妈妈们逼着学习花魁的弹琴跳舞,琵琶小曲儿,帮着青楼们的姑娘们招引有银子的相好,算计那些吝啬客人的钱袋与无赖们过招,和混混们打交道,把知人识人算计人心学的得心应手而妹妹却是相府尊贵的嫡小姐,妹妹在世人的眼中高不可攀,殊不知却是自娘胎就因中毒而体弱多病,虽心思玲珑,却是龙困浅滩,遭尽算计陷害,柔弱无力,京成各位名门贵族中只知有其人,都从不见过其面可两人一朝相见便是死别,姐姐替代了妹妹的身份展开了一场复仇之路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千金之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细水常流 角色:叶子枫孟如烟 热门网络作者“细水常流”的热门书《千金之躯》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几位娘亲大人,咱们不是说好了,在我十四岁之时,若是我拿不出一万两银子给你们养老的话,你们才会让我出道的吗?可今日为何又食言了?”如烟一见到这几位娘亲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悦的问道。“你这死丫头,老娘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只是让你登台夺个花魁的名头回来而已,又没说今日就让你接客了。”红姨更加不悦的说道。“如烟哪,你且听三娘给你说,你看看我们八个如今都人老珠黄了,新买的丫头里也没有一个能成器的,你就看在这些年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再说了我们不指望你还指望谁呀。”三娘红玉又款款而来,又开始了常规煽情

评论专区

尘骨:对不起,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风雨大宋:作者不是发神经了么?怎么还有新书? 万界真武:比无脑小白文更恶心的是什么文?那就是全程憋屈的无脑小白文。连《我真的是正派》这种逻辑喂*智商喂狗的无脑白文都能看下去,这书硬是被毒翻了,所以这评分居然还有5分是怎么回事 千金之躯

第三章姐妹相见


”几位娘亲大人,咱们不是说好了,在我十四岁之时,若是我拿不出一万两银子给你们养老的话,你们才会让我出道的吗?

可今日为何又食言了?”如烟一见到这几位娘亲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悦的问道。

“你这死丫头,老娘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只是让你登台夺个花魁的名头回来而已,又没说今日就让你接客了。”红姨更加不悦的说道。

“如烟哪,你且听三娘给你说,你看看我们八个如今都人老珠黄了,新买的丫头里也没有一个能成器的,你就看在这些年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再说了我们不指望你还指望谁呀。”三娘红玉又款款而来,又开始了常规煽情。

“再说了,天香楼要是生意好,挣的银子多了,我们死了以后还不是都会留给你,我们从来可都是把你当亲生孩子的呀。”还没等三娘说完如烟就捏着嗓子把它后面的话全说了?

这时只见四娘五娘六娘以及其它娘亲也走了过来,如烟顿时抬手说道:“大姐们打住啊,打住。

我求你们别说了,我从小就是被你们这样恩情绑架,为你们做的缺德事儿还那还少吗?

你们的话我都能背下来了,所以求求你们别再说了好吗,我的八位祖宗娘亲!”

她说完以后还是觉得有些意难平,又接着说道:“还有哇,以后咱就别再拿养育之恩再来绑架我了成吗?

我真是难以想象你们八个养我究竟能有多辛苦,我从小到大穿的衣服都是楼里姑娘们换下不穿的的,生病了是师傅照顾的,就连我吃饭以前是师傅帮我交银子,现在我自己交饭钱。请问几位您呐,到底是哪儿受累了。”

红娘正欲开口,如烟却又抢先道:“哎,大娘,我这还没说完呢。

她换了个姿势,把一条腿蹬在旁边的椅子上继续说道:“这些年来,百花楼里美颜护发美体的神仙膏,是谁给你们制的,姑娘们讨客人欢心的合欢香是谁给你们配的?

还有八娘你那个死肥佬金主不也是我帮着你钓的?我师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我用他教的医术,都干了这些子事儿,定会罚我的。

你们也摸着良心说,难道我就没对你们好吗?”

如烟的一席话顿时让要开口劝说她的几位娘亲们一时语塞,因为如烟说的没错,其实她们这些年里整天都在想着如何讨客人们欢心。那有真的像亲娘一样无微不至的关心过这孩子了。

“如烟,你看你这话说的。”六娘想了想又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早年大都因为常年喝避子汤,或堕胎药,早就坏了身子,又没有生养过孩子,哪知道怎么照顾孩子呀。

可是,虽然,可能我们照顾的不好,但你也不能否认我们都是爱的的呀。”

”爱我?我小时候雨夜里害怕,你们可有人搂着我睡过一次?我病了,你们谁又喂过我一次药?我受伤了,摔疼了,你们谁抱我哄我了,都只会说我小笨蛋,哼。”

如烟见她们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顿觉得意洋洋,乘胜追击似的说:“而且你们还老是打我骂我”。

如烟正在控诉的起劲,突然“啪”的一声,她的头上被狠狠的打了一绣花鞋。

“啊,嘶,大娘,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如烟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下来,绕着几位娘亲们跑圈,来躲避正气的咬着牙,恨不得一绣花儿鞋啪死她的大娘。

“姑奶奶压根儿也不是什么君子,我只知道,你吃过我们几个的奶,受过我们几个的教,只知道生恩没有养恩大。

当年在京城那个风雪夜,你都快饿死了,你那个老杂毛师傅乞求我们给你一口奶吃,我们自己的孩子都被流了,还忍着伤痛,把奶水喂了你。如今你让我摸着良心想,你个小杂种要是有良心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吗?

还有,你的琴是谁教的,舞是谁教的,字儿又是谁教你写教你认的,你如今是翅膀硬了是吧,敢给老娘叫板了,看我不打死你个小没良心,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哎,哎,大娘,你,你别动手啊。

哎,哎呀,我错了,错了。我去,我去还成吗。”如烟挨了几破鞋后,还是投降求饶了。

“不过咱们有言在先啊,我要是拿不到花魁,你们可别怪我。”为了挽回一丝丝面子,如烟梗着脖子边跑边讲条件。

“啪”,又是重重的一破鞋打了上来。

“必须拿到花魁,我们都白教你了吗,啊?你可知我们可都是出身名……”,红娘的话戛然而止,但手却是不停。

“是,娘亲,我一定拿到花魁就是了。”如烟认怂了,试过了,她如今还是压不住,这位百花楼最大最猛的母老虎啊。

她的众娘亲听了顿时眉开眼笑:“成了,我们如烟出马呀,必夺花魁。”

“是啊,我们如烟天生丽质,绝顶聪明,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众妈妈们又是一边夸赞,一边拉起她,给她捏肩揉腿,还有人趁机挠她的腰窝。

如烟便顿时又笑嘻嘻的和她们打闹成了一团,然后就被推着去梳洗打扮了。

一边装扮如烟边问:”大娘,你刚刚说,你们出身名什么,名门?我怎么没听说过?“

“是名妓啦!”红娘一边坐在太师椅上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回道。

如烟闻言撇了撇嘴,似又想到了什么又问::“唉,你刚刚还说当年在京城,还说你们的孩子都……”

“闭嘴。”如烟话未说完就被红娘粗暴的打断,如烟又用力的撇了撇嘴,然后闭上了嘴。

如烟经过众娘亲们一番精心的修饰之后,款款上台,朝一旁的伴奏优雅的点头示意,琴声悠悠响起,如烟翩然起舞,跳的是二娘教给她的惊鸿舞 。

这些年来,只要她的这些娘亲们一无聊,就会抓她来学自己的看家本领,为了证明她们每个人的不同凡响,那都是对如烟往死里严格。

比如这曲惊鸿舞,如烟早已经是信手拈来,曲舞合一了,就连她的二娘也得意的显摆说她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只见她一袭桃粉色轻纱裙衫,腰肢纤细,肤如凝脂,双眸无限风情中似又带着一丝含羞带怯。

与那些在风尘中混迹多年的女子相比,更显得稚嫩清纯,而和那些被卖入青楼的贫穷人家少见过这等场面的女孩子相比,又多了许多的从容不迫和收放自如,妩媚中不失清华,清纯中不失美艳。

加上她自小就经常随她师傅上山采药,爬山上树,身姿又格外的轻盈飘逸,舞带飘扬,宛如神女下凡,众人看的如痴如醉就忘了刚刚他们还力捧的赛西施了。

如烟一曲舞罢,便是引得满场喝彩,纷纷把票都投给了百香楼。

一场下来花魁就非如烟莫属了,如烟站在台上落落大方的向四方曲身行礼,众人这才更清楚的看到了她被几位妈妈精心装扮过的绝世容颜。

纷纷赞叹,已经有财力雄厚的大佬,盘算着定要重金买下她这个极品尤物了。

而此时台下的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华衣男人,在众人的过分赞叹声中,终于有了一丝好奇,抬起头微微转了下身体朝台上的人看去。

先是对她的美貌点头认可,但等他仔细看清了台上女子的面容时,脸色逐渐凝重起来,他豁然起身,对身边的随从说道:“走,马上回京。”

如烟的一战成名轰动了项城,更是被一些风流才子们称为项城第一名妓,更有人起哄瞎闹说百香楼的如烟姑娘是天下第一美人。

如烟从此被迫营业,每日登台一小时,卖艺不卖身。

几天后的一天上午,百香楼里的姑娘们因为晚上忙生意,现在都还在补觉,可应门的小斯却是来禀告红娘说,有人要见如烟姑娘。

气的红娘破口大骂:“看如烟?让那个王八蛋晚上来看,如烟如今可是项城的红人,岂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红妈妈,是位小姐想见如烟,您看这……”小斯摊开了手,只见手中竟然放着一锭足足有十两重的,黄澄澄的金子。

红娘顿觉眼前一亮,立马从床上坐起,赤脚走到小斯身边把金子接了过来。立马说道:“去,叫如烟准备见客,告诉她是个女的。”

当如烟还一头雾水的接待了一位素不相识,却像是风尘仆仆赶来的女客人而迷糊时,女子却已在她的对面已经坐定,并取下了脸上的面纱。

如烟顿时如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睛,喉咙里也似发不出了声音,良久她才从口中蹦出一个字:“你。”

对方却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温声道:“姐姐我真高兴,你还活着。”

如烟呆呆的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叫自己姐姐,一时间竟不知如何问起。

“你,是,我妹妹?”如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问出了这句话,做了这么多年不知爹娘是谁的小杂种,竟然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女子点点头:“姐姐,你快与我离开此地,韦氏很快会派人来杀你,至于身世原委,我们边走边说。”

“离开,杀我?为何?红娘她是不会让我离开的,而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那么大胆……”

如烟话未说完便听到前厅一片 混乱嘈杂的声音,隐约听到有人说要如烟姑娘出去,还有红娘的惨叫声。

“姐姐,别出去,看来咱们是走不了了,还好我来到了他们之前,能活着见姐姐一面。”她一边拉住想要起身出去的如烟,一边吩咐身边的一位妇人打开了包裹。

”这是十万两银票姐姐拿着,大概能让姐姐往后余生衣食无忧了。我已是将死之人,就让我替姐姐去死,正好也让姐姐从这烟花之地脱了身。

此后你便和绿珠妈妈一起远走高飞,从此清清白白的过日子,我和娘亲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女子说了这些话后,便剧烈的咳了起来。

如烟见此,正欲起身想为她取一些药来为她先暂时舒缓一下,又听女子急切的唤道:”绿珠妈妈,来不及了,还不赶快。”

如烟便觉后脑壳一阵剧痛便不醒人事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