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韦闻)逆火救援_《逆火救援》全章节在线阅读

《逆火救援》是网络作者“流浪的军刀”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陈智韦闻,详情概述:因为来自蛮荒,即使是在科技飞速进步的今天,蛮荒之地对人类的吸引力,依旧巨大所以有人选择离开繁华,重入蛮荒,让自己的灵魂身体,再次感受大自然的美好 只是极少有人意识到,一旦踏入蛮荒之地,大自然所能赐予的,并不只有美好景色,同样也有天地之威——暴雨、山崩,地震、火灾...... 随之而来的,是身处蛮荒之中的人惊惧、奔逃,冒死、求活! 也就在这种危险境地之中,有一群人,会克制动物本能中的趋利避害,逆着危险,去拯救那些或是因为失误、或是因为冒失,或是因为无知而不知死活的同类 这群人,在逆火救援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逆火救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流浪的军刀 角色:陈智韦闻 都市小说小说《逆火救援》的作者是“流浪的军刀”。其中精彩内容是:陈智往下越过了突出的岩石,又略微下降了一些,右手抓住了绳索停止了下降,低头看脚下的情况。常年的水流把这里掏空成了一个大大的瓮状凹陷,平日这里是高出水面的,当洪水来到之后,冲刷到这里形成洄流,这里就变成了一小块水流平缓之地,两人同时被洪水卷走的时候,求生的本能让两人在激流中挣扎互相努力靠近,也幸亏邹城和李响两人都是体育生,体能和水性很不错,又得到命运之神眷顾,这才被激流冲到了这块小小的避风港,两人扒着挤破岩石缝隙突出的树根,稍作喘息,因为体能剧烈消耗,又泡在水里时间太久,邹城竟然在水里晕过去了,李响只得一手抱着邹城,一手拉着树根,勉强能自保性命,自救已然是毫无可能。出发前,陈智准备了20枚哨子,万一出现突发状况,吹哨子可比喊破喉咙有效,所幸李响分到了一个,泡在水中在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李响的力气也快耗尽了,想起还有个哨子,把它含在嘴里,断断续续的吹响,可很长时间过去了,李响嘴都麻了,哨音也越来越弱,就要差点放弃的时候,听到陈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刚开始李响还不相信能有奇迹出现,直到陈智又叫了几声,绝处逢生让李响喜极而泣,看到陈智的身影之后,李响把体内残存的体能压榨出来,大声的叫道:“救命!救命啊……我在这里……在这里,快救我……”陈智看清了李响和邹城两人的情况,两人泡在水里,李响手环着邹城的腋下,一手抓着树根,两人的头部勉强露出水面。“邹城怎么样?还有没有呼吸?”陈智悬在半空问道。“不知道……他晕过去很久了……”李响惊慌失措的答道,随即朝陈智叫道:“快救我,我快没力气了……”可此时两人的位置在凹进去的地方,陈智悬空在悬崖外侧,离他的距离还有好几米,陈智需要再降一些,才能把绳索甩到两人眼前

评论专区

猫真人:架空,傲娇,气质。除了更新速度,其他还好。 我有一张沾沾卡:开头算得上粮草,但是从虎妞觉醒开始喂屎,实在无法忍受一个被猪脚超越的npc在作者开挂下瞬间远远超过他.前文看得有多爽这会就有多毒. 枯萎花园:我只想说幸好现实中的女.人妖魔鬼怪不像书里这么可怕,不然我情愿去搞基。里面的所有女.人妖魔鬼怪杀人的理由都是神逻辑,瑟瑟发抖。。。。。。 逆火救援

第4章 竭尽全力


陈智往下越过了突出的岩石,又略微下降了一些,右手抓住了绳索停止了下降,低头看脚下的情况。

常年的水流把这里掏空成了一个大大的瓮状凹陷,平日这里是高出水面的,当洪水来到之后,冲刷到这里形成洄流,这里就变成了一小块水流平缓之地,两人同时被洪水卷走的时候,求生的本能让两人在激流中挣扎互相努力靠近,也幸亏邹城和李响两人都是体育生,体能和水性很不错,又得到命运之神眷顾,这才被激流冲到了这块小小的避风港,两人扒着挤破岩石缝隙突出的树根,稍作喘息,因为体能剧烈消耗,又泡在水里时间太久,邹城竟然在水里晕过去了,李响只得一手抱着邹城,一手拉着树根,勉强能自保性命,自救已然是毫无可能。

出发前,陈智准备了20枚哨子,万一出现突发状况,吹哨子可比喊破喉咙有效,所幸李响分到了一个,泡在水中在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李响的力气也快耗尽了,想起还有个哨子,把它含在嘴里,断断续续的吹响,可很长时间过去了,李响嘴都麻了,哨音也越来越弱,就要差点放弃的时候,听到陈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刚开始李响还不相信能有奇迹出现,直到陈智又叫了几声,绝处逢生让李响喜极而泣,看到陈智的身影之后,李响把体内残存的体能压榨出来,大声的叫道:“救命!救命啊……我在这里……在这里,快救我……”

陈智看清了李响和邹城两人的情况,两人泡在水里,李响手环着邹城的腋下,一手抓着树根,两人的头部勉强露出水面。

“邹城怎么样?还有没有呼吸?”陈智悬在半空问道。

“不知道……他晕过去很久了……”李响惊慌失措的答道,随即朝陈智叫道:“快救我,我快没力气了……”

可此时两人的位置在凹进去的地方,陈智悬空在悬崖外侧,离他的距离还有好几米,陈智需要再降一些,才能把绳索甩到两人眼前。

陈智携带的救生绳50米,水面离固定端垂直高度大约是20米,陈智现在悬空在离水面大约5米的地方,观察完了情况,对李响叫道:“我需要上去重新打绳!你再坚持一会!”

“不要啊……哥!哥……”听说救命稻草要离开,李响急了,差点放开树根,要游过来抓住在水面飘荡的绳索。

“不要动!”陈智一声怒吼!他不知道他的这个行为会有多危险!且不论他那即将耗尽的体能能否让他带着邹城游这短短的三四米距离,也不论他抓到了绳索之后,如何在激流中保持平衡做好两人的保护,就算他能抓到了绳索,也因为他崩紧下段绳索之后,陈智的八字环会锁死,陈智也不可能再爬得上去!

“听着,我不会走,一定会把你们救出来,但我现在需要上去重新打绳,我要截断一截绳索给你们做保护,你听明白了吗?”陈智朝他叫道。

李响点了点头,又拼命的摇了摇头。

眼看李响的体能也不会坚持得太久,陈智不想在继续和他啰嗦,时间就是生命,他朝李响吼了一句:“不想死就听我的!”

这句话李响是听得很明白,在生死面前他毫无选择的权力,只得用力点点头。

陈智左手抓着绳索,用力把自己往上拉起来,放松八字环,右手配合着左手,将下端的绳索提起来,这样交替就能重新升高,虽然很费力气,但这次活动本身就没有高空活动,陈智并没有带上升器,只能用这费力的办法。

好在陈智的体能虽然下降,但还是能应付这几米的提升距离,陈智重新把自己的脚站到了崖壁上,喘着气略微休息了一下,又手脚并用的,重新回到了悬崖之上。

陈智要把50米的绳索截成两根25米的,其中一根是自己索降使用,另外一根要分开打结,抛给李响。

李响看到悬挂在水流中的绳索抖动着,开始还没意识到什么,当看到绳索尾端离开了水面,从崖壁边被提了回去,李响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救命……救命……不要走啊……不要走!”

“我没走!你坚持住,不要乱动!”陈智一边大声的叫着,一边把绳索重新顺了上来。

可是被李响这么一干扰,原来定好的绳索中点被顺乱了,陈智试图回忆起绳索中点位置的时候,耳边又充斥着李响的哭嚎声。

“你他妈再叫我就真的走了!”烦躁的陈智怒吼一声!李响被这句话威慑住了,不敢出声!

“含着哨子吹,让我知道你还活着!”陈智又吼了一句,过了一小会,悬崖下传来断断续续的哨声。

陈智让他闭嘴是有原因的,如果不给他找点事情分散注意力,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两段25米的绳索勉强够用,除去下降段的20米,再加上从悬崖垂直面到凹陷处两人的位置大约还有三四米,陈智想了想,重新把绳索顺了一遍,给自己下降用的绳索留短了3米,另一截绳索做了一个单套环。

再次下降到能看到两人的位置,李响含着哨子,眼巴巴的盯着悬崖上,那是他生存的唯一通路,再次看到了陈智的身影,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不要动!听我指挥!”陈智略停了一下,生怕他做出危险的举动。

李响含着哨子点了点头,陈智看了一眼脚下的洪水,好像比刚才又升高了一些。

“时间还够用,你要按照我教的步骤一步一步来,听懂了吗?”陈智不放心,又对李响叫道。

李响又点了点头,陈智放松了右手的制动,从悬崖上悬空下降到了离水面大约两米的地方再次停了下来,陈智要在这里悬空固定好自己的位置,然后将绳索抛给李响。

陈智右手抓紧了绳索下端,保持平衡之后用力的把腿抬了起来,左手环过右腿下侧,下端绳索提上来,然后在大腿上绕了几圈,这样他就能放松右手,利用大腿和绳索的缠绕作为制动悬停在绳索上,小腿绕了两下,两腿一踩,把绳索夹紧,陈智完成了绳索悬停的动作。

李响眼巴巴的看着陈智在半空中停止,绕绳,悬停,把两手空了出来,又看到陈智把另一端绳索顺在手里,准备给他抛绳。

“你能不能调整位置?”陈智把绳索顺成绳圈,掂在左手上,右手下悬吊着的,就是能把两人从洪水中解救出来的套环。

努力了一下,李响发现在水流中调整位置也并不容易,他对陈智摇了摇头。

“说话,别含着哨子了!”陈智有些恼,洪水水位还在上涨,如果再高30厘米,李响更难调整姿势,可是李响不调整姿势,他就无法把绳环挂到邹城身上。

陈智没有办法一次把两个人拉上悬崖,所以他得需要还能保持行动能力的李响配合,但他必须要按照自己交代的步骤,保持清醒一步一步完成。

“听着,我会顺过去一截伞兵绳,你一会先把这个单套环想办法套到你们身上,然后你用伞兵绳把自己绑在树根上。”陈智对他说道。

但李响哪里敢放手?他摇了摇头。

“你要调整一下姿势,听我的,你用腿夹着邹城的腰,然后你的右手就能伸出来接绳,先把绳子套到身上,然后用伞兵绳把自己绑到树根上固定好……你按照我交代的一步一步来!”陈智又详细的解释了一遍,最后加重语气:“水还在涨,你要抓紧时间!”

前面的那些话李响倒是听懂了,但是他生怕自己一动,万一一个手滑,就会被水流再次带走,正犹豫着,陈智最后一句话给他下决心的充分理由——如果再拖下去,他也是死路一条。

按照陈智的指示,李响花了好一阵子终于在水中调整好了姿势,左手拉着树根,把右手腾出来接绳。

陈智悬挂在摇晃的绳索上,把绳环甩了过去,头两次都甩到了李响身边,但可能是泡在水里太久,李响的体温和体能都在下降,他竟然都没有抓住。

着急的李响试图往外靠一些,这样他觉得会更容易拿到绳子。

陈智制止了他的危险举动,他双腿夹着昏迷的邹城,本来平衡就不好把握,加上他体能现在也处于危险范围,过大的动作容易破坏他的平衡从而造成危险。

“别乱动,听我的!”陈智叫道,再次把绳索从水里提起来顺好,抛给了李响。

这一次绳环挂在了两人的脖子上,李响喜出望外,赶紧抓着绳子,但他却没有把绳环绕下腋下,急忙就要去解绳环上的伞兵绳。

“不能套脖子!”陈智叫道,万一他没有套好,手一松被水流带走,单套环就成了绞索,能把他们活活勒死在水里!

总算是按照陈智的要求,李响费力的把绳环套好,又解开了伞兵绳,把自己绑在了树根上,但他的身体遮住了绳结,陈智看不清他绑的是什么结。

“绑结实了吗?”陈智不放心的问道,得到了他肯定的答复,陈智又看了看洪水,也就是不到十分钟时间,洪水上涨了十多厘米,流速也加快了。

瀑布那边传来的轰鸣声又大了一些,陈智的时间不多了,但只要李响能把自己固定好,至少不会担心他溺水!

“好了!你把绳环从身上解下来,套在邹城身上!我先把他拉上去,然后再下来救你!”

李响愣了一下,他也发觉水位在上涨,他不确定陈智重新爬上去,把邹城拉上去之后,再下来需要多长时间。

“我没办法一次拉你们两个人!”陈智恼火的吼道,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浪费着。

“哥,你一定要再回来啊!”李响哭着,哆哆嗦嗦的按照陈智的指示,把绳环从自己身上解下来,单独套到了邹城身上。

“听我的口令,我让你放手你就放开!”陈智对他说道,没敢浪费一秒时间,重新往悬崖上面爬。

重新爬到悬崖上,陈智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曾经受过伤的肋骨隐隐作痛,但他此时顾不上那么多,拉住了绳索试探了一下松紧度,对悬崖下面叫道:“可以放手了!”

李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松开了手,陈智感觉到绳索一松,赶紧往上提了两把绳索,昏迷的邹城从凹陷处飘了出来,半身泡在水里,胸部以上被绳索提着。

“帮我观察情况!”陈智叫道,准备用尽全力先把邹城拉上来。

李响听到了陈智的话,抬眼往上游一看,一股巨浪裹挟着杂物,正朝他涌过来!

点击阅读全文